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盗墓之祭品+番外 作者:犹大的烟(上)

发布时间:2015-01-04 17:19 类别:推理悬疑

情有独钟灵异神怪惊悚悬疑欢喜冤家
 
 
 
文案
在有限的生命中,陈玉总会冷不丁的冒出一个问题:他的人生到底是透明的杯具,还是白瓷餐具,或者他整个就是垃圾成堆的厨房吧!
遇到喜欢包装成粽子的僵尸,他忍了;
遇到比桃花运还要旺盛的诅咒,他也忍了;
遇到一位自称要好好爱护他的‘主人’……
掀桌,老子像‘宠物’么?
什么?
不是宠物,是祭品?
烧符纸,掏糯米,舞桃木剑,你丫的去死!
PS:盗墓小说,伪科学,请勿当真。
 
编辑评价: 
 
陈玉出身盗墓世家,却被父亲排除在盗墓之外,偷学了些风水,开锁的小本领。
 
在墓中遇到水晶棺中的“棕子”封寒,通过祭祀仪式,成了封寒的祭品。
 
陈玉受到诅咒,必须找破解的方法,封寒也要寻找某样东西,于是两个结伴上路了。
 
作者文笔老练,对于盗墓内容表述清晰,使得没有相关知识的人读来也不会觉得晦涩。
 
很擅于渲染气氛,墓室中那种神秘,阴冷的感觉仿佛可以透过文字传递出来。
 
主角陈玉看到宝物就两眼放光,贪财毒舌的小性格鲜明灵动,点亮了整篇文章。
 
 
1.
盗墓世家 ...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喜欢盗墓文,不会写的太恐怖。
欢迎大家评论,收藏,收养,^_^
PS:通篇伪科学,请勿认真。
 
 
  燃了千百年的长明灯,照着墙上七彩华丽的壁画,衬托的云海中美丽婀娜,持乐歌舞的仙人更加圣灵飘逸,带着不可捉摸的的神秘与空灵,来迎接有缘的得道者。
  然而,空气里淡淡的腐朽味道,角落里的黑暗和累累枯骨又让这神圣染上一层诡异和寂寞。
  室中,穿着黑衣的身影静静看着棺中人,“这么多次了,还是不能醒过来?”
  “虔诚的心,带着鲜血的祭品,到底是哪里不对?下次,试试活人吧。”
  
  1
  要找考古系的陈玉,知道的人肯定会说,去宿舍看看,估计又睡觉去了。什么?没有?那,那肯定是去游戏了。就是这样一个惫懒之极的学生,居然还是老师的宝贝宠儿,没法子,虽然完全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在学习,但是那小子的成绩不是第一就是第二。
  那陈玉长啥样?
  被问到的人都笑嘻嘻的,说着:“他啊,好找,哈哈。”边笑边远去了。
  留下问的人一头雾水,好找到底是个什么说法?
  
  今日,考古系研究生宿舍楼下,站了几个西装革履的男士,有老有少,中间的老者头发花白,拄着手杖,正侃侃而谈,周围的人毕恭毕敬的听着。谈话间,几人不时四处张望,明显是在等人。
  大太阳下,临湖的路边晃晃悠悠走来一个人,等那人走进了,这边几个人忽然都没了声音。湖面微风吹拂,翠绿的垂柳起伏间,这样的一张脸让众人觉得有些不真实,仿佛走来的是妖非人。
  细长流畅的眉眼,微微斜挑着,波光粼粼间带了说不尽的风流妩媚,挺鼻薄唇,略尖的下巴。这样惊人的漂亮的脸,居然是男生!就算举手投足没有半丝女气,这模样也太妖孽了些。
  现实中真看到这种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众人心里只觉得十足的别扭。
  
  “咳咳,这就是爷爷和几位伯父要找的陈玉。”这群人当中的一名年轻人说话了,也打破了这尴尬的静默。
  正晃悠着往宿舍走的陈玉一愣,抬头看了看几位大叔和大爷级人物,细细的眉一挑,脸上露出了疑惑的神色。就是知道自己名字的那年轻人,陈玉也完全没有印象。
  
  中间那个头发花白,双目炯炯的老人往前走了一步,略嫌挑剔的打量了几眼,才沉声问道:“你是杭州陈家的小子?”
  陈玉眼睛眯了一下,忽然微笑了。众人都汗毛竖了竖,觉得原先那美人形象被破坏了,狐狸般的笑容,狡诈而华丽。漆黑的眼转瞬间已经将几个人扫了一圈,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确实是杭州人,听老人家口音,似乎也是吧。我跟几位并不认识,不知道有什么事?”
  
  见陈玉并不否认,老人和身旁的一个中年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点头,老人又看向陈玉,说道:“陈家小子,我们换个地方说话,这里不大方便。”
  这样略带着些命令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让陈玉皱了皱眉,却依然笑着,半分不弱了气势,他随手一指旁边的树林,说道:“就在这边上说吧,一时半会,这边并没有人来。而且,老人家跟我这个学生说话,该不会有多少不方便的。”
  
  因为陈玉的不配合,老人的眼睛立刻瞪了起来,就要发火。刚刚说话的年轻人扯了扯老人的袖子。老人想起来毕竟不是自家人,强压住教训人的欲望,往树林边走了几步,确定左右无人,才说道:“听着,陈家小子,我们是杭州姜家人。都是淘沙一派,想来你也知道我们。我有话直说,这次专门过来,是想请你帮着‘点穴’。”
  
  淘沙一派,其实就是盗墓者的一个派系。
  三国时期,曹操就曾经设了摸金校尉、发丘中郎将等官职,说白了,也就是国家承认学历和资格的盗墓主任。这些人发掘坟墓盗取诸多金银财物,用来扩充军饷。伪齐皇帝刘豫则勾结金国,设立了淘沙官一职,同摸金校尉一样,专门做些盗墓发冢的勾当。
  数千年过去,风光一时的帝王都已不在,这些手艺却暗中一代代流传下来。只不过帝王心术,这秘术一般禁止外传,甚至父母兄弟都不可以。那些摸金校尉或者淘沙官历尽百般艰辛,传给后人,不过,会这手艺的人数量却越来越少。
  
  这杭州的姜家和陈家都是淘沙一派,所以,老人一说杭州姜家,陈玉便配合的找了个安静的地方。
  姜老头说的‘点穴’便是用祖传的风水秘术寻龙点穴,确定墓室的位置。而杭州陈家的‘点穴’手法在淘沙一派算是顶尖的,几十年来,从没失过手。
  
  “当然,也不会白让你帮忙。”说道这里,老人自身上拿了件东西,递到陈玉手里。
  陈玉低头一看,是块玉玦,外圈饰夔龙纹。陈玉脸色不变地抬起头,依旧笑眯眯的看着老人。
  老人心里暗骂一声,又说道:“这玉玦,是定金,事后还有谢礼。”转头冲中年人示意,中年人便用手托过来一个小盒子,里面拇指大的一块黄色石头,表面雕琢着奇怪的纹路。由重视程度看来,这玉才是珍品。
  “寻龙点穴,想来对你们陈家人来说不是难事。等找到地方,其余的事我们就自己来了。”这话却是半试探半警告了,对于盗墓者来说,看到墓不下去看看,心里难免痒痒。老人不得不先打好预防针。
  
  陈玉伸头看了看,他自然知道规矩,没有完成他们的嘱托之前是绝对不能拿那块玉了。几秒钟后,陈玉大为惊讶:“田黄石?!”
  俗话说“一两田黄三两金”,田黄石现在本就是天价,这样大小的一块田黄石少说也得上百万。这几个人随手就出这样的高价,他们要寻的墓该有多少宝藏?
  
  老人看着陈玉漂亮的脸上惊讶的表情,心里十分受用,脸色顿时好看了不少,温和的说道:“好眼光,不愧是陈家人。只要你帮我们找到那墓的位置,这田黄石就归你。我姜老三同你爷爷陈啸还是有几分交情的,陈家小子只管放心,肯定不会欺你年少。本来寻别人也可以,但是因为这次时间紧迫,这地方离着你这里又比较近,所以才来找你帮忙。”
  
  陈玉暗骂,老狐狸,刚见面就试探,若是自己见到那玉玦就激动,这田黄石怕是不会拿出来了。随口问道:“哦?离这里近?难道京城附近还有墓?”
  姜老爷子深深看了陈玉一眼,说道:“到时候你只管和我们过去,并不太远。”
  
  陈玉黑亮的眼睛带着小小的贪婪不错眼珠的盯着那块田黄石,忽然快速的伸手去拿。他快,有人更快。姜老爷子身旁的年轻人似乎随意一抬手,堪堪在陈玉就要取了那田黄石时,抓住了陈玉的手。中年人一看这阵仗,赶紧把田黄石盒子一盖,重新收了起来。脸色有些难看,还是客气地说道:“这个还不能给你,我们姜家也算讲究信誉的,老爷子既然说了,事成之后,这东西绝对是你的。”
  
  被抓个现行,陈玉毫无愧色,嘿嘿笑了两声,那年轻人也不为难他,同样微笑着放了手。陈玉收回爪子,又瞄了中年人放田黄石的包两眼,才转头冲姜老爷子笑道:“老爷子,您是长辈,又是同行,本就该亲着近着。但是,不是小子不肯帮,我们陈家任何一个人都能帮你,只有我不行。我父亲早说过不让我下地,他没让我跟着进过任何一座墓,这手艺也半分没有教给我。这次,让您白跑一趟了。”
  
  姜家几人默然了,脸上都带了失望和怀疑之色。姜老爷子又开始运气,阴沉着脸瞪了陈玉好久。奈何陈玉笑眯眯的,态度十分恭敬,伸手不打笑脸人,老爷子最后叹了一声:“罢了,我们再去找别人。小子,你既然不去,那定金还回来吧。”
  陈玉忙把拿着玉玦的手往后一缩,特别纯善的笑着:“姜家爷爷,您好歹见一见晚辈,怎么也得给些见面礼吧。”
  
  老爷子终于没能忍住,将手杖举了起来要揍人,又被众人拉住。胡子一翘一翘的,最后忍不住气乐了,“也罢了,回去找你老子教训你,那玩意就给你做了见面礼吧。”
  陈玉喜上眉梢,这夔龙纹玉玦不算贵重,市价也就两三万,但是胜在小巧稀有。珍而重之的收起来,好话一箩筐搬的出来,直夸赞姜老爷子英明神武。
  
  姜老爷子笑骂着带着众人走了,那年轻人又转身看了陈玉几眼。
  
  等人走远了,陈玉脸上的笑才淡了,低头看着自己稍微发抖的手。简单的白衬衫在微风里轻轻摆动,勾勒出细瘦的腰身。
  ……
  
  忽然一手拍在陈玉身上,陈玉忙一回头,身后站了高高大大的青年,正皱眉看着他:“你又捣鼓什么鬼,那些人什么来头?”正是考古系同学兼发小马文青。
  陈玉撇了撇嘴,满脸鄙视的看他:“怎么,王老头罚你的作业这么快写完了?”
  
  马文生嘟囔着骂了几句,随即想起来自己的目的,一把揪住要走的陈玉,说道:“喂,老头让我告诉你,云南那边有消息传来,说发现了清朝墓,考古系几个教授决定趁着这机会,组织一次野外发掘,挑了二十来个人前往云南。老头首先挑的就是我们俩。”
  
  “我不去。”陈玉干脆的回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去墓里的。”
  马文青狞笑,“老头说不去的不给毕业证。”
  “切,我怕他。你不用说了,我无论如何不会去的。咱从来立场都是坚定的。”陈玉哈欠一声,已经往宿舍的方向迈步。
  马文青沉默了一会,又说道:“老头还说,参加的人这个期末都有奖金。”
  “说吧,哪天的火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