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囚杀+番外 作者:万夕

发布时间:2014-12-27 14:12 类别:推理悬疑

江湖恩怨惊悚悬疑
 
 
1
 
1、楔子 ... 
 
 
  李小全抓了抓头发,心想着姐夫又欺负他,找了那么严厉的夫子成天教训他,害的他连玩的时间都没有。
  他拎着姐姐让他出来买的肉,磨磨蹭蹭地走在回家的路上,夫子太凶了,回去还要背书,真不想回去。
  “呜呜呜呜……”
  这是条人不多的小路,李小全突然听见了哭声,循声望去看见了一个比他小几岁的孩子,背对着他坐在路边,怀里抱着什么,哭得很伤心。
  李小全想,果然是小孩子,动不动就哭。尽管他才12岁而已,可此时他看着那个孩子,觉得自己已经是个大人了。
  “小弟弟,你哭什么?”他放下用纸包好了的肉,蹲□摸了摸孩子的头。
  孩子抬起头看着他,满脸的眼泪鼻涕,脏兮兮的。
  李小全也不知道哪来的好心,掏出了姐姐给他的手巾擦了擦孩子的脸,发现他的额头竟然有血迹。
  “被人欺负了?”
  那孩子抽噎着哭泣,像是话也说不出来,脸擦干净之后容貌清秀。
  “男孩子要有点男孩子的样子,别哭了。”李小全擦掉了他额头上的血迹,发现那里并没有伤口,有些纳闷。
  孩子听他这样说,仍是哭着,但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像是全力忍住了哭声。
  李小全见他不哭了,便拎起肉来打算回家了。
  那孩子突然伸手拉住了他衣摆,用其用力地擦了擦眼睛,童声稚嫩,有点像女孩子。他对李小全说:“不要走。”
  李小全看着他抓着自己衣服的脏兮兮的手,还有那张惨兮兮的脸,想了想,还是又蹲下了身子。
  迟点回去,可以逃掉夫子的课,只要跟姐姐说帮助了受欺负的孩子,姐姐一定会原谅他的!李小全心里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还是决定发发善心暂时陪陪这个孩子。
  孩子见他不走了,便松开了手,重又抱紧了怀里的东西。
  “你怀里抱着什么?”李小全见他像是抱着什么重物,以为有什么好玩的,便问他。
  那孩子摇摇头,不说话。
  “你再不说话,我可就走了哦。”李小全吓他道。
  孩子闷声闷气地说:“你能……再摸摸我的头吗?”
  李小全被这个要求逗笑了,伸手在孩子乱糟糟的头上抓了几下,问他:“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家里人呢?”
  孩子仍是摇摇头,不说话。
  李小全蹲久了有些累,索性就坐在了孩子的身边。
  孩子似乎很喜欢他在自己头上抚摸的感觉,像是小狗一样靠在了他身上。
  李小全只有一个姐姐,没有弟妹,头一次有种做大哥的感觉,心里还挺乐。
  “你多久没洗澡了,身上怎么这么臭?”李小全虽是喜欢被依靠着,可还是被这孩子身上的味道熏得险些吐出来。
  孩子被他这样说,像是有些害羞,往回缩了一些,不安地看着他。
  “算了,你喊我声大哥,我就不嫌弃你了。”
  “大哥……”这孩子也还算乖。
  李小全嘴都咧到耳朵边了,拍了拍孩子的头,满腔的豪情壮志:“我叫李小全,家住镇上那个药房边上,从今天开始有什么事都可以来找我,被欺负了也别怕!”
  他看见那孩子呆了呆,心想那孩子估计还是第一见到自己这样有气概的人,肯定觉得他很了不起。
  “大哥……”那孩子喃喃又叫了他一声。
  李小全可高兴了,响亮地应了声。
  “告诉大哥谁欺负你了,大哥帮你去揍他!”李小全在同龄人中也算是比较瘦弱的,但在这个孩子面前,却像是有了用不完的力气一样。
  孩子却没有让他帮自己去揍谁,而是露出了一个李小全无法理解的笑容。
  “大哥,”他说,把自己抱着的东西露了出来,“大哥你看看我的宝贝吧。”
  “什么?”李小全好奇心重,凑过去看他怀里的东西。
  孩子掀开怀里的丝被,里面赫然是一具散发着恶臭,眼睛瞪得圆圆的四五岁女童的尸体。
  
  “小全!你死哪去了?!”李小全的姐姐正有孕在身,脾气也不如以往好,见李小全一大早出门买肉直到下午才回来,忍不住骂了出来。
  李小全什么都没说,惨白着一张脸,像是丢了魂一样走进门,呆呆地坐在凳子上,不管姐姐怎么骂都没动。
  “发什么愣!”他姐推了他一下,“夫子已经回去了,说明天要罚你跪着背书,背不出来就打,你活该!还有我让你买的肉呢?怎么没看你拿回来?”
  李小全原本是没反应的,听姐姐提起了肉,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样,脸色越来越难看,狂奔出门,就在门口吐了起来。
  他这样,把刚进门的姐夫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问他怎么了,只见他刚吐完,一抬头,翻了个白眼,昏了过去。
 
 
 
 
2
 
2、第一章 ... 
 
 
  “给你看看……我的宝贝……”
  梦里的孩子的脸已经看不清楚,却仍是惊得李小全出了一身冷汗。
  李小全闷哼了一声,清醒了过来,他长出了一口气,这梦一做就是十年,竟怎么都无法释怀。他伸手想擦擦汗,却发现双手动弹不得,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居然被绑得像只猪一样丢在地上,身下也不是平时睡得床,而是一堆干草。
  “最后一个终于醒了啊。”一个男声笑着说道,“小兄弟,你挺能睡的。”
  李小全费力地抬起头,还在想自家又不是什么大户人家,难道是哪个不长眼的绑架到他头上了?
  抬起头才发现,说话的那位,也被绑着呢。
  不只他,就这么个光线昏暗的地方,居然男男女女连同李小全在内,共有七个被绑着的人。
  这是什么地方?李小全皱眉想着,为什么他和这些人都被绑着?莫非城里近来又出了什么贩卖人口的组织?
  可仔细看看,这几个人里,只有两名女子,其中一名女子还脏兮兮的,剩下的全是大老爷们,还有一个半大的男孩。到底是什么人无聊到想要把他们卖掉,有谁会买?
  刚才和他说话的男人似乎看出了他满脑子的疑问,微笑着看着他,像是觉得很有趣。
  李小全以为他知道些什么,刚想问,却听见他说:“我们都是刚清醒不久,全都是一觉醒来就被绑在这个鬼地方的,知道的事情不比你多。”
  李小全听他这样说,觉得又无奈又惊讶,被绑了就被绑了,反正就是任人鱼肉的命了。可这屋里的几人明明和他处境相同,竟都不显得惊慌,尤其是和他说话的这位,衣着富贵,看上去当真像是会被绑的类型,可他还能笑着和自己说话,实在是厉害。
  李小全脑子里这么想着,吃力地挪动着身体,靠着墙坐了起来。
  坐起后视线便开阔得多了,只见这是一间五米见方的石室,四面都是墙,只有天花板上有个一尺见方的开口,也不知他们是怎么被送进来的。除了刚才与他说话的那名锦衣男子,石室里还有一名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光看那张脸就觉得杀气很重让人不寒而栗,刀疤男人身边不远处有个女子柔柔弱弱地靠在墙上,与他形成了鲜明对比,石室光线昏暗,仍可分辨出女子姣好的面容。这个女子身边有个孩子,睁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不知所措地看着其余的人。还有个女人,一直在碎碎地念着什么,背对着众人,头发凌乱衣着邋遢。而最让人在意的,就是李小全身边不远处的那名黑衣少年,他在这个昏暗的石室里,隐在黑暗中,唯有一双眼,亮的吓人。
  看样子大家都不简单啊,李小全叹了口气,他只是一介穷酸书生而已,虽然平日喜欢看些杂书,可实在不乐意自己和这么一群人被绑在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等着事情发生啊。
  其余的人似乎也同他一样厌恶此种状况,各自想着心事,除了之前开口说话的锦衣男子之外,再也没有别人说话了。
  大家正死气沉沉的,突然只听一声闷响,李小全身边的黑衣少年已经挣开了绳子站起了身。
  李小全一下来了精神,果然不一般,他想着,此人必定是个人物,这样粗的绳子也能轻易挣开。
  “少侠!”李小全赶紧开口唤他,“能帮诸位解开绳子吗?大家被绑着都不好受,谢谢您了。”
  黑衣少年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瞥了他一眼,像是没听见他说了什么一样,四处走着,把耳朵贴在墙壁上,轻轻敲着墙壁。
  “喂!少侠!”李小全以为对方没听见,又大声了些,“帮我们解开绳子好吗?”
  不远处一直靠着墙不言语的刀疤男人,冷冷地“哼”了一声,眼睛紧盯着黑衣少年,却未曾像李小全一样唤他。
  他身旁的女子像是受不了石室里的阴冷一样瑟缩着,也不敢说话,楚楚可怜地看着黑衣人。
  “少侠!”李小全还在喊。
  “别喊了。”锦衣男阻止了他,“在大家都互不相识的情况下,说不定把我们关在这的人就在我们中间,他不会帮我们松绑的。”
  黑衣少年四处敲着墙壁,却似乎什么发现都没有,石室里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他的身上,他却浑然不觉一般。
  似乎是受不了石室的寒气,李小全不禁打了个寒颤,一边的那个孩子也受不住寒气咳嗽了起来,咳得眼泪几乎要流下来。
  众人仿佛没有听见一样静默着,唯有李小全忍不住去看那孩子的脸色,他姐夫家是开药房的,他也稍懂一些医理,此时那孩子显然是受了寒,却还靠在冰冷的石墙上,无疑是加重了病情。
  “少侠,我叫李小全,真不是坏人,麻烦您给我们松绑成吗?那孩子咳得太厉害了,这石室阴冷,大老爷们就算了,女人和孩子受不了啊。”李小全在黑衣少年敲墙壁敲到他身边是鼓足勇气抬腿(他只有腿能动)拦住了他,语气非常诚恳,“看您也不是等闲之辈,就算把我们都松绑,也不会对您有什么威胁吧。”
  对李小全的长篇大论,黑衣少年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从他的腿上跨过去,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这位兄台,”锦衣男人也说话了,“就算你不给我们松绑,把孩子松绑也不算劳神吧,你一个人找机关也辛苦,不如大家一同寻找出路?”
  也许是孩子的咳嗽声确实很严重,黑衣少年想了想,还是蹲□,解开了李小全的绳子。
  “多谢!”李小全心想这人真是不干脆,早点解开得省他多少口水!即使这样,他仍是道了谢,然后起身给大家都松了绑,最后把外衣脱了给孩子穿上,把孩子抱在怀里给孩子顺气。
  黑衣少年看着他一个一个给众人解开了绳子,也没有伸手阻止,只是重又坐了回去,静坐着不说话。
  
  众人被那么粗的绳子绑得久了,一时间都是浑身酸痛,自顾自地活动着身体。
  只见刀疤男不知从哪摸出了一把大刀,呼呼挥舞着,把其余几个人吓了个够呛。
  “好威风的一把刀,”锦衣男子说道,“没想到被绑来的人还能带着这样粗重的兵器。”
  刀疤男又哼了一声,收了刀坐了回去,说:“我平日带着这刀行走江湖,敢抢我的刀的人是找死。”
  明明自己已经被绑在这个鬼地方了,还逞什么威风。李小全在心里小声嘀咕着,面上却没表现出来。
  “刀!”突然一直背对着他们的那个脏女人回过了头说道,冲向了刀疤男,把刀疤男吓了一跳忙抽刀应对。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