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密案一科 作者:藏妖(上)

发布时间:2015-03-26 14:18 类别:推理悬疑

都市情缘制服情缘恐怖欢喜冤家
 
 
文案
 
自认平凡无奇的员警洛毅森因好友惨死误打误撞进入一科,逐渐发现身边还有一个诡秘的世界。
这都好说,只要是坏人他就敢抓!但是,那个貌似大脑缺弦儿的高帅富是怎么回事?
洛毅森:沈绍,你把话说清楚。咱俩到底谁欠谁的?
沈绍:我欠你两块钱。
神秘腹黑VS健朗聪明
 
内容标签:恐怖 都市情缘 欢喜冤家 制服情缘
 
搜索关键字:主角:洛毅森、沈紹、公孙锦、蓝景阳 ┃ 配角:苗安、褚铮、廖晓晟、 ┃ 其它:密案
 
 
 
    第1章 修改版
    
    说这里是巷子并不准确。若仔细看,只是由两面青砖墙隔开的通道,砖墙很高,绿色的爬山虎从墙头蔓延下来,在地面上蜿蜿蜒蜒。乍一瞧,像是一条看不到头的绿色长廊。今天是满月,月光皎洁。幽深的巷子里却如泼了浓浓的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巷子的最深处,停靠着一辆黑色的汽车。汽车里没有灯光,一点微弱的红光闪烁,瞬间又隐没了下去。车里坐着三个男人,后排上的那个年纪很轻,看上去大约二十三四岁。他仰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略白皙的面色显得两道剑眉和长长的睫毛尤为浓黑。直挺的鼻子发出规律的呼吸声,微微闭合的嘴唇张张合合,不知道嘀咕着什么。
    放在控制台上的通话器沙拉沙拉了两声,随即传来另一方的声音:“三组,三组。”
    “三组收到。”副驾驶席上的男人立刻回应,“有什么指示?”
    “计划有变。叫小洛上来,快。”
    话音落定。还在后面闭目养神的洛毅森猛地坐了起来。开了车门下去,贴着墙向前奔走,他略显单薄的身子就像一只灵活的猫儿,无声无息的与黑暗融合在一起。
    顺着酒店后厨的门进去摸上三楼。绕过大厅的功夫里就听到几个人吵吵闹闹的声音。洛毅森的心里咯噔一下——出岔子了!
    急忙推开休息室的门,一屋子的爷们气息险些把他冲了个跟头。他迫不及待地问:“队长,我负责外围抓捕,里面的计划安排我不知道。你叫我上来干嘛?”
    罗队心不甘情不愿的瞥了洛毅森一眼,喝令其他下属,“扒了!”
    一愣神的功夫,几个平日跟他打闹惯了的哥们已经上了手,洛毅森赶紧挡开他们,“别介,我自己脱!”虽然不知道的队长到底要干什么,但自己脱总好过被别人扒光。洛毅森快手快脚地把衣裤脱下,一抬头,瞧见躲在旮旯里的小黄,怀里抱着衣服,浑身上下只穿了一条底裤。
    “暴露了?”洛毅森微蹙着眉头,问的直接。
    小黄愠怒的回道,“情报有误差。王强手下的耿辉忽然回来了,他见过我。我不能再假扮服务生了。”
    洛毅森挑挑眉,眼神落在小黄的底裤上,若有所思。
    可怜的小黄察觉到洛毅森的视线,便特别正经地问:“毅森,我这裤衩你也要吗?”
    洛毅森收回了目光,摇摇头,道:“尺寸太小。”
    “怎么会小呢?明明就是大了嘛。”
    “你俩严肃点!”罗队及时制止了他们。趁着洛毅森换衣服的空档,说:“按照原计划,王强那伙人应该在301包房,咱们也提早把窃听器和监控器放里面了。谁都没想到沈氏集团的CEO忽然来抢301包房。两伙人已经起了冲突,看架势,王强肯定抢不过沈家的人。毅森,王强的警惕性很高,我们不能冒险。今晚所有参与行动的人里只有你最不像员警。你要抓紧时间,把301的窃听器转移到302。”言罢,对身边的下属使了个眼神,“把通讯器给毅森戴好。”
    “还是别了。”洛毅森穿好了衣服,拒绝了队长,“这身衣服轻薄透,遮不住通讯器。万一被王强那边的人发现,今晚的行动就泡汤了。我就这么去吧。”
    话说的没错。这家酒店的工作服实在让人不敢恭维。特别是男式的,裤子是普通的裤子,上衣也是普通的白色衬衣。可就是太薄,太透!
    难怪方才洛毅森盯着小黄的内裤看,这傻小子今晚穿了一条嫩黄嫩黄的内裤!说来也怪,轻薄透穿在小黄身上也没觉得怎么着,换到洛毅森身上马上变了味儿。人家那小屁股翘的……
    罗队面色严谨地推开身边的下属,走过去,单手勒住洛毅森的脖子,把人卡在怀里,低声叮嘱:“窃听器放在301吊灯上面。你不带通讯器我们联系不上,所有突发情况只有你一个人处理。”
    罗队的声音不高,屋子里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一个个都像那捕猎的豹子,一身猛力隐而不发。洛毅森更是不敢怠慢,抿着嘴,重重地拍了一把队长厚实的背脊,“放心队长,我保证完成任务!”
    洛毅森把微乱的头发整理一下,袖口系好,略弯了弯腰,缩了自己一百八十公分的身高,整个人似乎都变了样。从这里迈出去他就不是刑警洛毅森,而是一个地地道道的酒店服务生。
    大厅正内,两伙人还在为了谁能进最好的包房301而争吵不休。跟王强等人交涉的是一个戴着眼镜,斯斯文文的男人。洛毅森不知道沈氏的CEO长什么模样,看男人的气度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趁着他们还在还在争执,洛毅森闪身进了301包房。
    包房里只开了一盏昏黄的壁灯,稍远一点的边角几乎看不清什么。洛毅森扯了一张厚实的餐巾垫在桌子上,踩着凳子上去。单手摸了一圈吊灯顶部,摸到窃听器,微微用力抠了下来。
    就在这时包房的门忽然开了!方才跟王强争执的那个斯文男人疾步走了进来,俩人一高一下,视线相撞,当场都愣住了。洛毅森的心又咯噔一下,今晚怎么这么多事!?这人怎么突然就进来了?他就是沈氏的CEO?
    “你在干什么?”发现包房的桌子上站着一个人,客人自然要问一问。
    洛毅森故作紧张地把手缩回来,说:“灯泡坏了,我来换一个。”
    紧跟着从外面走进来的中年肥胖男子,凑上去对斯文人说:“秦秘书,这屋灯坏了,要不咱回302?”
    我日你大爷!洛毅森在心里痛骂!我们在301装窃听器你们要抢301,我们把窃听器换到302你们要回302,诚心的是吧?
    看到亲秘书犹豫的表情,洛毅森在心里打算,只要这人说换回去,他肯定撂挑子掀桌子,把这群程咬金扣在这屋。大不了回去挨几天处分。
    哪知,秦秘书横一眼中年人,斥道:“你还嫌今晚不够丢人?”言罢,转回头冷眼看着已经跳下来的洛毅森,“灯泡换好了?”
    “换好了。”洛毅森陪着笑脸,“很抱歉先生,耽误您的时间了。各位请坐。”说着话,他打算绕过秦秘书出去,俩人错肩的时候,忽然被秦秘书抓住了手腕。洛毅森神态自若地扭头看着,问道:“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你手里拿着什么?”秦秘书的脸色阴冷下来,“给我看看。”
    洛毅森毫不犹豫地摊开手掌,手上什么都没有。然而,秦秘书的脸色还是不好,他问:“你不是来换灯泡的吗?换下来的灯泡呢?”
    洛毅森微笑着回答,“我同事拿走了。您看,这么大个灯罩我一个人肯定拿不下来,是我同事帮着卸下来的。我把灯泡给他,他带出去了。怎么,先生还怕我修不好?”说着,按下墙上的开关,大大的吸顶灯顿时亮了起来。
    秦秘书仰头看了看,这才放开了洛毅森。洛毅森出去的时候,不免在心里嘀咕:沈氏的人也不干净啊。
    离开了301,洛毅森从袜子里把窃听器拿出来,深吸了一口气,推开302的房门。
    这时候,王强等人还在咒骂沈氏的人。洛毅森规规矩矩地拿着精致的菜牌站在一旁,傻愣愣的等着他们点菜。一个混混看到了他,眼睛一亮,调戏了起来,“哎呦,这谁家小老弟啊?长的真招人疼。”
    洛毅森只是抿嘴笑着,顺便搭腔,“哪位先生点餐?”
    “到这里来。”王强一时没怎么说话,这会儿掐了烟头儿,招呼洛毅森过去。
    围着桌子坐的几个混混骂个不停。其中几个拿洛毅森出气,骂骂咧咧,手脚也不干净。洛毅森笑眯眯的忍下来,顺便夸奖几位大哥真有男人气概。结果,又被摸了屁股。好在上些冷盘的服务员打断了这帮人的胡作非为,让洛毅森有机会出去。临走,第一个看到他的混混忽然拦住了去路,一脸的猥琐相,笑问:“留下陪哥哥喝杯酒怎么样?”
    洛毅森缩了缩脖子,故作胆颤的模样,忙不迭地说:“先生,你别逗我……”
    还没等洛毅森说完,王强低喝了一声,把调戏他的混混骂了回去。洛毅森趁机脚底抹油,赶紧溜!
    出了302的房门,洛毅森神态自若地走向休息室,路过服务台的时候朝里面扮成结账员的女同事看了一眼,彼此默契地避开眼神,各司其职。
    任务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完成了。洛毅森跟罗队说:“窃听器放进302了,效果怎么样?”
    罗队戴着耳机,正聚精会神地听着。这会儿,洛毅森脱下来的衣服里传来一阵震感。他掏出电话,看到了好友嘉良的号码,不由得心里着急。
    最近,嘉良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多次打电话说总觉得有什么人在暗中盯着他。洛毅森只好答应他抽空去看看。可这会儿不行,他们在执行重要任务的时候,是不可以接听私人电话的。
    洛毅森把电话放回去,离开休息室继续做他的服务生。
    302包房里。王强阴沉着脸,喝止还在吵闹的手下兄弟。屋子里顿时安静下来。这时候,包房门开了,走进一个满头黄毛的小子。兄弟起身让座,让黄毛坐在了王强的身边。
    王强问:“怎么样?”
    “拿回来了。”黄毛说,“条子一直跟着,我多跑了几条街才甩了他们。大哥,拿了东西赶紧走,这里不能待了。”
    王强狠狠地抽了口烟,把黄毛给他的小包塞进怀里。拿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一杯酒下肚,脸上的表情也狰狞了几分。一双眼阴仄仄的,从眼角到腮边有一条狰狞的伤疤,像是一条扭曲的蜈蚣趴在脸上。他愤愤地说:“就这么跑路老子不甘心。”
    “大哥,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你先出去避避风头,等这边情况好一点再回来。”
    王强说:“明天走。”
    “大哥!今晚不走可就危险了。我都被条子盯上,他们肯定也派人盯着你呢。”
    闻言,王强不屑地冷笑一声,扭头贴在黄毛的耳朵上,低声说:“盯上又能把我怎么样?他们没证据!我说明天就明天,今晚还有事。疙瘩头有批货要进来,我准备吃一票再走。”
    这回,黄毛不吭声了。他皱着眉思量片刻,遂靠近王强耳边,低声问道:“疙瘩头又走了什么货?”
    “不清楚。反正都是好东西,出了手就能赚翻。不吃他一票,我心里不舒服。你去安排一下,找几个手上功夫过硬的兄弟,下半夜两点办事。办完事直接走水路。”说完,朝着几个兄弟使了眼神,其中一个不以为然,笑道:“大哥,这里安全。没事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