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19)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司打了电话,他报一个身份证号码,需要查询去年四月这个号码有没有搭乘贵公司的航班。
    记录被查出来不过用了几分钟而已,对方告诉洛毅森,这位先生是我们的VIP客户,去年四月的确搭乘了我们的航班。但是究竟去
 
过哪里,对不起先生,需要您持证件和相关部门的信件来。
    洛毅森失望地挂断电话,搓搓脸,想着怎么做才能在不惊动公孙锦的前提下查清问题。好在,老同学的电话打回来,让他暂时放下
 
这个难题。
    老同学说,照片上的老头叫“陈宇桦”是本市大学考古系的教授,几年前退休了,一直在家闲着。
    “谢了,哥们。”洛毅森笑道,“第二张照片上的图片能看清吗?”
    “很难,这个需要技术部门的支持。你要是不急,我就找人给你试试。”
    “行,反正我也不急。有结果了你再联系我。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叫上小龙过来跟你好好喝一顿!咱从毕业就没见着吧,是不是
 
该好好叙叙旧?”
    几句闲聊转移了同学对其他事的注意力,愉快的联系,愉快的结束。他不想让老同学牵扯过多,这样就好。
    搞定了老同学,洛毅森在网上重新申请了一个云盘账号,将在茶楼拍到的照片上传云盘,并加密。照片备份后,把手机里的原件全
 
部删除。
    
    第59章
    
    做完这一切,洛毅森才找出司马司堂给他的名片。毕竟是打着人家旗号出来的,不联系一下说不过去。反正司马不会开机,不知道
 
时隔多久才会看到来电的短信提醒。事后,一旦有人问起来,好歹算是个证据。想罢,洛毅森拨了号码,却没想到,居然通了!不但通
 
了,铃声响了一次,司马已经接听了他的电话。
    爷爷的忘年交,你要不要这么应景儿?
    “找我?”司马司堂冷声问道。
    这样一来,洛毅森反而有点不会玩耍。他咳嗽两声,组织语言,“那个,你在哪呢?”
    “高速公路。”
    “去哪?”
    “找你们,公孙让我帮你们偷东西。”
    哦,原来公孙也想到借助外力,甚好!洛毅森说我跟公孙一个意思,既然你已经在路上,我就不废话了,你还有多久能到?司马司
 
堂说:“两个小时。”
    通话的时候,洛毅森隐约听见司马那边还在播放音乐,便逗他欣赏水平不错,年轻人很少有喜欢听排箫的。刚夸奖完司马,音乐声
 
戛然而止。耳边是司马刻板的声音,“收音机,我不喜欢听音乐。”
    “得了,不浪费话费。你到Q市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在哪里集合。”
    收起手机,司马司堂起身离开了座椅,扭头看了看站在不远处的人……
    按照约定,司马司堂先赶到酒店跟洛毅森等人会合,下午六点,苗安和蒋兵也下了飞机。苗安比较心急,提议直接去莲县。于是,
 
众人马不停蹄开车直奔莲县。司马司堂特意叫蓝景阳上了自己的车。
    晚上七点十分。
    沈绍从医院的医生办公室出来,并没有因为经过这么久的时间,医院方面仍然搞不清楚沈飒为何昏迷而恼火。医院附近有家不错的
 
酒店,沈绍带着秦白羽,准备去吃点东西,沈浩自然要跟着,其中也少不了史研秋同行。
    席间,沈绍说这边的医院再查不出昏迷原因,只能带小飒回家。时间久了,老爷子那边也会发现问题,与其等着被骂,还不如尽快
 
转院。
    但,老七也好,老四也罢,都知道如果沈飒醒不过来,再查不出昏迷原因。无论去哪里,老爷子都不能轻饶了他们。特别是沈浩,
 
老十是在你的地盘上出了事,你这个四哥怎么当的?沈绍也只连坐,你不远千里赶到Q市,居然连弟弟的昏迷原因都查不出来?是了他
 
都找不到?你这个七哥是怎么做的?
    一个都别想跑,都要挨沈家老爷子的炮火攻击。
    沈绍是不怕的,但在他看来,老爹的火炮是非常麻烦的一件事;沈浩很怕,怕自己失去最后一块儿私有领地。所以,沈浩不能让沈
 
飒回去,至少要等人醒过来,抓到罪魁祸首。这样,才能跟老爷子交差。
    这就是沈浩的态度:老七,你再给我点时间。
    沈绍半天没说话,明白了四哥的意思后,才开口道:“爸那边我解决。你不用担心,重要的是小飒。昏迷不醒,很危险。”言罢,
 
他不等沈浩发表意见,直接给本家打了电话。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通知我。
    这是沈家老爷子跟沈绍说的第一句话。沈绍料到老爷子知道此事,并不觉得惊讶。
    沈家老爷子说了,我的儿子什么样我清楚,你跟老四在一起都没解决这个问题,我相信小飒遇到的事绝不简单。我跟苏家会尽快安
 
排小飒和小北出国治疗,至于Q市的问题……
    “老七,你暂时不要回来了。公司的事我会暂代处理,你全力查清是小飒到底遇到了什么。我会通知小浩协助你。让你四哥接电话
 
。”
    把电话给了四哥,拍拍他的肩膀,让他镇定点。随后,沈绍去了卫生间。秦白羽若是留下来便是沈家兄弟间的嫌隙,他很明白其中
 
道理,紧跟着沈绍离开房间。
    沈绍拉着秦白羽的胳膊,把人扯到角落处,低声说:“马上通知负责M国合作事项的几个主管,把所有资料封存,电脑里的备份也
 
删除。书面的文件全部带出公司。我不回去,不要再动。”
    事情很严重?秦白羽压低声音,试问:“谁在搞鬼?”
    “不知道。”沈绍摇摇头,“老爷子要暂时接手公司,不让我回去。我怀疑,小飒的问题有鬼。去做,快!”
    秦白羽拨打电话处理公司那边的麻烦事,沈绍洗了手,走到大厅在休息区的沙发上坐下,抽了根烟。随后,给洛毅森打了电话。告
 
诉他,自己暂时不回去,要留在这边调查沈飒的出事原因。
    洛毅森的声音压的很低,“回头我再给你说。现在忙,不方便。”
    沈绍蹙蹙眉,“多小心,别逞强。”
    所以说,别看沈绍冷漠又霸道,有时候还是很温柔的。
    洛毅森笑着靠在车门上,站在他身边的司马司堂忽然问道:“是沈绍?”
    洛毅森也不瞒着,大方承认了沈绍打来关心电话。末了,转头笑对司马,”问你个事呗?”
    “关于沈绍?”司马已经猜到。
    洛毅森点点头,“你为什么觉得我们俩不合适?”
    司马司堂低下头,短叹一声。从口袋里拿出烟,点燃抽了一口,才又抬起头来,目视前方的灯火炊烟,“洛时不会愿意看到你跟他
 
在一起。”
    “他?你说的是性别,还是沈绍本人。”洛毅森也将视线放远,黑蒙蒙的山,乌泱泱的云。他勾起一边的嘴角,苦笑了几声,“我
 
爷爷,知道我喜欢同性。他只是不戳破罢了。”
    “你过得好,比什么都强。”
    此言顺耳!但,是你说的,还是我爷爷说的?洛毅森不想去分辨,只知道,司马司堂对自己而言,有着另外一层关系。
    “司马,你跟我爷爷什么时候认识的?”洛毅森问道。
    “很早,大概六七年前?具体时间不记得了,那时候你还在上学。”
    伸出手,对着司马司堂勾勾手指,“身份证给看看。”
    “你认真的?”
    “当然。”
    司马司堂点点头,从裤子后面的口袋里抽出一个很大的钱夹,一口气拿出七八张身份证。洛毅森当时就乐喷了,“本年度最佳公民
 
。”
    第一次,司马司堂在洛毅森面前笑的有些不好意思,婉转解释:“工作需要。”
    掂量着手里的七八个身份证,洛毅森好奇地问,哪个才是真的?
    司马司堂说,没真的。真的藏好了,不轻易给别人看。你要问我年龄,就直接问,我今年三十三,比你大几岁。
    话及至此,去王家打头阵的褚铮和苗安回来了,褚铮说:“王平久去工地打工,俩个孩子在家。”
    苗安搓着手钻进车里,接过蒋兵准备的热咖啡,先喝了一口。她抱怨了几句真冷,才说到正事。光是看两个孩子,并没有任何问题
 
,至少,现在的孩子是正常的。
    司马司堂问道:“王平久去工地打工了?”
    嗯,六点多完晚饭走的。说着话的功夫,褚铮回头又看了眼王家的院子,心里合计着下一步行动。他狐疑地问:“你们说,今晚那
 
俩孩子会不会再去找王平久的麻烦?”
    他的问题让众人为之一愣,但不可否认,大家都很期待。
    没有公孙锦在场,什么事都要商量着来,最后决定让苗安和蒋兵留下来观察孩子,其他人去工地附近蹲坑。
    洛毅森看了时间,说:“现在是八点四十,王平久下班时间在九点半到十点之间,我们有足够的时间。”
    众人各自点头,换了车,分头行动。临走前,洛毅森叮嘱苗安和蒋兵:“不能让孩子们看到你俩。”
    须臾,洛毅森这一组赶到建筑工地,很快就看到了王平久。洛毅森没去跟他打招呼,而是远远的观察着,并第一次跟留守村子里的
 
苗安联系,询问孩子的情况。
    “两个孩子还在家写作业,没出门。”苗安说,“保险起见,我们没靠近。小森森,好冷哦。”
    “谁让你不多穿点。”洛毅森又好气又好笑地说,“等回去哥教你蹲点技巧。不说了,你们继续蹲着,有情况马上联系我。”
    这时候,他看到工地上的王平久似乎要走,但是时间不对,现在刚九点十几分。不等他们准备出面拦住王平久,就听工地上还有人
 
叫了几声,王平久停下来站了半天,磨磨蹭蹭的又回去了。洛毅森看得出来,工地上似乎临时有事又留住了王平久。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