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28)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他不否认最初那段时间,接近沈绍为的是调查线索。这没什么不对,那时候,他对沈绍没有任何想法。感情来的似乎很顺理成章,
 
等他发现了,才意识到,原来已经分不开了。
    这是错吗?谁的错?自己的,还是沈绍的?
    洛毅森一直觉得自己看人很准。沈绍不是心怀叵测的人,也不是会杀了人还能不动声色的人。沈绍不是,绝对不是!
    所以,来赌一把。赌自己的眼光,赌沈绍是奸,是忠。
    打开车窗,深深吸一口寒冷的空气,让自己的头脑更加清醒。洛毅森发出短信的时候,手指还是有些发抖。他希望,自己没有做错
 
    「我知道凶手是谁了。你抗住,等我。」
    他知道,这条短信会如石沉大海。故此,关了手机,下了车回到楼内。
    褚铮去Q市调查苏北的秘书还没有回来。的房间里只有蒋兵,不知道他一直都在忙些什么,对着电脑不停敲打键盘。洛毅森进来的
 
时候,给他带了一些吃的。蒋兵这才意识到自己没吃晚饭。
    洛毅森瞥了眼笔记本屏幕,看到的都是无法理解的东西,索性不去关注。转回头来看着狼吞虎咽的蒋兵,忍不住逗他,你这是一年
 
没吃了怎么的?慢点,还有不少呢。
    蒋兵塞了很多事物,说话不清不楚。基本上他是在询问洛毅森,山上的案子有没有什么进展。
    “暂时没有。”洛毅森说,“唯一算得上进展的,只有那个目击者。人还在Q市缉侦队,要等明天过去审。”
    “明天咱们一起回去?总要有个人留在这边吧。”
    “景阳会留下。”洛毅森犯了懒,趴在桌子上,“明天吃完早饭就走,你别睡太晚。”
    话音落地儿,褚铮的电话打进洛毅森的手机里。开口就是抱怨连连,啰啰嗦嗦,洛毅森不得不打断他,说:“哥们,我没有娇弱到
 
需要你来安慰。沈绍的事还没查清,你别急着咒我失恋行吗?”
    电话里,传来褚铮失落的咋舌声,“你怎么不着急呢?”
    “我着急就有用了?你见过那个目击者了吧?怎么说?”
    褚铮让他等一等,随后他听见走路、开关门的声音,估计褚铮找了个没人的地方,跟自己说悄悄话。
    稳定下来,褚铮说:“目击者是当地的村民,根据他讲述的过程,的确合情合理。但是,他对嫌疑人的描述的那一段让我觉得奇怪
 
。”
    “哪里奇怪?”洛毅森问道。
    “你不要误会是目击者故意陷害沈绍。我不是这个意思。”站在走廊里,褚铮前后看了看,再次确定没人靠近,才接着说,“我说
 
的是时间问题。目击者没有手表,也没带手机,不能确定看到嫌疑人的时间,只能大概说出上山的时间。”
    目击者说上山的时间大约是十二点半左右。
    刚说清时间,洛毅森插嘴问道,目击者上山干什么?
    “挖野菜。”褚铮笑道,“听起来是不是很有历史性?我调查过,山上的确有一种很好吃的也才,而且只能冬天采摘。村里包括莲
 
县的人都知道,而且,找到目击者的时候,他正在家里洗菜。”
    目击者上山的原由合情合理,时间也有了个大概。那么,褚铮根据他的脚程计算了时间,目击者到达案发地点大约时间,刚好跟吴
 
大华的死亡时间吻合。
    洛毅森问道:“既然吻合了,你觉得还有哪里奇怪?”
    褚铮闭上眼睛,捏捏眉心,沉声道:“从目击者所在的位置分析,他看到嫌疑人的时候,刚好是吴大华被杀的前几分钟。换句话说
 
,目击者既然能看到嫌疑人,也该看到史研秋。”
    该怎么说呢?洛毅森犹豫了半天,婉转地问:“你跟顾队长谈过了吗?”
    话题终于谈到另一个重点,褚铮问道:“毅森,你为什么让顾队长把人带到Q市的缉侦大队?如果留在莲县,你们会更方便一点。
 
怎么说呢?顾队长在这边真的没什么发言权。”
    洛毅森咂咂舌,说:“很多问题不好在这边问,就算在顾队长自己的地盘上,他照样没什么发言权。弄到Q市,可以防备很多人。
 
    褚铮嗤笑一声,“可惜,防不住律师。”
    “什么意思?”
    褚铮短叹一声,说道:“沈绍的律师下午来过,把人带走了。”
    什么!?
    洛毅森一嗓子叫出来,把正在吃东西的蒋兵吓了一跳。电话那边的褚铮也吃惊不小,俩人都搞不懂洛毅森这一惊一乍的是干嘛?用
 
得着这么吃惊吗?
    洛毅森气恼的爆了一句粗口,“他走了吗?离开Q市了?”
    “没有。”褚铮回道,“还在本市,据说他的律师留下一张名片,让一科的人去见他。”
    卧槽好大的口气!不愧是沈绍的律师。
    洛毅森很快冷静了下来,“史研秋还在吧?这个人你可看紧了,绝对不能让他出去,更不能让任何人见他。”
    褚铮隐约察觉到洛毅森似乎另有安排,但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并不舒服。或许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区别,换做蓝景阳亦或苏洁,一定
 
会打破沙锅问到底,毕竟涉及到案情,不管是谁都没有隐瞒的道理。
    可褚铮没问,一句话都没问。他只是跟洛毅森保证,会让这边的同行盯死史研秋。最后,褚铮说:“毅森,我们各尽其力,就算最
 
后的结果不好,也不要抱怨谁。对吗?”
    话里话外透露着一些朋友间的担忧,洛毅森是个聪明人,但他同褚铮一样,不问、不答。
    挂断了褚铮的电话,洛毅森联系了顾队长,要到沈绍律师的电话号码,转手给了蒋兵,“别吃了,查一下这个号码今天坐几点班机
 
到的Q市。”
    蒋兵胡乱抹了一把嘴,上笔记本查询信息。很快,结果出来了,三名律师是乘坐今天早上六点二十的航班飞往Q市。
    洛毅森将信息转存到U盘,出去找地方打印出来。
    他前脚刚走,司马司堂敲响了蒋兵的房门,询问洛毅森的去向。蒋兵眨眨眼,说:“你打电话找他啊。”
    “关机了。”司马司堂说,“你知道他另一部电话的号码吗?”
    蒋兵翻找电话里的通讯录,直接呼叫。但是电话打通后,始终没人接听。蒋兵便跟司马司堂说了关于沈绍律师、班机、洛毅森出去
 
打印的事。
    “那我等等吧。”司马司堂说完,转身离开了蒋兵的房间。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蓝景阳和苗安推开蒋兵的房门,问洛毅森哪去了?电话也不接。蒋兵熟练地说:“他查完沈绍律师的航班就出
 
去了,打印时间表。工作用的电话不开机,私人用的电话不接。以上完毕。”
    蓝景阳和苗安面面相觑,后者说:“那咱们等等吧。”
    蓝景阳和苗安走后,蒋兵继续工作。过了七八分钟,又有人敲响了他的房门。蒋兵不得不起身把门打开,一瞧,门口站着的居然是
 
沈浩。蒋兵问道:“沈先生,你怎么又回来了?”
    下午跟着顾队长警车一同离开的沈浩,夜里折返。站在蒋兵面前神色如常地问:“毅森在不在?”
    嗨!今晚邪门了啊,怎么都在找洛毅森?
    “你找他有事?他出去了。”蒋兵淡定地说。
    沈浩略蹙蹙眉,坦言,今天出了很多事。沈绍被怀疑杀人,去了三个律师才把人带回来;我的秘书史研秋到现在还被扣押,并且不
 
允许任何人跟他见面。我想找毅森打听一下情况,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打听情况?蒋兵在心里冷笑。你是来走后门的吧?等等!毅森是不是料到沈浩会来,所以才躲出去,两个电话一个不接听,一个不
 
开机。好机智的小伙伴!
    蒋兵三言两语打发了沈浩,站在窗口偷偷看着,沈浩的车彻底熄火,一个司机两个保镖下了车,进了宾馆楼。估摸着,这也是要等
 
洛毅森回来的其中之一。
    还有没有要找洛毅森的?没有的话,我继续工作了!
    回到笔记本前,蒋兵还是没忍住给洛毅森发了条短信:都在宾馆等着你呢,包括沈浩。
    那么,问题来了!洛毅森去哪里了?
    其实,他离开宾馆后直接叫计程车去了Q市。晚上十点半,在Q市的缉侦大队门前下了车。
    顾队长早早在门口等着他,为他引荐本市的队长。三个人一边走着一边说,说完了基本情况后,停在一间小会客室门口。
    情况毕竟有些微妙,缉侦大队并没有正式扣押史研秋,而是一直让他在会议室休息。
    洛毅森点点头,跟两位队长请示,能不能让我们单独谈谈。当然了,你们可以监听。
    就这样,安排好了监听设备后,洛毅森推开了小会议室的门。
    乍一见洛毅森,史研秋的脸上丝毫不见喜悦或者是排斥。他冷着脸,坐在沙发上,一声不吭。负责陪着他的员警自觉自动离开,洛
 
毅森关好门,走到史研秋面前,“谈谈?”
    “你跟他们一个意思的话就免了。”显然,史研秋对自己所受的待遇非常不满。
    洛毅森笑了笑,坐在他身边,“知道为什么不放你走吗?”
    “不知道。”
    “那我告诉你吧。”说着,洛毅森掏出两罐从自动贩卖机里买到的加热咖啡,给了史研秋一罐,“喝点,放松一下。”
    史研秋接过咖啡,对洛毅森没那么排斥了。洛毅森当然不认为一罐咖啡就能收买史研秋,八成是自己愿意告诉他前因后果,他才会
 
放下警惕性。
    “史秘书,我们做员警的思索某件事的时候,出发点、过程、结论、都跟其他职业者不同。什么人是不是说谎,是不是刻意隐瞒,
 
这些情况我们都能分辨出来。不放你走,是因为你有些话没说清楚。”
    一番解释下来,史研秋瞠目结舌,“没说清?我知道的都说了。”
    “不,你以为都说了,事实上,没说。”洛毅森喝了几口咖啡,在史研秋发火之前,抢先道,“你听我把话说完。我呢,并不认为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