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阴阳师同人)[阴阳师]在成为一目连的日子里 作者:黑猫水晶

发布时间:2018-01-23 10:30 类别:BL同人

天作之合阴差阳错
 
 
 
只是换个手机就穿越,世界上还有比我倒霉的人吗?
作为一目连存在的我,要怎么生存?
以上都是扯淡——
没喝孟婆汤却不知道自己作为一目连之前叫什么的穿越者在- yin -阳师世界里的各种混吃等死(?)生活
cp暂定大天狗
内容标签: 天作之合 - yin -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一目连,大天狗 ┃ 配角:- yin -阳师其他若干人/式神/妖怪 ┃ 其它:- yin -阳师
 
 
  ☆、第 1 章
 
  
  我穿越的时候手里攥着我亲爸终于记起来给我的苹果,里面除了一个- yin -阳师APP什么都没有,而且那个账号还一穷二白,因为是个新建号。
  ……还不如还我VIVO啊亲爸!!!我勉强忍住想砸手机的冲动,终于开始有意识地环顾四周。
  很好,一片乌漆吗黑。
  不,好像隐约有些许星光。
  就在我准备走向那些光的时候一道机械声音直接在我脑海里响起。
  [请玩家选择身份]
  什么?什么身份?一脸懵逼的我决定无视这道声音。
  [玩家自主选择时间已过]
  [无选择]
  [系统自动选择默认]
  [检索中]
  等等好像有点不对劲!
  [滴确定身份]
  我说了等等!
  [玩家身份:一目连]
  [准备传送]
  卧槽!还没等我忍住爆粗口的欲望,我就在骤然亮起的星光中失去了意识。
  再次恢复意识的时候我躺在貌似是一座神社的门口,那真的是一座格外恢宏的神社,朱红的鸟居重重,樱树铺满了青石板的道路。
  我是被那个白痴一样的机械音传送到这里了吗?我伸出手去揉按太阳- xue -,却因为垂落的发丝而惊恐。
  银白而浅红,本不因出现在我身上。
  手颤抖着抚摸上脸颊,我慌张地否定自己现在的模样,却发现回想不起自己真实的名字。
  无论是怎么样地想,都只有一个全新的,陌生的,不应该属于我的名字。
  『一目连』
  我用双手捂住脸,泪水翻涌打- shi -手心,何其狼狈。
  我回想不起名字,回想不起身为一目连之前的自己的所有,除了那个该死的机械音,还有我所处于的世界是哪里,我竟统统忘却。
  无法饶恕,无法理解。
  如果这是一场梦,我想马上醒来。
  我靠着鸟居粗大的柱子发呆了很久,日月星辰变化不知几何,天气却总是晴朗。
  在又一次繁星满天的夜里,我告诉自己不能继续颓废,如果努力,是不是有一天就能找回记忆然后回家?
  这是我最初的梦想与坚持。
  也是所谓普通穿越者俗套的烂梗。
  放下惶恐,我踩着木屐走遍了这个很大的神社,心底有声音在告诉我,这是属于我的。
  我的神社。
  神社里除了我只有一个小小的妖怪姑娘,虽然是妖怪却意外可爱。
  身为一目连不知她是什么妖怪,身为穿越者我却知道,这个妖怪小姑娘是萤草。
  - yin -阳师里了不起的一个小姑娘,总是努力在给大家治疗,虽然被传暴力甚至能够单挑茨木童子这样的SSR,可是……
  不管怎么说,萤草只是一个害羞而且不善言辞的小妖怪。
  “谢谢一目连大人收留我,如果……如果不是您,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呢!”萤草抱着用叶子裹起来类似浆果的东西,红着脸和我说,“之前一目连大人那样子发呆,我十分担心!还好已经没事啦!”
  看着萤草澄澈的目光,我的心软了一地,微笑地揉揉她的头发,我说,“以后不会再让你担心了,萤草。”
  “是!一目连大人!”
  即使不知道一目连之前是个什么样的神,可是就凭他愿意收留萤草来看,估计也是一个温柔的神吧。
  托萤草的福,神社逐渐热闹起来,一群安分的小妖怪也像找到庇护所一样跑到神社里来。但是同时我也不得不用还不熟练的神力去遮掩这些小妖怪的妖力,虽然很弱小,可是汇聚在一起也是很了不得的妖气了呢。
  不过萤草好像有些失落一个名为觉的妖怪没有来,她已经和我念叨过无数次觉有多么多么厉害多么多么善良多么多么好了。
  “她为什么不愿意来呢?”我问。
  “因为觉说,只有最弱小的妖怪才会安于平稳,她要去挑战另外的妖怪。”萤草握紧大大的蒲公英有些担忧地说,“可是她总是把自己弄得都是伤口……”
  闻言我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一枚金色的平安符,“那就在这里绑上她的头发吧,那样子如果她有危险,萤草都能第一时间知道了。”
  “真的吗!谢谢一目连大人!”萤草高兴地拿走了平安符,蹦蹦跳跳着去找觉了。
  我想,果然小姑娘就是好骗。
  平安符什么,除了- yin -阳师,谁都不会呀!更何况我现在这种半吊子水平?不过,如果萤草小姑娘能开心的话,撒一个谎也无妨。
  那个叫觉的妖怪,不会轻易死的。我有这种直觉。
  日子真的过的很快,在我无数次毁坏鸟居小妖怪们又无数次修补好之后,我终于掌握了属于风的力量。
  虽然中二,可是我真的是风神!
  中秋那天和小妖怪们吃完萤草做的团子,我突然一阵心悸,远方……
  远方有大雨倾盆的动静。
  风开始不安了。
  我披着小妖怪们左一针右一线缝补的浅蓝羽织,第一次撤销了神社的结界,并要求萤草带小妖怪们离开。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