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推理悬疑 >

沉寂的声音 作者:煎鱼

发布时间:2014-11-07 15:03 类别:推理悬疑

悬疑推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文案
 
吴肖一直在做噩梦。
他梦到一个陌生的小镇,里面到处是面容可怖的怪物,危机四伏。
他的身上出现了梦里受到的伤口。
噩梦已经渐渐侵蚀了他的现实?
然而这到底是梦,还是现实里发生过的事情?
 
参考了寂静岭的设定。
 
内容标签: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吴肖 ┃ 配角:向阳,女友 ┃ 其它:噩梦,寂静岭
 
 
  ☆、沉寂的声音1
 
  吴肖自上了大学后就一直顺风顺水,轻松的修完了学分,轻松的通过了论文答辩,在临了毕业之际又好运的通过了面试,拿到了一份薪水优渥的offer。
  “你看今天的星星好漂亮呢。”女友把脑袋靠在了他的臂膀上。“今晚我们要不要浪漫一下去操场看星星?”
  吴肖在别人羡慕的目光中跟自己的女友散步在校道上。与女友已经恋爱了四年,两人在这个毕业分手的季节,两人的感情不减反增。
  女友是文学系的才女,公认的好人缘,扎着长马尾,不施粉黛又开朗大方,和她在一起感觉到无比的轻松。
  吴肖无奈的看了她一眼,语气满是宠溺:“你还记得第一次约会那天晚上吗?在操场看星星害得我的手臂被蚊子咬了十几个包。”
  女友哼道:“谁让你是O型血的,蚊子怎么就不咬我呢。还提蚊子包,提就不浪漫了。”
  吴肖调笑道:“看来下次和你浪漫的带上花露水了。”
  女友娇嗔着拧了他一把,吴肖笑得龇牙咧嘴。
  吴肖与女友都住在同一个城市,在学院里他们是可是令人称羡的一对。在大三的时候吴肖就把女友带回了家,吴肖的母亲对女友的印象极好,早就盘算着大学一毕业就帮两人筹办婚礼。
  如今毕业在即,母亲不停的催促,女友父母那边已经有了松动,两家这么一商量,领证也是迟早的事了。
  虽然女友有时有点脱线,也有点小性子,家务也不是那么拿手。但是吴肖不否认和她在一起很安心,很踏实。
  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惟独除了一样。
  毕业时节是离别伤感的季节,宿舍里楼上楼下都在进行着告别会。即将各奔东西的室友在宿舍里开怀大笑放声大哭,空气中浓浓都是离别感伤的气息,吴肖的舍友也在最后一次聚会后陆续离开。
  吴肖婉拒了女友去看星星看月亮的提议,因为已经有好几天没有睡好了。
  一开始只是因为难以入睡,到了后来,即使睡着之后也在连续做梦。
  起初是因为和舍友的聚会,再几天是因为左右宿舍有点吵嚷。一定是因为毕业的事情让自己太累了。
  吴肖又喝了杯牛奶,睡意也缓缓而来。傍开始下起大雨一直到现在都没停,半夜有了一丝凉意,这是夏天里最好不过的睡眠环境,吴肖很快便沉沉睡去。
  明天是第一天上班,脸色希望不会太难看。
  宿舍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住,舍友们都陆续回家了,窗外的雨声更衬托屋子里面的寂静。
  雨点噼里啪啦的打在窗户上,同样的,打在窗户上的还有许多飞虫的尸体。这种虫在夏天的雨天出现,有时会飞进雨伞里,但见到的更多时候是在地上的支离破碎的尸体。
  吴肖撑着伞,在雨里慌张失措的飞虫偶尔会飞进来,嗡嗡声在耳边令人感到不快。他烦躁的抓住了一只误飞进伞里的飞虫,撕掉翅膀丢进了水里。
  他在一个无人的公路上行走。
  人行道上的人工树被暴雨弄得枝桠左右摇晃。左右两边是整齐的楼房,不高。
  原来我回到了这里……
  吴肖在不禁感慨道:“真的好久没有回来了呢。”
  尽管有着熟悉感,尽管自己嘴里这么说着,但他在脑海里却始终没有浮现出这个地方的名字。
  暴雨。
  竖立着楼房的地方里一个人也没有。
  或许可以说这条路上只有自己和这些烦人的飞虫。
  吴肖自言自语道:“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他撑着伞,沿着笔直的道路前行。眼中的的建筑物陌生也很熟悉。
  雨帘中出现了几个矮小的人影。
  “你叫谁没有爸妈的孩子呢!”男孩的声音拔高,伴随着拳头打肉的声音,雨滴发出脆响。
  由于光线的原因被男孩按在身下孩子看起来就像一团黑,他挣扎着,发出怪异的声音。
  “别打了!你们别打了!”旁边站着另一个孩子,雨水打湿了它的衣服,可以看到他瘦弱的身子骨,他抹着脸上的液体,也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
  有什么事闹得在这个时候打假,吴肖想也不想便迈开步子往那里跑去,出口叫到:“喂!”
  两个正在扭打的孩子停了下来,看向吴肖的方向。
  瘦弱的男孩动用他那细瘦的小腿,拉起怔住的男孩就跑。
  “站住!”吴肖喊道。
  两个牵着手的孩子很快在雨幕中跑没了影。
  被按在地上狠打得孩子慢慢爬了起来,吴肖上前想去扶那小孩一把,这才看到那孩子的模样。
  可是说那像是被烤焦了的猴子,身形是个□□岁孩童,脸部就像是被中度烧伤,皮肉纠结,身体也是一片焦黑,关节扭曲,一动便皮开肉绽流出脓水。脓水被雨水冲刷留在地上,顺流蔓延到吴肖的脚下。
  直到脸上传来一丝微痛,是从那个焦黑的怪物变形的手里投掷出的,一个石子掉在了脚边。
  吴肖还未反应过来,后脑勺又挨了一记,这次可是被实打实的打中了,他摸了摸脑袋,见红了。
  身后响起小孩子的嬉笑声,孩童的笑声像是刺透开了雨幕,越发尖锐,尖锐得像是杯掐住脖子一般的,然后那声音又笑了起来。
  吴肖愤怒的转身在雨幕中找到干坏事的家伙,一摸一样扭曲焦黑的孩子,越下越大的雨幕模糊了吴肖的视线,只知道自己被许多只焦黑的怪物给围住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
  吴肖用伞挡住了丢过来的石头,把伞向几个怪物抛过去,然后转身就跑。
  吴肖奔跑着,身上接连挨了好几块石头………
  好疼!!!
  脑袋被硬物集中,顿时感到一阵钝痛,吴肖猛地惊醒过来。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是短篇但是写了挺久的
 
  ☆、沉寂的声音2
 
  “阿肖,你醒了吗?”
  吴肖呆呆的看着上铺的床板,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自己身在何处。。
  女友纳闷的问:”怎么了吗?脸色这么难看?还流了那么多汗?”
  吴肖摸了摸自己的脸一片潮湿,身上也被冷汗浸透了,就好像刚从雨里跑出来一样。又摸了摸后脑勺,梦里被石头砸中的地方还残留着痛感,但是摸上去又完好无伤,难道是自己还没有睡醒妈?
  “阿肖?怎么啦?”
  “没什么,我只是还没睡醒。”吴肖掀开被子起身。
  女友把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子上,把袋子里的快餐盒拿出来:”今天不是你第一天上班吗?赶快起床吧,我买了馄饨面。”
  女友见他呆呆的模样,就坐到了床上。
  “怎么了?摸着脑袋做什么啊。”女友依在了他的身上,见他摸着脑袋,也用手去扒着头发看。
  女友软软香香的怀抱让他心里温暖了许多。
  “你这里有块疤,什么时候弄的?”吴肖听到女友这么说道。
  “疤?”
  女友按着昨晚被砸中的地方说:”对啊,你看看这儿,有点秃了呢。”
  吴肖想起了昨晚的梦,那些个看起来像是被烧焦的孩子,还有他们无情尖笑着朝自己投掷石子。
  吴肖摇了摇头不去想那个噩梦,这个应该是小时候留下的,吴肖对自己说道。
  尽管他对这个没有什么印象。
  在床上腻歪了一会儿,吴肖才起床洗漱。吃完爱心早餐后,两个人依偎着出了校门。
  两人工作的地方是反向,互相告别之后吴肖坐上了公车。
  工作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不过几个站的距离。
  今天是第一天报道,他和几位一同进来的新人在行政经理的带领下参观完了公司设施,然后就开始了繁忙的工作。
  经理是个年近三十的女强人,说话做事雷厉风行,几乎不给几位新人适应的时间就给他们各自安排了工作。
  吴肖一个早上跑上跑下,忙得不可开交。
  “真是女人当男人使,男人当畜生使。”一同进来的新人里一个圆脸的女生小声嘀咕着。
  不知道是不是这句话被经理听见了,经理踱步到几台办公桌前:”一个好的员工就是要少说话多干事,我现在这样对你们是为了让你们学得更多,我知道你们大多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这份工作也不知道会干多久,也需要以后会有更好的工作等着你们,但是总有一天你会感谢我今天对你们的严厉……”
  小声抱怨的圆脸女生羞愧的低下了头,默默的敲打着键盘。
  吴肖并没有仔细听经理的话,他把注意力都放到了电脑的文档上,噼啪噼啪把键盘敲的直响。
  经理在他旁边停下,赞许道:”小吴做得不错,不过这个地方还需要修改一下,要把许多家旅行社的建议做一下对比……”
  吴肖没想到上班的第一天会这么累,经理刚说完下班他就累得趴在了桌上。
  不仅累,还饿。
  吴肖的肚子已经在严重抗议了,他只好振作起来。来的路上看到公司附近有几个小菜馆,去那里吃吃看好了。
  “怎么回事?人都跑光了?”吴肖张望了四周,办公室里空无一人。他只好放弃找饭友大打算,一个人下楼了。
  电梯的按钮一直没亮,大概是停电了,吴肖只好改走楼梯。
  “外表看上去挺豪华的,供电那么不给力。”
  吴肖进了逃生楼梯,一层一层往下,最后打开了一楼的逃生门。
  逃生门外并不是一楼大厅而是通往外面的马路。
  空气中弥漫着白雾,五米开外白茫茫一片不可认识物。
  雾这么大,快赶上北京了。
  吴肖出了门,一路前行。他下意识的去找同事的身影,但这条道上一个行人也没有。
  贴着人行道走了一会儿,吴肖找到了饭馆。
  这家面馆的招牌是亮眼的大红色的,吴肖在迷雾中第一眼就看到它。
  吴肖咽着口水,推开餐厅的玻璃门就走了进去。
  里面和街道上一样空无一人,桌椅摆得整齐,台面也干干净净的,与其说是卫生太好不如说这里好像常年没有人光顾。
  吴肖看着贴在墙上的价目表,嗯,来碗牛肉拉面就行了,还要吃让老板多放点辣椒油。
  吴肖走到了点菜台,对着台子后面的厨房门口叫到:”老板在吗?”
  没有人应答。
  “有人在吗?老板?师傅?”
  吴肖的声音就好像沉入湖底一样,里面仍旧没有一点回音。
  吴肖等了一会儿,厨房里终于传来了声音。
  嗡嗡嗡,虫子扑打翅膀的声音,像是蚊蝇的声音,伴随着沉重的脚步声。
  脚步声沉重又缓慢,一个穿着黑色围裙的人从厨房走了出来。那人脸色黑青,眼睛底下是浓浓的黑眼圈,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病入膏肓的病人一样一脸死气。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