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29)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你在说谎,但是你的确有事没说。为什么?”
    史研秋瞪着眼睛,直叫着,我哪知道?
    洛毅森笑道,“你的情况很奇怪。你既没有隐瞒,我们也没有分析错误。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性,你遇到过的一些情况,被你下
 
意识忽略了。”
    话音落地,史研秋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于是,洛毅森解释,在你匆忙并且注意力非常集中的时候,就会忽略其他一些问题。这
 
些问题不在你的注意范围之内。而经历过长时间消耗体力、目睹尸体后,你的精神会达到一种很放松的状态,这种时候,不在你注意范
 
围之内的事,就会被你的潜意识屏蔽,甚至是遗忘。但是,这些情况对我们而言非常重要。
    所以,我要你仔细想,仔细回忆!
    史研秋焦躁的使劲捏着咖啡罐,一边摇头一边说:“我在山上经历过的事,不知道回忆多少遍了。你还让我回忆什么?”
    洛毅森不急不躁的引导,“我这么跟你说吧。当时听见你的叫声,我直接拨打你的电话,你那边的信号不好,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随后我又给沈绍打电话,他的电话同样是无法接通。我顺着你的声音确定了大概的方向,往下面跑。哦,对了,当时我的位置要你们俩
 
都高、都远、大约跑了一会儿,沈绍给我打了电话。”
    这说明什么?说明山上的信号强弱是分区域的。你大叫时所在的区域信号非常不好,相同,沈绍所在区域的信号也不好。但我要提
 
醒你,沈绍给我打电话之前,也听见了你的叫声。他跟我一样,朝着你声音的方向跑过去。跑了一段时间,给我打电话。那时候,他已
 
经跑到了信号很好的区域。
    “这又能说明什么?”史研秋不解地问。
    洛毅森说:“但是,我跟沈绍碰头后,我给你打了第二次电话,你的电话通了。找到你之后,我站在尸体旁边连续拨打两个电话,
 
都通了。就是说:你大声叫嚷的地点,不是尸体所在地点。但是你说什么了?你说看到尸体,因为害怕而大声叫嚷。史秘书,这就是漏
 
洞。”
    “我……”史研秋哑口无言,对着洛毅森,一脸怔愣。
    洛毅森放下喝光的咖啡罐,转头正色面对史研秋:“我说过,相信你没有说谎。你当时很紧张,跑来跑去很容易迷路,无法辨别方
 
向。所以,我让你仔细回忆,大声叫的时候你到底在哪。”
    史研秋“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子午卯酉来。洛毅森无奈地叹息一声,说:“这样吧,我跟他们商量商量,先让你回去休息
 
。但是明天,最迟明天啊,你必须把这事说清楚。否则,谁都没办法。”
    一听自己可以回去,史研秋当然高兴。连连表示感谢,说回去后一定仔细想想。
    半小时后,两位队长假模假式的叮嘱史研秋几句,无非是最近不可以离开本市,明天早点回来交代问题云云。
    洛毅森一直在旁边看着,直到他们说完话,才带着史研秋离开。
    路上,史研秋给沈浩打了电话,说有洛毅森帮忙自己才能出来。沈浩让史研秋把电话给洛毅森,郑重道谢,并说明自己为了找他,
 
已经赶到莲县。洛毅森笑道:“你是沈绍的哥哥,这点小忙我还是要帮的。具体情况你跟史秘书说吧。”
    但是,沈浩却没有让史研秋接电话,继续跟洛毅森说:“麻烦你把他送到老七的酒店那边,我已经在回Q市的路上。我们需要碰个
 
面,好好聊聊。”
    洛毅森一口答应下来,挂断了电话。
    通过史研秋,他知道沈绍和三名律师住在本市五星级酒店里。洛毅森并没有找沈绍,他告诉史研秋,“我还要去见那个目击者,明
 
天早上去找你们。”
    史研站在酒店大门前,目送载着洛毅森的计程车渐渐远去。
    
    第66章
    
    走进电梯,史研秋长长地吐出一口闷气,掏出手机发了一条短信:他去见目击者了。
    短信发送出去,史研秋及时删掉记录。装好电话,从口袋里掏出房间卡刷了电梯。
    就在他发出短信的同时,洛毅森告诉计程车司机,转路去医院。他记得,今天晚上沈家来人办理沈飒和苏北的出院手续。那么,谁
 
会出现呢?
    赶到医院后,洛毅森并没有直接去病房,而是用一楼的卡机电话联系了沈飒的主治医生,询问沈飒和苏北是否已经走了。
    医生说:“一个小时前走的。”
    “沈浩去了吗?”
    医生说,沈浩没来,史研秋也没来。来的人是沈浩和秦白羽,哦,还有你的那位同事。
    “沈绍在医院逗留多久?”
    “办完手续就走了,不到半小时。”
    谢过医生,洛毅森拿出自己的手机,开机找公孙锦的电话号码,结果一口气蹦出好多未接电话提醒,看上去五花八门,应有尽有。
 
凡是跟他有关系的,基本都给他打过了电话。但是,洛毅森有点郁闷,这么多人找他,唯独沈绍不找。不管是电话,还是短信,都没有
 
显示过沈绍的名字。
    行,沈七爷,您真是心里有底了!
    翻到了公孙锦的号码,洛毅森再一次关了手机,使用卡机联系公孙锦。他计算过,这时候公孙锦和廖晓晟也该下飞机了。果然,电
 
话通了。
    公孙锦还在赶往莲县的路上,洛毅森却说:“你能不能直接到Q市酒店,等会我给你房间号码。”
    公孙锦听出弦外之音,笑问:“你不想我联系其他人?”
    洛毅森有些沉重的回道:“公孙,我需要跟你谈谈。单独的。”
    挂断了电话,公孙锦苦笑着摇摇头。坐在他身边的廖晓晟斜睨了一眼,问道洛毅森是否察觉出什么了。这个问题很微妙,公孙锦不
 
知道如何回答才算得上是标准答案。而廖晓晟似乎并不在乎他会怎么说,自顾自地谈起了洛毅森。
    如果说一科要评选最佳“怕麻烦”小能手,廖晓晟绝对当之无愧。除了尸体,他拒绝所有人、所有事。到现在,他还把蓝景阳的名
 
字,写成“蓝井阳”可见,他对旁人是多么的不在意和马马虎虎。但是,他把洛毅森放在了心里。从尸体中间挤出一小块儿地方,放了
 
一个新来的员警,时不时琢磨琢磨,研究研究。
    廖晓晟的视角跟其他人不同。他觉得,洛毅森的聪明就像是尸斑。
    “为什么是尸斑?”公孙锦难得好奇,问道,“可不可以换个比喻?”
    “贴切。”廖晓晟冷漠地说,“尸斑是被动形成,他的聪明也很被动,只有遇到突发事件,他才能聪明一点。一件或者是某件事被
 
他分析透彻之后,他就懒得再去想。就像尸斑,会消失,再经过挤压,才会出现。”
    好吧,或许晓晟只能用跟尸体有关的东西作比喻。公孙锦接受了这个比喻的同时,不得不承认,廖晓晟分析的有些道理。
    所以,廖晓晟说,我对假尸斑没兴趣。先送我去看真的尸斑吧。
    一个小时后,公孙锦按照洛毅森给的房间号,准确敲响了房门。洛毅森打开门的时候,下意识看了他身后。公孙锦无奈的耸耸肩,
 
“晓晟去检查尸体了。”
    “进来再说。”公孙锦进屋后,洛毅森迅速关门。见他这般谨慎,公孙锦打趣道,不会沈绍也在这里住吧?
    洛毅森呵呵笑了两声,“他在楼上2366号。”
    公孙锦挑挑眉——你真大胆!
    那么,你要跟我谈什么?瞒着所有人,甚至包括刚刚确立关系的男朋友。公孙锦这番话问的颇为有趣,一大半是在调侃洛毅森,也
 
是在帮他放松下来。而事实上,洛毅森要比他想的冷静。
    洛毅森说道:“有些事,我必须跟你说。但是我希望你能理解,毕竟我是个人,也有私心。”
    就知道跟沈绍有关。公孙锦坦然地点点头,示意洛毅森,开始吧。
    从开始怀疑沈绍在合璧能量控制器,也就是黑色的“箍儿”一事上说谎开始,到沈绍瞒着他在茶楼见了两个人,以及照片、今天在
 
山上发生的一切。洛毅森尽量简洁明了的说清楚。
    多番情况讲述完毕不过是半小时的时间。期间,公孙锦没有打断过他,也没有提出任何疑问。直到,洛毅森说完了,安安静静等着
 
他的态度。
    “你看上去很紧张。”公孙锦面带微笑,口气不冷不热,“你是担心我不再信任你,还是担心沈绍?”
    洛毅森直言,都有。
    公孙锦摘掉了眼镜,这让洛毅森感觉到他非常的放松。这是个好现象,洛毅森想。
    公孙锦的确很放松,半靠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说:“你说得对,我需要理解你,因为沈绍对你来说跟其他人不一样。我们就事
 
论事吧,好吗?”
    洛毅森紧忙点头,希望公孙锦可以解开他的心结。
    然而,公孙锦并没有说任何实质性的剖析,他对洛毅森提了几个问题。首先,你觉得发照片给你的人,抱着什么目的?
    洛毅森说:“挑拨离间。”
    “你为什么要把电话偷放在沈绍的车下?”
    “怀疑他。”
    公孙锦的笑意渐浓,“你跟我说句实话。如果上山的人不是沈绍,而是另外一个人。你还会怀疑吗?“洛毅森一愣,琢磨了半天,
 
点点头,“会!我会怀疑每一个上山的人。““没有‘但是’?”公孙锦玩味地看着他,“把你想的都告诉我,我的判断才能准确。”
    “好吧,好吧,我投降了。”洛毅森放弃一般举起双手,真的对公孙锦头投降,“是有‘但是’的。虽然我会怀疑每一个上山的人
 
,但是不会一门心思针对谁。至少,在没有发现明确的线索前,不会那么做。正因为他是沈绍,所以我才会格外针对他。”
    这就是你的结症所在。公孙锦开始为他解析。你在意沈绍,所以你努力调查他,想要找到他犯罪,或者是清白的证据。可这样一来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