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17)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王平久起身就跑,孩子们在后面追着。王康在骂他;王健在大哭,他的心越来越害怕。
    眼看着就跑到建筑工地,王平久心里急,脚下也快了些,但还是被王康抓住了。孙子抓着他的头发用力扯到后面,又是一顿拳脚!
 
他受不了了,闷着头胡乱推了一把,忽听头顶上袭来一阵劲风,下意识地抬头一看。黑色的钢筋至少有百十来根都在往下掉,最后掉在
 
两个孩子的头上……
    是自己的错吗?失手害了两个孙子。
    他疯了一般的爬过去,扒拉着压在孩子身上的钢筋。这时候,建筑工地里传过来几声大笑。不知为什么,王平久害怕了。看着黑色
 
的地面流淌着浓浓的鲜血,惊惧感冲昏了他的头脑。
    他要找回家找老婆,对,老婆一直都很强硬,她肯定会知道这事该什么办。他像一个得了失心疯的老人,连滚带爬的朝着远出而去
 
    车子骑到半路他就后悔把两个孩子留在那里。他犹豫着要不要回去,犹豫着该不该找警察来。就这样一路犹豫着到了家门口。
    出来倒垃圾的邻居一眼看着了推着车东倒西歪的老王,忍不住问着:“老王,这是怎么了,喝多了?”
    王平久没搭腔,直接把自行车扔在一旁,推开自家院门,朝着房门叫喊着:“老伴,老伴,出事了,出事了。”
    “爷爷,出什么事了?”棉门帘被挑开,小小的身影站在门槛儿里。天真无邪的笑脸,脆生生的童音儿。
    王平久噗通一声瘫坐在地上,老脸煞白。
    这时候,王平久的老伴儿顾美云走了出来。她横了一眼王平久,气急败坏地说:“吼个啥!老爷们家家的没啥个能耐,整天就知道
 
鬼叫。”
    王平久终于在老婆的吼声中清醒过来,看都不敢看孙子一眼,推着老伴进了里间。
    顾美云嫌烦地甩开他的手,抱着两只粗粗的膀子看着他。换做平时,王平久早就缩成一团不敢跟老伴对视,但是今天,他觉得有老
 
伴在,自己就安全了许多。他问:“小建和小康,他们俩,他们俩什么时候回,回来的?”
    “你傻了你?”顾美云白了一眼,“不是你去学校接回来的么,问我做什么?”
    “他,他俩晚上没,没出去过?”
    “一直在家写作业,帮我干活。院门都没出过。”说完,她才发现王平久的脸色不对,“我说你这是咋了,跟谁打架了?哎呦你个
 
作死的呦,打坏了人还要赔钱的啊!”
    身后的门帘刮在门边上,留开了一点缝隙,可以看到外面的两个孩子认认真真的收拾桌子。
    王平久已经听不到老伴的谩骂声。他身子很沉,死沉死沉。
    王平久讲完了自己的遭遇,偌大的食堂里已经鸦雀无声。
    洛毅森关掉了录音笔,递给王平久一张纸巾,让给他擦擦泪。片刻后,才说:“王大爷,按照你这么说,两个孩子是你亲眼见着被
 
钢筋砸到的,是吧?”
    王平久哽咽着点头。
    “那天晚上。我是说,出事的那天晚上你有没有觉得头晕?”
    “头晕?”王平久忽然停止了抽泣,抬起头来紧盯着洛毅森,“对,俺头晕过。”
    “什么时间?”洛毅森紧着追问。
    可惜,王平久记不清了,只记得,头晕过。
    那前天晚上是怎么回事?洛毅森问的很直接,前天晚上十一点之后,您去过工地吗?
    王平久却摇摇头,“前天晚上我回家早,不到九点就睡下了。”
    “孩子呢?”沈绍忽然开口,“出去过?”
    在王平久眼里,沈绍也是员警,他很老实地回答,“九点之前我知道,他俩都在屋里。我睡了,老伴儿看过一眼,说俩孩子也睡了
 
。后来出去过没有,我不知道。”
    于是,洛毅森抓住了重点,“您第一次在回家的路上遇到两个孙子,失手推倒他们造成孩子被钢筋打中。您当时确定孩子们已经死
 
亡了吗?”
    王平久摇摇头:“我没敢看。但是血,流了很多很多的血。我回家,俩孙子都好好的,一点伤都没有啊。”
    洛毅森不禁有些疑惑,又问:“您从案发现场回到家里用了多久的时间?”
    “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这时候,洛毅森转头低声问一旁的顾大成:“从建筑工地到王大爷的家都有哪些交通工具?”
    “只能骑车。”顾大成说,“我们这是小地方,公交车没通到山脚下。不过倒是有另外一条路,一些个体户做电动三轮车的拉脚生
 
意,比骑自行车快很多。但是,到了晚上八点半就停了。”
    “那麻烦您给我个时间表和路线图,我想看看三轮车到王大爷家都需要多久时间。”
    顾大成立刻点头应承下来,起了身去做个详细的时间表。
    转回头来,洛毅森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了王平久,说:“这是我的电话号码,以后有事可以直接找我。今天晚上,我可能会去您家
 
看看孩子,您跟大妈说一声,不要惊动孩子。可以吗?”
    王平久连声答应下来,拿着洛毅森给的纸条,谨慎地收在衣服里面的口袋里。
    送走了王平久,沈绍问洛毅森,有什么看法。
    “现在不好说。”洛毅森看着王平久越来越远的身影,“这老头儿,在说谎。”
    “说谎?”史研秋下意识跟着学了一句,“我怎么没听出来。”
    洛毅森笑道,“因为我是职业的,对方说没说谎,我有很多办法区别。但是王大爷说谎的原因好像并不简单。”洛毅森琢磨了半响
 
,还是决定找顾大成帮忙。
    洛毅森想要知道,英陶山上有多少颗高在50米以上的马尾松,它们又生长在什么地方。这是一项很麻烦的工作,耗人力,耗时间。
 
顾大成不是不帮忙,而是手里没那么多人。如果洛毅森不着急,倒是可以等,如果着急,就要另外想办法。
    对此,沈绍一直没开口说帮忙。尽管这是在调查沈飒的出事原因,他这个当七哥的的确应该帮忙。洛毅森没在乎沈绍是否愿意出力
 
,做什么事,沈绍自有分寸,既然他没吭声,就表示,没必要。
    史研秋打电话请示了沈浩,将这边的情况一一说清。沈浩倒是很大方,立刻安排了百十来人上山调查,但,洛毅森阻止了他。
    拿着史研秋的电话,洛毅森很客气地说:“我也知道你着急沈飒的事,但人多了反而是麻烦。”
    沈浩在电话那边表现的很亲切,也很随和,“洛先生不必跟我客气,为了小飒的事你们都过来了,作为沈家人我怎么能坐视不理呢
 
?再说,这本来就是我沈家的事。倒是洛先生让我很感触啊,那边生活条件不好,今晚我给你们送点必需品吧。你有什么需要的吗?”
    听沈浩的意思,可近可远,端看他自己怎么选择。洛毅森避开对方的试探和好意,笑道:“情况我会调查清楚,人就不用来了。有
 
了结果,我会通知沈绍的。”
    是沈绍,而不是沈浩。
    后来,不知道沈浩又对史研秋说了什么,挂断电话后,史研秋更加积极的表示,“洛先生需要什么尽管开口。在这里,没有我们做
 
不到的!”
    “那你们赶紧把案子破了吧。”洛毅森笑眯眯回了一句。
    史研秋愣的噤声,十分尴尬。洛毅森大笑着拍拍他的肩膀,“我开玩笑的。”
    一旁是沈绍有点绷不住了,抓住洛毅森的胳膊往扯上车,“别闹了,上车。”
    还尴尬站在原地的史研秋总觉得哪里不对了,到底是哪里呢?
    趁着史研秋还没上车,洛毅森一本正经地说,沈绍啊,问你个事。
    沈绍的脸色又沉了下去,没有回应洛毅森。后者也不在乎他的态度,直言:“这件事你到底要插手到什么程度?给我个底线,我好
 
安排下一步计划。”
    就这事?沈绍有些意外,只是表现的极为平静而已。他只说,这里不是我的。
    “哦……”意思就是:让老四处理呗?
    沈绍又说了句:“早晚是我的。”
    
    第58章
    
    离开了顾大成的地盘,洛毅森去帮蓝景阳。在田埂路的尽头碰了面,蓝景阳已经做完了初步的勘查工作。结果不如人意,因为田埂
 
路很泥泞,又因为过了二十几个小时,地面上的痕迹早已模糊不清。他本想上山看看,因没有工具而打消了这个念头。
    上山的事不急,急的是我手里的事。将录音笔给了蓝景阳,打发他去车里仔细些听。转回身来,问沈绍:“你准备去哪?““回Q
 
市。”
    “哦。”洛毅森又哦了一声,“我跟景阳留这儿,你们回去吧。”
    沈绍没有多说什么,转身朝着车子走去。史研秋想的很周到,把他的车留给了洛毅森,这样一来,他只有搭沈绍的车回去。
    临走前,洛毅森笑着对沈绍摆摆手。一转身,发现蓝景阳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意义不明,他笑着钻进车里,“你看你,什么眼神啊
 
?要给人家机会嘛。”
    无奈地摇摇头,有时候蓝景阳真是搞不懂洛毅森在想什么。
    洛毅森打开暖风,拉下羽绒服的链子。一边缓解包裹在里面的寒气,一边跟蓝景阳商量案情。其实,说来也简单,就是洛毅森总觉
 
得哪里出了错。
    同感。蓝景阳点点头,随后又摇摇头。他跟洛毅森一样,一时间难以理清所有疑问。
    本想打开自己的ipad看资料,手一伸才想起ipad还在沈绍那边呢。只好跟借了蓝景阳的用。洛毅森说:“你看这里。金穗大厦闹鬼
 
是今年六七月份的事,那时候沈绍确定合璧上的黑色箍儿还在合璧上。但是,建筑工人吴大华遇到火灾是去年年底的事,当时他把黑色
 
物质给了周大哥,周大哥一直保存着,今年十一月末又给了咱们。景阳,这一点,时间对不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