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红楼之贾赦归来 作者:苍白少女(下)

发布时间:2017-01-15 13:53 类别:BL同人

红楼梦,古典名著
 还有,方才那副讨价还价的做派,怕也是有意为之的。摔掉的那三个杯子,怕也只有最后一只是真的想摔,前面那两个也不过是给他做戏罢了。不过是几艘海船的事,用得着如此作态么?
  所以,他老子到底想什么?!
  还没等宇文祜想个明白,拟了太上皇旨意的戴权便来了,见了礼之后将旨意奉上,便躬身站在一旁,等着宇文祜示下。
  “荣侯?”打开明黄色的圣旨,宇文祜略过那些华丽辞藻,直接找到重点,道:“好好的,父皇怎么想起擢升恩侯的爵位来了?他最近并未立下什么功劳,猛不丁地就连升三级,怕是朝中会有些异议吧?父皇可有什么说法?”至于圣旨上的那些溢美之词,也只能看看罢了。
  戴权早有准备,当即便躬身答道:“主子说了,开春儿的时候,贾侯爷研究的那些新式农具,如今已经颇见功效,推广起来于天下万民有大益,这样的功劳若是不赏,怕是说不过去。”当然,这不过是官方说辞罢了,至于主子心里怎么想的,他也莫不清楚呢。
  宇文祜闻言挑了挑眉,没再多说什么,便叫怀仁在旨意上用了玉玺。他老子这个说法很好,既然如此他就不推辞了。左右,他也早就想升一升恩侯的爵位了,只是怕朝中有阻力,将恩侯推上风口浪尖了不好。如今既然他老子伸了头,想必那起子人都该风平浪静才是。
  见果然没在圣上这里受阻,戴权心中不由感叹。难怪古人曾有言,知子莫若父啊。主子虽然记错了圣上的属相,但对他的心性还是相当了解的。
  待送走了戴权,宇文祜便吩咐道:“叫人去恩侯那里一趟,就跟他说,老圣人已经注意到他了,明儿进宫谢恩的话,言行上注意着些,别叫老家伙拐到沟里去。罢了,还是你亲自跑一趟吧。把今儿的事都跟恩侯说清楚,顺便问问他,他那什么汽机到底怎么样了。”
  说起来,赦赦研究他说的那个什么机,都已经一年多了,可到如今也没给他一个准话。到底成不成啊?别他们这边把海船都给卖了,那边什么机又迟迟弄不出来,可真就要闹笑话儿了。
  怀仁到了伯爵……不,如今该称作荣侯府的时候,赦大老爷才刚送走了来传旨的戴权戴大总管,正跟香案前张着大嘴发呆呢。
  这可真是,人在家中坐,馅饼从天上来啊。这冷不丁的,不年不节不声不响的,老爷他怎么就又升了爵位呢?!还来了个三级跳,一跃成为一等侯爵,看得政老二都快哭了。
  赦大老爷很困惑,他最近也没什么有益于江山社稷、黎民苍生的大功劳啊,这怎么就招了老圣人的眼,平白无故地扔这么大个好处给他。受宠若惊啊受宠若惊,大老爷一时之间颇有些心惊肉跳的。
  他如今已经摆明车马,铁了心地站在祜祜的阵营,这要是祜祜升了他的爵位,那大老爷虽然惭愧,但定会心安理得地受了。可如今是隐隐站在对立面的老圣人出的手啊,这宫里到底是出了什么事,难道祜祜把他老人家挟持了?
  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怀大总管来给他解了惑,临了又嘱咐道:“荣侯,老圣人怕是盯上您了,明儿进宫可要小心点。您回起话来,可别什么都往外说,若是冒犯了老圣人,少不得要吃挂落的。”这位爷的口无遮拦,他跟在主子身边,是早已经领教够了的。
  “还用你说,我心里有数。对了,你回去跟祜祜说一声,蒸汽机已经弄得差不多了。等这回把大部分船都卖出去,我便要到南边去,安装加上测试,怕还得费老工夫了,让他提前做好准备。”
  赦大老爷苦着脸,他一点都不想跟老圣人打交道,那就是个老而弥奸的老狐狸。虽然知道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可老爷他真不想这么早就被盯上啊!                        
 
    第五十六回 来贺喜贾政受奚落 问原由老二恨错过
 
  赦大老爷处在天上掉馅饼的震惊中时,隔壁荣国府也在震惊着。
  “老太太,您看这事……”贾政今日休沐在家,本来正跟清客们闲聊,便听见下人来回禀。说是隔壁伯爵府来了圣旨,大老爷被升了一等侯爵了,还是老圣人身边的戴大总管亲来宣的旨。
  这个消息一砸下来,政二老爷也没心情再跟人打屁了,忙不迭地便问戴大总管可还在,听说人已经走了之后,略一踌躇就往他娘跟前儿跑。没办法,政二老爷已经习惯了,但凡有什么事不好办,去问他娘便是。
  贾母的消息也很灵通,贾政没到之前便已经知道了,此时正一脸地阴沉,毫无儿子加官进爵的喜悦。按说,以她这样的阅历城府,本不该如此喜怒形于色。不过今日之事实在有些不妥,让她不能不多想。
  荣国府并未分家,宫里面有旨意下来,不管是传给谁的,都该一家子共同跪接圣旨的,为何今日竟直接到了隔壁去,根本就没知会荣禧堂政儿这边?这若是今上做出来的,贾母倒也能想开些,毕竟今上同贾赦的交情不一般。可竟然是老圣人的意思,这又说明了什么?
  贾母并没敢往深处想,旋即又想到了另一处。本朝开国之时,太.祖曾经大封有功之臣,四王八公便是那时候封的。但自从老圣人登基之后,赏赐上虽然很大方,可在爵位上却十分吝啬,不止轻易不会册封高等爵位,再削减爵位上更是毫不留情。
  就比如他们贾家,开国时封的国公爵,传承下来却连个侯爵、伯爵都捞不到。她家老太爷虽是承的国公爵,可那也是在战场上拿命拼回来的。隔壁的宁府没这等功劳,不就是一代国公,二代就成了一等神威将军,再往后就是三等将军了。
  当日贾赦升了一等伯,乃是洪水滔天的当儿,他进献了水泥这东西,勉强算是立了大功,这也说得过去。可是这一回呢?又是因为什么,竟给那孽种升了一等侯。
  贾母百思不得其解,旁边贾政问得又急,不由得就有些烦躁。她皱着眉头微阖上眼,一旁的鸳鸯不用人说,便忙凑过去帮她轻轻按摩额角。待见贾母的神情略放松了些,才缓缓开口道:“老太太,大老爷升爵了,这也是咱们府上的大好事,您不妨请大老爷过来,商议商议怎么庆贺一番啊。”
  “嗯,鸳鸯说得不错,这事确实得好好庆贺一番。政儿,你亲去将他请过来,咱们好好商议商议。”不管如何,先将人叫过来再说。贾母睁开眼睛,郑重地吩咐贾政道。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