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魔道祖师同人)当悔(薛晓) 作者:醉里寻你

发布时间:2018-01-21 19:13 类别:BL同人

仙侠修真虐恋情深
 
  文案
  《魔道祖师》薛晓同人文
  人设版权归原作者:墨香铜臭 所有。
  我只想吃薛晓糖而已!!自力更生,自给自足!!
  勿撕,谢谢!!
  13000字小短篇。偶尔发发糖更新些小剧情~!
  修改了一些逻辑BUG,终于写完了ORZ。
  内容标签: 虐恋情深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薛洋,晓星尘 ┃ 配角:宋岚 ┃ 其它:
 
 
第1章 一
  晓星尘死后一年。薛洋仍旧待在义城,只是他变了。此时他正穿梭在雾影茫然的小巷中,一席白衣,背上负着两把剑——一柄漆黑,一柄霜白。他的脸上正缠着五尺宽的白绫,他的双眼是好的,甚至异常明亮,那双漆黑的眼眸中总是闪着残忍诡异的光芒,虽是泛着笑容都能让人感到彻骨寒意的眼眉。虽说缠着白布应当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他的脚步却没有停歇。在义城生活了多年,就算是看不见,他也轻车熟路了。
  他不喜欢行善,甚至从来没有救过一个人。薛洋两个字似乎永远与丧心病狂,穷凶极恶脱不开干系。
  这日他穿着晓星尘一贯爱穿的素白,破天荒的从走尸手下救了两个人。但是救完后他很快就后悔了,转念起了杀心,可当摸到腰间的锁灵囊时,他的动作还是顿了顿,心中不住咒骂了自己一句,- yin -沉着一张脸走了。
  得救得两个人看不到薛洋的表情,自然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感激涕零的道谢。薛洋不禁勾起嘴角,一抹嘲讽的笑意。他懒得再搭理两人,朝着义庄走去的步伐有些快。
  义庄内异常整洁,似乎天天都有人打扫。只是屋内置着一口桃木的棺材惹人注目,里面的男子俊秀静雅,但是比起活人来,那肤色似乎苍白的有些过了。也是,晓星尘早就死了。连魂都碎了。
  回到义庄,刚才还情绪平静的薛洋倏地癫狂起来,一把扯掉了覆在脸上的白绫,恶狠狠的甩在地上。双手紧紧捏着棺边,牢牢盯着里面的人,仿佛要将那人刻在骨血里才肯罢休。
  半晌,薛洋恶狠狠地道:”晓星尘!你给我醒过来!听见没有!再不起来,我就去杀了所有人!我还要把他们做成走尸,我还要……”还要怎样?薛洋茫然了,扶着棺木的手松了力道,是挫败感,因为他
  知道这些都威胁不到晓星尘了。“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你醒过来好不好?”说道后面他的气息都不稳了,不可遏止的颤抖。
  死寂。没有人回答他。薛洋的眼眶微微红了,就像当年晓星尘在他面前自刎一样,布满血丝的眼珠,就差流出眼泪来了。
  错了,薛洋他错了。真的很可笑,可是薛洋却笑不出来,靠在棺木边,那张似哭非笑的脸庞看起来十分狰狞可怖。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再清楚不过。就像是当年他在夔州和兰陵一般,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实乃人人谈之色变,彻头彻尾的一个流氓罢了。可是这样一个人,他竟然也会觉得自己错了,这可不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吗?
  薛洋道:“道长,你醒来,我再也不让你做你不想做的事,好不好?”
  那人还是安静而美好,只是再也不会笑着给他糖,再也不会听着他说的俏皮话轻笑,甚至不会忍无可忍说他恶心。这难道不是薛洋想要的结果吗?他成功恶心到了晓星尘,他报复了他,当年他是如何义正言辞的将他押上金麟台的,如今他就要翻几倍的讨回来。可是他得到了什么呢?就连一丝快感都没有。常家!对了!薛洋想到此处,又勾起唇边,露出颗虎牙来,一派少年天真姿态。他摸了摸晓星尘如墨的长发。
  喃喃自语道:“道长,我替你报仇好不好?”顿了片刻“你不说话,我就当是你默许了,你也恨常家那群禽兽对不对?如果不是他们,你怎么会……哈哈哈没关系,我来帮你。千刀万剐怎么样?恩,这个不错!”他一脸认真的思考着这个问题,对自己的想法似乎特别满意,俊朗的脸上一扫- yin -霾,笑的很开心。
  是了!都是常家的错!他们该死!如果没有常慈安,他如何会断指,如何会灭了常家满门,如何会被晓星尘押上金麟台,如果不是这样,他又怎么会如此报复晓星尘,害他不堪苟活于世!都是常家的错!常萍。薛洋冷哼了一声。说了灭门就是灭门!一条狗都不会给他留下!
  夜凉如水,清风徐徐,这个时辰所有的人都在睡梦中。街道上空无一人,寂静而安详。一抹人影站在常宅屋檐上,一席白衣令人瞩目,撕裂了这和谐的夜幕。
  自从常慈安死后,常家一年不如一年,家丁稀少,硕大的宅院里,只有两三个家仆正在巡夜。
  薛洋站在檐上站了好一会儿,有些兴奋,可也异常落寞,月光下,他轻柔的抚了抚霜华那雪白的剑身,就像是在握那人温暖的手一样。
  “你也一定很想替自己的主人报仇吧。”
  杀常萍,本来都不需要他亲自出手,随便召出几具凶尸来便可替他解决一切,可是薛洋的执念已然成魔,他不但要杀了常萍,还凌迟了他,挖了他一双眼才算心满意足。
  这才让他终于有了一丝快感。自从晓星尘死后,他已经许久没有感受到这种酣畅淋漓的感觉了。他——薛洋!看谁不爽就找谁麻烦,想杀谁就杀谁,有仇便睚眦必报,偏偏要修鬼道,偏偏要随心所欲!这才是他。他知道的。即使再如何模仿晓星尘,他都不是他。可即便如此,他也要自欺欺人。
  带着染血的霜华回到义庄,他再好的伪装都是如此的不堪一击。只有在晓星尘面前,薛洋才能做回自己。
  薛洋用自己同样带着血腥的手摸了摸晓星尘的脸颊,惨白的脸上被猩红侵染,仿佛有了生气一般。就像个十足十的疯子一般,薛洋一会儿叫嚣,一会儿狂笑,道:“晓道长,我知道,你肯定又觉得我无药可救了,对吗?我想想,你这个时候是不是要说:薛洋,真是太令人恶心了。哈哈哈哈,对,我就是要恶心你,谁让你先恶心我的?你不是非要押我上金麟台吗?你不是非要将我绳之于法吗?你看看,你做的到吗?你做不到!你就是输的一败涂地!最后还不是被我逼得自刎?!和我作对?和我作对你活该!可是我让你死了吗?晓星尘!!!你妄想!你想一死百了?我偏不!就算是死,你也休想摆脱我!我不会……绝对不会!”将屋子里的桌椅都掀翻一通,薛洋才冷静了下来,晓星尘那般的人,怎么会允许他做出这样的事?他终究与他不是同道人,落得这般田地,似乎薛洋才是最咎由自取的那个。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