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24)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计划高铁行动;沈浩、保镖留在洛毅森房间里,等待。
    上午十一点整,三个人在山脚下下车。洛毅森叮嘱道,中午是最暖和的时间,也是阳光比较充足的时间。上山后跟着我走。我需要
 
你们帮忙收集一些树枝、泥土、记录地形路线。言罢,低头看了看俩人的鞋子,笑道:“将就吧,尽量不要走远。你们这身行头在山上
 
都撑不到下午三点。”
    冬季的山真没什么看头,三个人也无心欣赏风景。一路上洛毅森都在给他们作分析,分析案发当晚,沈飒和苏北的行动时间。
    “之前我已经说过。沈飒和苏北是在晚上能见度很低的情况下跑在田埂路上。景阳仔细测量过,从工地到他们被发现的地点不过半
 
公里,用跑的也就是十来分钟。紧紧这点时间,还不足以让他们出了一身大汗,把衬衫和毛衫都湿透了。”
    结论很简单,沈飒和苏北是从山上跑下来的。那么,以此类推。在冬季大雾的天气下,一个成年男子的汗多久才能干透?
    史研秋听的入迷,试着回答,“一个小时?”
    沈绍却说,“羽绒服捂着,多久也干不了。”
    “对了。”洛毅森笑着停下脚步,回头看着沈绍,“那天早上的天气是大雾,而且周围种植的都是水稻。水稻造成的湿气很重,他
 
们的汗水不会干。所以,我们的时间就不能确定在六点到五点之间。通常呢,在零度以下,昏迷者不能长时间保持正常的体温。两小时
 
内会逐渐出现气短、心悸、四肢抽搐等情况。我看过员警的任务报告,上面清楚写着,昏迷者身体紧紧抱成团,露在外部的脸、手有轻
 
微冻伤。”
    这就是说:他们昏迷的时间至少在两小时以上,也就是凌晨四点左右。
    说到这里,洛毅森看了眼时间,说:”现在是十二点半,我们已经爬了一个半小时。你们回头看看来路。”
    沈绍和史研秋同时回头,诧异地发现已经看不到那条田埂路了。前面的洛毅森说:“上山容易下山难,特别是在没有照明工具的情
 
况下,下山更难。从时间上估计,沈飒和苏北就是在这一代开始往下面跑。所以,二位,咱散开吧。”
    虽然前面的分析很清楚,但史研秋仍不明白要找些什么。洛毅森耐心地给他解释,找足迹,皮鞋的足迹跟当地农民的足迹绝对不一
 
样;还要看高五十米以上的松树。说着,洛毅森将照片发给了史研秋,“你仔细看照片上的松枝。这种松树叫马尾松,我要找的是五十
 
米以上的马尾松,三四棵在一起的。找到了记住位置,通知我。”
    言罢,洛毅森对沈绍笑了笑,“沈绍,你多照顾史秘书,看起来他可没你那么强壮。”说完,竟不管不顾的自己走了。
    看着洛毅森一耸一耸的屁股,沈绍真想狠狠抽上几巴掌。
    没多一会儿,洛毅森走得远了,史研秋才说:“沈董,我们也走吧。”他表现的特别正常有礼貌,似乎没打算趁机跟沈绍缅怀一下
 
旧情。
    沈绍不吭声,转身朝着左边走。史研秋仰着头看着太阳笑得灿烂,经过沈绍身边,特意露个侧脸,显示出自己最漂亮的角度。
    沈绍就是瞎的,满地找鞋印……
    史研秋一计不成,改变策略和沈绍闲聊,“洛先生这人真有趣,非常聪明。你很少会交这样的朋友。”
    沈绍找的特别认真,压根不搭理史研秋那茬儿。史研秋毫不气馁,“我听沈总说,你们家的人晚上到Q市。咱们下午就得回去吧?
 
咦?这是什么?”
    终于,史研秋吸引了沈绍的目光。他指着面前小山坡上的一块儿大石头,“好像是……名片?”说着,手足并用爬上了山坡。爬到
 
一半忽然惊叫一声,向后面跌去,正好跌在沈绍怀里。
    两两相望,史研秋情难自抑,含情脉脉地看着沈绍,完全没有起来的打算。
    “小心。”沈绍对秋波什么的并不在意,扶着史研秋站好,放了手。后者低着头,轻声说了句:谢谢。
    “靠后。”沈绍让他闪一边去,几步窜上了山坡。在大石头下面捡起白色的卡片。果然是沈飒的名片。他放眼看了看四周,除了一
 
些乱草丛和石头,只有高矮不一的树木,其中并没有洛毅森所说的马尾松。
    沈绍对山坡下面的史研秋说:“你在这,我上去。”他指着上坡更高处,不等史研秋回答,已经开始攀爬。史研秋只能站在原地,
 
看着他。很快,沈绍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另一方面,洛毅森在林子里转了几圈。因为地面上都是腐烂的落叶,找不到任何足迹。他不得不抬起头,观察周围的树木。马尾松
 
不是没有,但五十几米以上的,却是看不到。他不禁有些怀疑,是不是分析错了地点。
    按照田埂路的方向,以及沈飒两人的昏迷状态分析,应该是这一带。他坚信,只要沈飒和苏北来过这里,不可能一点痕迹没有。洛
 
毅森丢下背包,爬上树。停留在距离地面越有十来米的高处眺望。
    开阔的视野让他看到很多东西。比方说:下面细如一条线的田埂路、犹如一块块黄色玻璃的水稻田、半山腰上急速前行的人影。
    谁上山了?洛毅森狐疑地锁定目标,想要看得仔细些。怎奈距离太远,只能看出那是个男人。看方向,应该朝着西南走的,而他所
 
在的位置是西北。如果那个人再走一段路,应该会跟沈绍碰面。到时候再问吧。
    丢下上山者的问题,洛毅森朝其他方向看。十一点方向,有不少高大的马尾松。距离他坐在的位置大约要走二十分钟。
    跳回地面,洛毅森给沈绍和史研秋发了同一条短信:我去东南方向,距离这里二十分钟路程。你们不要走太远。
    很快,史研秋的短信回来:好的,注意安全。
    人家史研秋还知道给自己回条短信,沈七爷您什么情况?
    沈七爷的情况谁都不知道。同样,他也不知道其他人的现状。连续爬上两个山坡,再回头看已经看不到史研秋的身影。沈绍不禁纳
 
闷,不过是两个山坡,有这么高吗?
    看了眼时间,沈绍继续在山坡上寻找足迹。
    另一方。
    洛毅森经过快速前行,消耗掉十五分钟到达马尾松地带。东、北、南三面是陡峭的山坡,只有他上来的方向还算平坦。六棵五十米
 
以上的马尾松距离他只有七八米远,其中最高的一棵紧挨着山坡,松冠已经生长到半空中。洛毅森一眼看到这可马尾松的的松杈被折断
 
,就连着那么一点点,摇摇欲坠。明眼人一看便知,折断处是人为性的后果。而真正吸引了他目光的是断枝上挂着什么东西。
    将背包取下来放在一边,洛毅森爬上马尾松,试着靠近折断的松杈。显然,他有些高估了自己的能力,爬上树倒是没问题,但想要
 
爬上那枝折断的松杈,显然是不可能的。
    洛毅森试了好几次都不敢冒险,抱着树干自语自笑,“这要是有只老虎在后面追我,我肯定能过去。”所以,这就是要命和不要命
 
的区别。
    沈飒和苏北若不是惜命,也不会跑的满身大汗,更不可能爬上十米高的马尾松。还特么的掉下去了。
    再次朝着断枝的方向爬过去,下面的松枝难以支撑他的体重,摇晃的厉害。洛毅森慢慢靠近,伸出手能触到断枝了。这时候,他忽
 
然感觉到在山的另一边,很远很远的地方站着一个人。那人仿佛是突然出现,直愣愣地看着他。
    不对劲啊。洛毅森琢磨,发短信前他看到第四个上山者是在西南方向,怎么不到半小时就到了正北?他屏息凝气,努力朝着远处看
 
。忽然间,一声大叫惊到了全神贯注的洛毅森。下意识跳起来,想起自己还在树上的同时已经晚了,受到地心引力的吸引,朝着地面自
 
由落体。
    十米左右的距离高也不高,低又不低。好在洛毅森常年接受训练,懂得如何保护自己。否则,就不只是摔疼屁股这么简单。
    尼玛小爷的屁股啊!洛毅森哀叫连连,埋怨大叫的那个人。你说你早不叫晚不叫,偏偏这个时候扯着嗓子嚎。特么的史研秋,你故
 
意的吧?
    爬起来扶着腰,洛毅森急忙爬回方才的高地上。拨打史研秋的电话,耳边传来: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你大爷!洛毅森愤愤咬牙,朝着来路往回跑,边跑边给沈绍挂电话,耳边又传来:对不起,您呼叫的用户正在通话中。
    你俩大爷!
    洛毅森的脚程很快,七八分钟就回到他给沈绍、史研秋发短信的地方。这时候,沈绍的电话打了进来,开口便问:“你在哪?”
    “往回来。刚才怎么回事,史研秋喊什么呢?”
    “不知道,我也正往回跑。”
    电话里,沈绍的气息不稳,的确是奔跑的样子。洛毅森跟他一般,上气不接下气。俩人几乎同时回到分头行动的地点,却不见史研
 
秋的人影。
    “怎么回事?”洛毅森左看右看,找不到史研秋,“你们俩没在一起?”
    “没。”说着,沈绍掏出电话,随即愣住了,“我没他号码。”
    洛毅森二话不说,用自己的电话联系史研秋。这一次,电话打通了,史研秋很快接听,“快,快来。我看到死人了。”
    “别紧张,你在什么位置?”洛毅森拉住沈绍,走到山坡前,朝着四方眺望。
    从电话里听,史研秋已经失去了冷静,“我不知道,这、这、这是哪里?我不知道自己走到哪了。”
    “冷静点,大白天的不会有事。把手机定位打开,我会搜索你。”洛毅森安抚几句史研秋,让他挂断电话,打开定位系统。很快,
 
他发现史研秋走的比自己还远,是在正东方八百米左右的距离。
    “他怎么跑这么远?”洛毅森狐疑地说着,顺势拉起沈绍跑过去。
    沈绍一直没说话,俩人跑了大约五六分钟,沈绍指着一侧山坡说:“这里,我跟他分开。”
    洛毅森留意看了眼山坡和上面的大石头,没有问任何问题。当务之急,是要找到史研秋。
    山路并不好走,他们手拉着手飞快地跑。遇到阻碍,相互拉一把,倒是默契十足。如果不是有要事在身,洛毅森还是很享受这种感
 
觉的。他偷偷看了眼沈绍,发现这人虽没有什么笑容,眼睛里却带着一点兴奋。怎么理解好呢?应该说,沈绍完全不在乎能不能找到史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