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都市祭灵师+番外 作者:藏妖(下)

发布时间:2015-02-17 18:27 类别:推理悬疑

灵异神怪强强惊悚悬疑
 
  黑 家 20
 
  可能没人会想到,黑楚文这边还有一个黑道律师成了他的作战参谋。他带着一个计划赶往夏凌歌的家,打算揪出埋伏在附近的凃战阳好好筹谋一番。
  为什么要找出躲在暗中监视黑楚言的凃战阳呢?黑楚文自然有他的打算。首先说,凃战阳那一批人可不是什么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武夫,在军区大院长大的孩子,都了解现代特种兵真正的实力,所以,如果不安顿好凃战阳那班人,什么计划都只能纸上谈兵。
  黑楚文把整个计划跟黑楚言说了一遍,对方沉默了好一会。突然开口道:“楚文,谁在帮你?”
  夏凌歌一愣,看看黑家俩兄弟,问:“你怎么知道有人帮他?”
  黑楚言很自然地说:“楚文不会想出这么正派的计划。”
  噗!夏凌歌喷笑出来,发自肺腑地说:“的确的确。黑子一向是又阴又损,这个计划有点正派了,似乎没有多少乐趣。”
  “楚文,是不是那个叫祁宏的律师给了你建议?”
  黑楚文笑着点头,对哥哥和好友的评价并不在意。他只是说:“祁宏的计划可行,或者说,是我们唯一的办法。现在我们在明,敌人在暗。我们的实力怕是早就被调查的一清二楚,所以,不论我们中的谁想出的办法都有被识破的可能性,因为,这里面有我们行事的风格。但是,祁宏却是个未知数,没人知道他的存在。就像你们听完这个计划的第一反应,就知道不是我想出来的。那么,对方呢?”
  黑楚言深吸了一口气,似自言自语地说:“不管是我们,还是对方,都没有一举击破对手的把握,突然之间产生的变异,会打破僵持的局面。既然如此,祁宏这个计划就是新的元素,不过,里面有些环节需要修改一下。你别急着找战阳,让我再想想。”
  夏凌歌打了哈欠,说早上起的太早,想进去小睡一会。看着他回到了卧室关了门,黑楚文这才正儿八经地问二哥:“楚言,你怎么回事?”
  “你说凌歌?”
  “除了他还能有谁?我怎么从来不知道你也喜欢男的?”
  黑楚言露出了笑容,低声说:“我也不知道。你不用操心这事,等眼前的麻烦过去了,我会认真考虑和他之间的问题。”
  黑楚文没再说什么,他只是担心,等二哥有时间考虑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黑楚言安排楚文去找一些他几个退役的部下,黑楚文办事利落,没出两天的时间根据二哥给的地址和名单,联系到了五个人。这五个人都曾经在黑楚言的手下工作过,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而退伍离职,现在从事着很普通的工作。
  孙学,现任中学体育老师。(服役期间,代号——剑齿虎);
  吴宋,现任私营书店老板。(服役期间,代号——鬼影);
  赵文浩,现任健身中心教练。(服役期间,代号——冰刺);
  李易民,现任保险公司调查员。(服役期间,代号——龙卷风);
  肖姗姗,现任幼稚园院长。(服役期间,代号——飙王)。
  黑楚文把名单握在手里用灵火烧的一干二净,心里想着,这样的发展才是有趣的,胜过在反黑组整天无聊的面对那些黑帮混混要好得多了。那么,就让雪球开始滚动吧,不知道他们这些老兵见到自己酷似二哥的脸会有什么反映,真是令人期待。
  心情大好的黑楚文,决定走夜路,散步回家。
  大约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到家的时候,黑楚文买了一罐咖啡坐在路边上休息,时间已经是深夜十一点了,他不觉得有何不妥,他喜欢黑暗中的城市,更喜欢独自在黑暗中享受清净。
  但是,俗话说得好“冤家路窄”,不管你是普通人还是祭灵师,该遇到的总是会遇到。
  当祁宏的车为了闪避一只横穿马路的小狗而撞到护栏上的时候,他好像觉得自己撞到了路边的一个什么东西,赶忙下车查看。
  吓!是个人,这下糟了,没撞到狗倒把人撞了。祁宏第一反应就是冲过去看看那人伤的怎么样,哪知,他的手还没碰倒那人,就听:“我是该告你误伤还是蓄意谋杀?“
  这声音好熟悉,祁宏在短暂的惊讶后冷了脸,想要去搀扶的手也收了回来,冷冷地说:“早知道是你,我就再该撞得干净利落一点。”
  黑楚文笑了几声拍拍身上的土,站了起来,看上去毫发未伤。他打量了一眼面前的祁宏,摇摇头:“你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打算杀了我。”
  “黑警官,在一个律师面前说话的时候请注意一点。”祁宏尽量控制着自己恼火的情绪。今晚麻烦真多,好不容易从那破酒店跑出来,没想到又遇上黑楚文,真是屋漏又遇连阴雨,想到这里,祁宏的心情更糟了,他没了白天里那种绅士的举止,随意扯开漂亮的领带结,又把双手□裤子口袋里,斜歪着头,十足一副雅痞的味道。他颇为不耐烦地说:“黑警官,你要是打算去医院看伤,就自己去,记得把发票留给我就行,我不会赖账。”
  祁宏的话音未落,黑楚文突然冲过来抓住了他的肩膀,他惊愕地看着黑楚文黝黑的重瞳,戒备地后退一步。
  “祁律师,你又去跟谁风流快活了?”黑楚文冷言冷语地问。
  这人简直莫名其妙!祁宏不再掩饰自己的火气,怒视着黑楚文,说:“我的事与你无关。”
  黑楚文半个身子被黑暗笼住,看不清他的脸上有什么表情,但是那双眼祁宏却是看得真切,这双眼睛仿佛被冻结的火焰,闪着冷漠和阴森的光,像两把利剑紧紧地盯着自己。
  隐藏在黑暗中的人,低沉的嗓音犹如来自死神的呼唤:“宗云海”。
  祁宏愕然,下意识地开口就说:“你怎么知道?”话音落地,祁宏懊恼地咂舌,心想,他不过是用一个恶劣的吻教训自家大哥不要玩过界,黑楚文是如何猜到的?更可恶的是,竟然自曝其短,怎么每次遇到这个家伙都会变得不正常?他与他真像是命里的克星,撞在一起准没好事!要不是惦记着在他身上寻找一些失忆的线索,早是避而远之了,看来,最近几次见面自己是给了他太多笑容,这家伙还真懂得什么是蹬鼻子上脸。
  祁宏深吸一口气,道:“我跟云海之间没什么,就算有什么,也不用你对我品头论足。我要提醒你,摆正你自己的位置,不要像云海那样企图试探我的底线。”
  黑楚文心口发紧,对祁宏的这段话是喜忧参半,喜的是他和宗云海之间是清白的,忧的是他到现在还跟自己针锋相对。怀着极为矛盾的心情,黑楚文走出了黑暗的阴影,一脸淡漠的样子,说:“你口才一流,我认输。”
  祁宏一个白眼翻过,真是无言到了极点。他回头看了自己那可怜的车,估计是不能再开了。与其在这里跟黑楚文聊天,还不如叫计程车马上回家。于是,他说:“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们最好还是各走各的路”
  祁宏的话,勾起了黑楚文的记忆。曾几何时,他与他手牵手,他笑着问:“我突然想到一个画面。我们手牵手在大马路上散步,你穿着一身警服,我身后还跟着几个一脸横肉凶神恶煞一样的三义会保镖。不知道广大人民群众会怎么想?”
  往事的温馨把黑楚文的一贯自以为傲的冷静打碎,他沉闷地说:“别再染上其他男人的气息,别再刺激我。”
  这两句带给祁宏的何止是惊讶,黑楚文喜欢他,他是有所点察觉了,但是,这样等同于告白的语言面对面说出来,像是把最后的一层窗户纸捅破,让他尴尬异常。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放手,我要走了。”祁宏用力地挣脱他的手,指尖划过指尖的时候,祁宏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黑楚文苦涩的笑容。还来不及挥去脑子里的臆想,那苦涩的笑已经变成了现实。
  黑楚文笑得无奈又似无助,让祁宏的内心泛起一阵酸楚。祁宏不得不承认,这样一个令人时而害怕,时而恼火、时而感动、时而惊讶的男人总是能给他一种陌生的冲击力。他面前的黑楚文,不是在伪装,不是在做作,而是单纯从信任开始的一种交流方式,古怪而又神秘。
  祁宏觉得纳闷,自己不是什么心思细腻的人,为什么总是能感觉到黑楚文的心情?他的喜怒哀乐,都就能够清楚的感应到,这简直就像是心灵感应般不可思议。想到这里,刚才的恼火也不见了,只剩下浑浊不明的情绪。
  “黑楚文,我不是优柔寡断的人,我们之间不可能,所以,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今晚是我最后一次温柔,以后也不要再提及感情的事,我对没有希望的人一向不留情。”
  祁宏如此认真的态度却换来黑楚文“噗嗤”一声喷笑,这让祁宏觉得自己被耍了。他低声喝道:“你笑什么?”
  黑楚文似笑非笑的样子,他说:“别放在心上,我实在忍不住才笑出来。”
  “见鬼!我好心好意给你留点颜面,你却在笑话我?”
  “都说了不要误会我,我只是一时无法接受冷着脸说自己温柔的人。”
  “你是在说我虚伪?”
  “不,我认为你是非常真诚的一个人,确切地说是真实。这种真实建立在不屑于虚伪的基础上,说白了,你认为‘虚伪’是在降低自己的人格。”
  这世上真有心灵相通的事情吗?自己能感觉到他的情绪,他也如此准确的了解自己的想法。这种事若发生在别人身上应该是欣喜若狂的,可对祁宏来说,却是难以接受的。他不想跟一个警察心灵相通,更何况这个警察还是他的扫把星,祁宏甚至把刚才撞车的事故,归结于遇到了黑楚文的身上,因此,扔下一句再见便脚底抹油,几乎是落荒而逃。
  看着祁宏匆匆拦了一辆计程车火速消失,黑楚文淡淡的笑容落下帷幕,重瞳阴冷地看着祁宏那辆车头撞到走形的汽车。尽管只有那么一点点,黑楚文也还是察觉到了一种正邪不明的法力附着在车身上。
  计程车内的祁宏,怎么想都琢磨不透黑楚文这个人,越是捉摸不透对他的兴趣越是强烈,祁宏觉得这绝非好事,却又管不住自己的思绪,无奈之余,不由得沉沉叹了一口气。
  “年纪轻轻的不要总是叹气,福气都叹没了。”善谈的司机打趣着说。
  祁宏没接话,看着窗外的夜色心情沉重。为什么沉重他不知道,只是刚才拒绝了黑楚文的那句话出说口,这心里边就堵得慌,到了现在,竟有了难以形容的沉痛。祁宏自问,该不是真的喜欢上他了?
  一路上,司机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话,祁宏半句没回。等着到了家门口,付了钱下了车,忽听身后从计程车里传来一句:“你逃不掉的。”
  猛地打了一个惊颤,祁宏回头看,那辆计程车却开出去了,想要追已然是不可能的事。
 
  黑 家 21
 
  返回家中的祁宏,还是有些心神不宁,哪有什么心思洗澡睡觉。他走进书房,随意点阅着未读邮件,脑子里一直都在琢磨着黑楚文。祁宏发觉,他对自己的那种感情不像是短时内形成的,而他表达出来的企图也不唐突,仿佛俩人之间已经暧昧了很久。如果这种感觉是正确的,那么,黑楚文就是在说谎!去年短短一周的时间,怎么可能会暧昧的起来?
  想要了解他,却又忌讳他,这种矛盾的心情让祁宏走入了迷宫。
  即便是想尽早解决有关失忆和黑楚文的问题,但是那位从死神手里爬回来的老大却是一点时间不给他。不管公事私事,都把他当成了拼命三郎,祁宏看得出,大难不死的宗云海是潜龙在渊,总有一天会飞上云霄成为霸主!想想自己曾经的誓言,想想父亲对自己的临终嘱托,祁宏决定暂时抛下个人问题,全心全力扶持宗云海。
  转过头来看看黑楚文等人的情况。自从把那五个退役的军方特工找回来以后,黑楚言就整整跟他们在小黑屋里密谈了近四个小时才把这些人放出去。黑楚文倒也不担心楚言这边的计划,他一直在暗中留心着事态进展。一天、两天、三天……也不知道那五个人到底做了什么,在过去一周以后,黑楚文就隐约察觉到有人在跟踪自己!也就是说——祁宏的计划成功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