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中)(10)

发布时间:2015-03-26 14:22 类别:推理悬疑

都市情缘制服情缘恐怖欢喜冤家
    
    第53章 修改版
    
    “咱俩去?”洛毅森觉得不妥,“王云帆肯定认识我,我去不合适。”
    闻言,褚铮笑道:“老大的意思是,我出面跟王云帆接触,你负责暗中调查。”
    说到这里,褚铮忽然想起件事,“对了,你还不知道吧?咱俩的工作关系都搞完了,你的调令今天正式下达到缉侦队那边,你现在
 
已经成了一科的正式员警。”
    关于工作问题,洛毅森早就料到自己会留在一科,只是没想到公孙锦的动作这么快。要知道是今天,是不是应该回去请老队长老哥
 
们喝顿酒。
    褚铮却笑道:“别傻了。案子还没结呢,你这时候请客喝酒,合适吗?”
    洛毅森琢磨一番,倒也觉得褚铮说得在理。人情往来,今后补上就是了。可今天是12月30号,明天就是本月最后一天。
    阳历年了,该去陪嘉良的爸爸妈妈过个节。
    可惜,忙碌的工作安排没给他陪伴老人的机会。公孙锦离开大办公区后直接通知他们,明天一早带着褚云赶赴T省的Q市。
    此行,不仅仅是接触王云帆。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调查,为此,公孙锦说一个小时后到他办公室开会。
    洛毅森打了招呼,回房间整理东西,还要抽空联系一下沈绍,告诉他明天要出门的事。
    沈绍并不觉得意外,洛毅森那个工作本来就是没准儿。他额外叮嘱了几句,“有什么需要联系我,马上。”
    洛毅森躺在床上,揉着自己酸痛的腰,脸上带笑,“我这一趟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有时间就给你打电话。”
    好在沈绍不是腻腻歪歪的人,并不要求洛毅森每天几个电话打给他。只是,跟洛毅森通电话总是会忘记一切事物,沈绍早就放下了
 
手里文件,靠在大班椅上,仔细聆听洛毅森含笑的声音。
    “本来今晚想过去给你做顿饭,现在看来不成了。”
    “为什么?”沈绍不满地问“我等你。”
    洛毅森短叹一声,“明天阳历年了,嘉良的爸妈挺孤单的。今晚我去看看,陪他们吃顿饭聊会天。估计会挺晚,你别等我。”
    电话那边的沈绍沉默半响,才说:“好。我让司机给你送些补品,适合老人的。”
    这一次,洛毅森没有拒绝沈绍的好意。他知道,沈绍送的东西肯定都是好东西,是他绝对买不起的,刚好送给伯父伯母。但是!洛
 
毅森说:“司机来干嘛?他又不是我的人,你才是吧?我要见的是你,不是他!”
    不可否认,洛毅森粗制滥造的情话让沈绍格外开心,“好,我送。”
    “说好了啊。等会我去开会,估计就没空联系你了。晚上七点,你来接我,然后还送我过去。”
    七点。沈绍看了看今天的工作安排,在六点半要陪一位客商吃饭。
    “六点半啊。”洛毅森听到沈绍的话,犹豫了,“还是让司机来吧,你去陪客商。”
    “推了。”沈绍毫不犹豫地说,“他又不是我的人,我要陪的是你,不是他。”
    躺在床上的洛毅森乐的直颠儿,一时忘形扯动了某个部位,疼的嘶嘶捯气儿。那边的沈绍听了,立刻明白这小子又在折腾,“老实
 
点!屁股好点吗?”
    很周到的体贴,反倒让洛毅森一个劲捶床。屁股,屁股,怎么总是惦记我的屁股。你对这两块儿肉到底有多执着?
    沈七爷坦言:“你给我最深的印象,屁股。”
    话音刚落,秦白羽带着广告部的人来谈重要的工作,沈绍不得不挂断电话。
    另一边没抓住机会反击的洛小爷,憋的面红耳赤。
    不反击怎么行?这一局必须扳回来!于是乎,洛小爷灵机一动,绝对作“诗”一首,赞扬威武霸气的沈七爷。
    五彩丁丁初如铁,
    君哼息息情难掩。
    我欲再翻红浪帐,
    怎奈爷您力不长。
    广告部负责人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也没听见沈董吱个声。狐疑地看了一眼,顿时被吓的够呛。
    沈董这是怎么了?快把手里的电话捏碎了吧?
    发完了短信,洛毅森愉快地出了房间,去公孙锦的办公室开会。
    结果刚到门口,就见褚铮、苗安、蒋兵都趴在门上以标准的姿势偷听。走过去,轻轻拍了一把褚铮的肩膀。
    “嘘!”褚铮捂住了洛毅森的嘴,指了指房门,无声地说,“蓝景阳在里面。”
    公孙锦怒气冲冲,眼镜也摘了摔在一边,怒视沙发上神色漠然的蓝景阳。
    蓝景阳就是一头死猪,不怕公孙锦这一锅的开水烫。任你怎么烫,眼睛都不眨一下。公孙锦是真被气着了,在办公室里来回转圈。
    他不肯放蓝景阳出去,也没办法跟他交流。心里急出一团火,烧的他胸口闷痛。气急了,指着蓝景阳痛骂两句,结果就像一拳打在
 
了棉花上,不见任何成效。他不是没见过蓝景阳犯倔的样子,可今天,蓝景阳好像故意跟他对着干。可恼的是:这人不能说话。
    他知道蓝景阳的心结是什么,可能不能解开这个心结,公孙锦一直没把握。苏洁曾经说,蓝景阳就是一头倔驴!牵着不走、打着倒
 
退,除非他自己愿意挪窝了,才吭哧吭哧跟着你走两步。
    说得坦白些:蓝景阳太容易钻牛角尖。
    从公孙锦离婚到现在,俩人都憋着,谁都不肯把话说明。就算蓝景阳执意要走,公孙锦也没打开天窗说亮话,说你干嘛要走?你知
 
道我究竟因为什么离婚吗?你知道内幕吗?你跟我犯倔,跟我耍脾气,我顺着你。但是你不能祸害自己!
    抛开个人感情不谈。你留在一科一天,你就要听从我的命令。我跟你说过没有,使用能力一定要得到我的同意。不止是你,包括苏
 
洁、苗安、她们使用能力也要经过我的同意。
    当初,我费尽心力把你们挖来一科,保护不好被人诟病谁来解决?一科再怎么特殊化,你们的能力也不能搬到台面上来。捅出去,
 
你们会被烦死!
    我是说过,紧急状态下不用请示我,但是你那时候是紧急状态吗?你有没有信任过自己的战友?你是不是觉得咱俩之间这点感情问
 
题,已经足够让你忽略我的职位了?你还记不记得我是你长官?
    蓝景阳到底怎么想的,只有他自己清楚。但是公孙锦提到了一科的其他人,他不想继续忍了。拿起书写板,刷刷刷写了几个字,直
 
接塞进公孙锦手里。
    公孙锦一看,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他们是我的战友,我珍惜一辈子。你,我不想再纠缠下去。给我办手续,明天交接。」
    拿着书写板的手微微发抖,公孙锦忽然在微抖中安静了下来。办公室里紧张的气氛,在白底黑字的搅扰下,倏然发生了不可逆的变
 
化。压抑的,令人喘不过气来。
    蓝景阳避开了公孙锦灼人的目光,低着头,从裤兜里拿出一样东西。公孙锦认得,那是自己送给蓝景阳唯一的礼物。
    一只英雄牌的钢笔。老东西了,公孙锦从小学开始用的,珍惜至今,送给蓝景阳做生日礼物。
    蓝景阳把钢笔放在桌子上,银色的笔帽于阳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晕。笔身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擦痕,经历了岁月的洗礼,鉴证了他们从
 
陌生到倾慕,到分离的所有过程。如今,它回到了主人手中,却不再是主人心里最单纯美好的回忆。
    公孙锦慢慢捡起扔在一旁的眼镜,拿在手里,低垂着头,“景阳,你到底信不信我?”回答他的,仍是沉默……“我最后一次问你
 
——离婚跟你无关,我现在是自由人,我想跟你交往,你愿意还是不愿意?”
    外面偷听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
    办公室里,蓝景阳缓缓摇头。
    安静如巨石一般压在公孙锦的心上。他默默戴好了眼镜,再次面对蓝景阳的时候,已不是跟蓝景阳纠缠不清的男人,而是一科科长
 
,公孙锦。
    他正色道:“你交接之前还需要完成几样工作。姬涵斌的口供记录你重新整理一份,交给毅森;你手里的文件资料也要整理出来,
 
交给蒋兵;配枪、证件上交的时候走正规程序;褚铮取代你的职位,你要把一些需要给他的东西备案,一式三份,我、褚铮、蒋兵各一
 
份。明白了吗?”
    蓝景阳默默点头,然后起身,走向房门。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在期待着什么,打开门的瞬间,居然无视了这些偷听的人,全身的
 
神经都紧绷着,叫嚣着向后面挣扎。
    不能回头!蓝景阳不断警告自己。
    “没事做了吗?”公孙锦冷眼看着门口的偷听者们,“洛毅森、褚铮进来开会!苗安,半小时前我就让你给晓晟帮忙,你干什么呢
 
?蒋兵!”
    “我没事啊老大。”蒋兵为自己辩驳,“我就等着他们的报告出来呢,我真没事。”
    公孙锦的脸色煞青,冰冷的眼神能把蒋兵的脸看出两个冰窟窿来,他喝道:“去做五千个掌上压,两千个引体向上。”
    “老大,我是内勤啊内勤!”
    不等公孙锦怒吼,苗安拖着蒋兵迅速逃离,褚铮面色沉重地拍拍蓝景阳的肩膀,偷偷的,小小声地说:“你就作吧!”
    不管一科的老大怎么不爽,工作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公孙锦很快恢复了工作状态,告诉即将去T省Q市的二人,“这次去Q市,还要调查博物馆盗窃案。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来看,郑军
 
、吴大华都是Q市莲县人。而江蕙留在李海棠那里的邮包,上面的寄出地址正是莲县。”
    说着,公孙锦放下手里的杯子:“王云帆要查、博物馆盗窃案要查、Q市莲县也要查。你们俩去打头阵,我需要安排人手继续调查
 
鸿鹄,随后带着苗安跟你们汇合。”
    为什么是苗安?洛毅森更想让蒋兵去,可公孙锦说了,带着女孩儿很多事都好办。毕竟某些时候,某些人,需要女孩子出面接触才
 
方便。
    洛毅森其实还想说,你和苗安几天能过去?这么多事我跟褚铮肯定忙不过来。话没出口,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他直接拿出来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