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谜之凶宅+番外 作者:稀有气体

发布时间:2014-12-02 18:17 类别:推理悬疑

青梅竹马恐怖
 
文案
方青峤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和程树海已经认识许多年了。两个人是初中同学,高中校友,大学又在同一个城市。大一的假期,方青峤拉着程树海去传说中的“凶宅”探险,没想到给自己招来了意想不到的麻烦……
 
内容标签:恐怖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方青峤;程树海 ┃ 配角: ┃ 其它:凶宅;恐怖;慢热
 
  ☆、起源
 
  “你看,我们以前就住这。这么多年过去了,这楼还在呢。”
  方青峤抬起头看了看他老爸手指着的那栋楼,汗水顺着脖子淌了下去。天气无比炎热,但是这父子俩还是不得不顶着大太阳去看亲戚。也就是因为这天太热们为了能更多的躲在阴凉里,方老爸心血来潮带着他走了一条以前不常走的路,路过了他们家以前住过的房子。
  方青峤普普通通一个大学生,假期回家,各家亲戚都得走一趟,要不然也不至于这种天气还在室外活动。方妈妈前几年因病去世,两个大男人摸爬滚打到了今天,不过都是乐天派的性格,生活得倒也怡然自在。
  “以前住顶楼,八楼,你有印象没?”
  方青峤摇了摇头,据说当年搬家的时候自己才三岁,能有什么印象。这栋楼其实有年头了,不过整体依照要求统一刷成了粉色,所以倒是没显得怎么古老。
  “我们现在住的房子当年就是那这个房子换的,不过和我们换房子的那对夫妇早就死了。”
  死了?这一下子提起了方青峤的兴趣。方青峤有个特别的兴趣爱好,对恐怖怪谈一类的东西特别有兴趣。一有机会一定要打听出点什么来,也算是冒着大太阳出来的一点对自己的补偿。
  “怎么死的?”
  “听说是自杀呢,两个人都死了。想当年他们家和我们家换房子还是为了工作方便,没想到出了那样的事。”
  自杀……他感觉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类似的内容……
  “这些还是他家邻居告诉我的,和我也算是半个同事,不过前几年也死了。”
  ……老爸的话、炎热的天气、拼命想又想不起来的内容……
  凶宅……
  凶宅……
  对了!自己以前从一个同学那里听来,这个城市,就是这个区,有个凶宅,一对夫妇住进去之后开了煤气自杀,之后每一户住进去的人都会死……
  这种传说必然是有着添油加醋的成分的,所以到底每户人家住进去都会死不一定是真的,但是肯定会有一个基础的蓝本……他回头去看看已经走过了的那栋楼,粉色也显得有些灰暗了。不知道传说中的凶宅是不是这栋楼,如果是的话,那自己曾经离这样一个“都市传世”还真近呢。
作者有话要说:  今天先放个开头 算是序章吧  PS 微博账号 装血的烧杯_等到飞雪连天
 
  ☆、这算不算作死
 
  “树海,你听没听啊?”方青峤瞟了一眼坐在电风扇前优哉游哉吹风的人,这是在他自己家里,但是唯一的风扇还被人占用了。
  “嗯,听了。”
  程树海,方青峤初中第一任同桌,从那之后两个人就结下了不解之缘。初中同班,高中同校,大学同城。到现在两个人已经认识了七个年头了,方青峤说你看从同班到同校再到同时,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程树海也毫不客气地回了一句我们这是七年之痒。不过程树海到不像方青峤那么话多,就是比正常人的标准状况沉默了那么一点,还带了点宅的属性。而方青峤就稍微有那么一点话唠了。
  “你不觉得有意思么?咱俩去看看呗?”
  程树海不是不知道方青峤的爱好,事实上他还陪着这家伙作过几回死。不过不是被门卫拦住,就是看着禁止入内的牌子“望洋兴叹”,不管怎么说也不能非法入侵不是?
  “看什么看,你有钥匙啊?没事少作死。”
  “就到门口看一眼,又不进去,这不算作死吧?”
  事实上树海非常想说既然不算作死那你就自己去,但是心里还是不放心这“熊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他对方青峤还是有一定的保护欲的。盯着旋转的风扇叶片沉默了一段时间之后,树海缓缓的开了口……
  “那等傍晚凉快点再去。”
  “妥妥的!”程树海好像看到了方青峤高兴得摇起来的尾巴……
  两个人假期里倒是经常见面,和同学出去的时候免不了大吃大喝,或者去ktv鬼哭狼嚎,不过单独他们俩的时候倒是还挺安静的。相互讲讲最近发生的事,要不就是一个追番打游戏另一个看电视。像这么热的天气,程树海简直像黏在电风扇前一样,一动不动的。
  “树海,这天气看你名字就感觉凉快了。你看你名字里,有树有海还有树海,哈哈哈……”
  “那你就多看我几眼吧。”说着头都没转一下,还盯着那风扇呢。
  “你以为在游戏里啊,头上还顶个ID。”
  树海轻声笑了下,方青峤也跟着笑了起来,然后一屁股坐在了他旁边。
  “死树海给我留点地方,别一个人霸占着风扇。”
  “别离我那么近,热死了。”
  “这是我家好不好,一边去你……”
  “热热热……”
  两个人在风扇前推推搡搡的,最后开了风扇的摇头模式……
  “……几点了?”树海睁开朦胧的睡眼,一旁的方青峤还睡得正香。刚刚吹着小风,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就倒在身后的床上睡着了。往窗外看看,太阳已经下去了,天边还出现了晚霞。
  “醒醒,你爸是不要下班了?”
  “……吃饭去了”方青峤迷迷糊糊地说着,然后坐了起来,目光聚集在床头的闹钟上,六点半。夏天黑得晚就是好。他用手抓了抓头发,从床上站了起来。
  “我爸今晚出去吃饭走吧走吧,一会天真黑了就不好玩了。”
  程树海没说什么,也慢慢地站起来,掏出手机,给家里发了一条短信。树海的家里对他管得很少 方青峤曾开玩笑说别人都说圈养的,而树海是放养的。
  等走出门口的时候树海突然想起方青峤说的话,他爸今天出去吃饭了。也就是说这小子早就算计好了?好你个方作死,等一会看完那破房子去吃饭的时候一定狠狠宰你一顿。
  傍晚没有了太阳的炙烤要舒服得多,不过温度还没降下来多少,还能感受到白天残留的热浪。两个人等上了公交车,这个时点有不少下班的人乘车车上有点挤。等下车的时候两个人脸上都挂了几滴汗珠。
  跟着方青峤七拐八拐的,上了一个长长的楼梯,终于到了那栋楼前。不知是不是傍晚的缘故,整栋楼的颜色显得更加灰暗了。还好外面有乘凉的人,扇着扇子聊着家常,空气中还漂浮着饭菜的香味,四周还传来炒菜的各种声音,倒是为这里增加了不少生气。
  “行了,看到了吧。我们走吧,吃饭去。”
  “什么就看到了,走走走,怎么说也得上八楼去看一眼吧。”说着方青峤就拉着脚仿佛粘在地上的程树海向楼道里走去。
  一走进楼道里,温度立刻降了下来,树海舒服地哼了一声。方青峤回过头对他笑笑,拉着他开始上楼。
  不愧是有年头的楼了,楼道里的感应灯要很用力的跺脚才能亮,灯泡上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尘,发出昏黄的灯光。墙上贴满了小广告,什么开锁的,搬家的。墙角挂着已经成了灰色的蜘蛛网。
  这栋楼每层有两户人家,大门上贴着对联,还能看到不少已经被撕下去的对联的痕迹,也诉说着它的历史之悠久。楼梯的扶手是铁的,上面似乎曾经有其他颜色的漆,但是现在已经被磨的十分光滑了。方青峤走在前面,程树海抱着胳膊跟在后面。楼层越高,喧嚣声就越小,在这个地方,安静下来的感觉反而不太好。
  “总算到7楼了。”方青峤指着已经残缺不全的数字说,顺便停下来休息一下,似乎有点体力不支了。
  “嗯……”程树海回应了一声,也停了下来,四处看了看。外面的声音已经完全听不到了,这里有种死气沉沉的感觉。墙上的窗户灰蒙蒙的,再加上天本来就要黑了,就仿佛看不到外面一样……
  “走,向着最后一层,进发!”
  两个人正要向上走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门响动的声音,接着是一阵脚步声,一个中年妇女走了下来。
  “呼……”看着这个女人走下去,两个人都松了一口气,刚刚确实被吓到了。不过这种有些微微发福的中年妇女还蛮常见的,大街上一抓一大把,要是真下来一个长发飘飘的白衣少女,那估计这两个人就要被吓死了。
  “走吧走吧,虚惊一场呢。”
  八楼也是两扇门,都十分破旧了,其中一扇门上贴着破旧的对联,落着灰尘,颜色十分暗淡。而另一扇门上则什么也没贴,光秃秃的。
  “行了,看到了吧,可以走了吧?”
  “唉,难得故地重游啊。”说着方青峤转身正要跟着树海走,忽然看到其中一扇门开了。
  那扇什么也没贴的门缓缓的开了,只有一条窄窄的缝隙,但是却看不见里面是什么,黑洞洞的。
  方青峤很显然又被吓了一跳,可能是其他住户要出门吧,他默默的自我安慰。没想到不但没人出来,门反而又慢慢的关上了。这个过程没有发出一点声音,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怎么了,还恋恋不舍啊?”
  “没……没什么,走吧。”方青峤马上跟了上去,还下意识的用手抓住了树海的袖子。
  程树海觉得有些奇怪,方青峤好像突然变得十分紧张,是被吓到了吗?是想到什么了吗?可能是自己吓自己吧,总之先走吧。
  走出了那栋楼,天已经黑了不少了,路灯也已经亮了起来,喧嚣声也基本不见了。渐渐走出了那个街区,树海发现方青峤的脸色还是不太好。
  “刚刚,怎么了?”
  “……树海……刚刚,在楼上,你看到有门开了吗?”
  “门?没有啊,你该不会是看到什么了吧?”树海的心咯噔一下。
  “是吗……那可能,是我看错了吧,你也没听到有什么声音吧,就是开门的声音。”
  “没有。”树海十分坚定的说。
  “这样啊,那可能真是我看错了吧,哈哈,一点声音都没有,肯定是幻觉,幻觉。可能我自己想多了,走,吃饭去。”
  方青峤自顾自的说了一堆,树海心里虽然有些不安,但也没多问什么,就跟了上去。可能是他在八楼的时候看到了门开了,但是确实又没听到什么声音,真的是他的幻觉吗?
作者有话要说:  修改了一下 不知道有没有解决问题呢 :) 正式进入剧情了www
 
  ☆、扰人的“清梦”
 
  那天从那栋楼离开之后,两个人去附近的商业街吃了饭,之后就各自回家了。当天晚上方青峤做了一个梦。梦里的他小小的,有人牵着他的手,但是他抬头看的时候却怎么也看不清那个人的脸。早上当他醒过来是,感觉浑身疲惫,还出了一身冷汗。
  第二天树海打了电话过来,问他除了昨天看到门开了,还有没有别的什么事发生。方青峤想了想,没睡好应该不算什么吧,就告诉树海没什么,然后又说改天来玩,随后就挂了电话。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