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梁祝]文才兄,求放过+番外 作者:书女七七

发布时间:2015-04-21 18:20 类别:BL同人

情有独钟豪门世家近水楼台传奇
 
玉玳箓是个比女人还漂亮的男人,身处梁祝的世界,进入尼山书院,他泪流满面,祝英台女扮男装无人相信,他一个男人却得处处遭人怀疑。
“小爷是男人。”
“哦?”马文才冷酷一笑,压倒之。
文才兄表示,有了媳妇后,不止要防男人,还得防女人。
这是与文才兄同床共枕,没羞没躁的故事。
孤傲霸道攻,漂亮□□受。CP明确,1VS1,治愈系,亲妈不虐。
中午两点,定点更,打滚,求包养~
 
内容标签:近水楼台 情有独钟 豪门世家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玉玳箓,马文才 ┃ 配角:很多 ┃ 其它:我们的目标是,拿下文才兄
==================
 
  ☆、玉三
 
  琅琊,玉家庄,小厮玄西站在雕花刻印的门阀前,阳光透过一旁的树叶,光烁在青玉地砖上跳动,地砖光可鉴人,倒影出玄西伸手掩嘴打哈欠的模样,一切都是那么的平静安宁与祥和,玄西眨眨酸涩困顿的眼睛,心中默念道,一、二、三
  “哐当~”一声巨响,院子的门被一掌拍飞,只剩下顶点与门框连着,摇摇欲坠,吱呀吱呀的响,接着传来声嘶力竭的巨吼声:“小弟~小弟~你出来。”
  又来了,唉!玄西哀叹,抖抖衣服迎上去拦道:“二小姐,少爷在看书呢,交代了不让任何人打扰。”
  “还看个屁书啊?滚开~”来人名叫玉兰婷,长得是粉雕玉琢倾城绝色,可她的行为个性完全不符合长相和名字。
  “二小姐~”玄西被大力推开,只能望着她的背影哀叫。
  “小弟~”玉兰婷闯进内室,进来的过程中推到了一米高白瓷雕花瓶,扯下了室顶挂的吊帘,一路杀到了桌案前。
  桌案边一位粉雕玉琢的少年正在低头作画,容貌居然与闯进来的少女一模一样,只是要稍显稚嫩些,墨发在头顶挽起,只用一染青布条绑起,睫毛浓密而纤长,水润的唇透着淡淡的粉色,精致绝美的五官,容貌如画。
  闻声头也不抬道:“二姐,说了女儿家要温柔点的,你又忘记了。”接着用泥金在宣纸上勾染山廓、石纹,笔墨渲染得恰到好处。
  “小弟,有贱人在爹那造谣,居然敢说我嫁不出去。”
  “恩,然后呢?”换支笔,研磨,题字。
  “然后我就把她扔出去啦!这不是关键~”玉兰婷一拍桌子,激动道:“关键是爹要在下个月外祖父大寿,带我去相亲。”
  “啊~”砚台被打翻,墨汁撒得到处都是,刚刚题好字的画就这么毁了,叹气:“好可惜~”
  “是吧?你也觉得把姐嫁出去可惜吧?”玉兰婷睁大眼睛,两眼放光,边说边点头,仿若在应承自己的话。
  玉玳箓把毁掉的画收起来,用白绢擦拭桌案,又把毛笔一一清洗,挂在红木刻叶笔架上,慢条斯理的开口道:“二姐,被你扔出去的是谁啊?”
  “额~”玉兰婷眨眼扮无辜状:“不就是那个李媒婆咯。”
  玉玳箓无语扶额,头痛不已:“人家那是来跟你提亲的吧?”
  “提个屁亲啊。”一脚踹飞原木镂空镶珠圆凳,砸碎了床边的山水炕瓶,怒气冲冲道:“那个老贱人,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介绍给我,还在爹那说我坏话。”
  “二姐~你又弄坏我东西。”玉玳箓喃喃开口,环视周围,房间变得乱七八糟,破烂不堪,一地的碎片,简直就像是龙卷风过境,寸草不生啊!
  玉兰婷愣了一会,用葱白的指尖戳他的额头,咬牙道:“你姐都快被逼出嫁啦,你居然有心思在这关心你的东西,这些东西有你姐值钱吗?你只要出爹那说一声,什么好的都给你送来了,还在乎这些个东西,你个没良心的,亏得姐这么疼你。”
  “哎呦。”玉玳箓受痛,偏头躲避:“只是相亲而已,没那么夸张啦。”
  “你要有那么简单,那你去啊!”玉兰婷气怒道,而后一拍脑袋,灵光一闪,恍然大悟道:“是啊,你可以替我去的嘛,一样的脸蛋,一样的身高,亲爹娘都认不出啊。”
  玉玳箓背脊一凉,浑身发毛,结结巴巴道:“二~二姐,你确定么?我俩的性子可完全不一样,我比你小三岁,还有我是男的。”
  “没事,只要扮个女装就好了嘛,就这么定了,啊哈哈哈,姐真是太聪明了,哈哈哈哈。”大笑声呼啸而去,留下余音袅袅,绕梁三日。
  那天晚上,玉玳箓做了个噩梦,先是梦到前世现代的爸妈,在世界排行首富的爸爸狰狞着面孔,说出让人毛骨悚然的话。
  “你是我的儿子,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还患有天生心疾,只要你一辈子好好的呆在这栋别墅,就什么事都没有,爸爸什么都给你,你要是不听话,就别怪爸爸狠心。”
  妈妈爬在地面上,披头散发,嘴角不停流血:“箓儿,妈妈对不起你,好好活着。”
  而后一切重归于黑暗,在梦境中出现一扇闪闪发光的门,他伸手推开,这世的二姐长着他一样的脸,穿着男装站在他面前,手捧着华丽的女装不停在喊:“穿上吧,穿上吧。”他不知怎的就穿上了那件衣服,然后他的身后出现了一个看不清样貌的男子,那男子将他抱起,压上了花轿,他吓得拼命不停的挣扎。
  最后梦醒了,玉玳箓大汗淋漓的从床上坐起,轻缓口气,待回过神才发现身上的白里衬早已湿透,抬首放声喊道:“玄西~玄西~”
  门吱呀一声打开,玄西端着琉璃盘疾步走进,急急应道:“少爷,玄西在呢。”等靠近床边撩起帘子,又立时尖叫起来:“少爷,你怎么满头大汗的呀?”连忙放下琉璃盘,用水打湿脸帕就要往少爷脸上抹。
  玉玳箓伸手挡住,无力道:“不用了,你去叫人打水来,我要沐浴。”
  玄西应一声,忙奔下去唤人打水,不一会的功夫,用白玉砌的浴池就被灌满了热水,山水巍峨的屏风后水雾缭绕,玄西拿来了少爷的换洗衣物,躬身问道:“少爷,水里要放什么香料花瓣?”
  玉玳箓想起昨晚的梦,打了寒颤,厉声道:“我又不是女人,要什么香料花瓣的,出去,我要沐浴更衣。”
  玄西默默委屈的退下,心里犯嘀咕,少爷明明就是被老爷当娇小姐养大的嘛,府中唯一的小姐,性子比男人还野,老爷也只能在小少爷这来找点成就感了,一直想养个娇滴滴女儿的老爷,真心不容易啊。
  玉玳箓泡在浴池里,放松全身紧绷的肉,低垂着眼眸,像把小扇子的长睫毛沾满了水雾,显得湿漉漉的,楚楚可怜的样子。
  前世,他患有天生的心疾,又是见不得光的私生子,他直到二十岁心疾发作死亡之前,都一直待在那栋别墅,自他懂事起,就特别羡慕可以在外面跑的孩子,首富爸爸给了他许多稀奇珍贵的东西,像个少爷一样养着,可他还是羡慕那些可以窝在爸妈怀里撒娇,可以到处去玩的孩子,直到妈妈被正室逼死,他心疾发作死亡才摆脱那里,来到千年前的东晋,变成了一个婴儿,这一世,他终于有个健康的身体,可以去跑去跳,可是他却不敢了,因为已经习惯。
  拂开遮住半边脸的长发,看向水中的倒影,一张漂亮的脸蛋伴着水雾显得如梦似幻,没错,就是漂亮,他前世的样貌也很清秀,但远不到这么漂亮的地步,每每让他看到,都恨不得自插双目。
  又泡了一会,直到水开始慢慢变凉,他才缓缓起身,给自己里三层外三层的裹衣,对这头长发他是没办法的,又不能剪,只得唤玄西进来梳。
  玄西不愧是全能的小厮,动作就是快,如墨的长发被轻松束起,用一个镂空绣花玉带牢牢绑住,梳完还双手握拳,眯眼幸福的感慨几声:“少爷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虽说二小姐跟您长得一样吧,可这气质没法比啊,实在是太完美了。”
  要是平常听到这话,玉玳箓顶多一笑就过去了,可架不住他昨晚做了噩梦啊,正对自己的长相忌讳得很,玄西这句话成功的让他的脸色唰的变黑了,冷冷的开口:“大早上的这么多嘴,罚你不许吃早饭。”话落,提脚就走。
  玄西在背后哀嚎:“不要啊,少爷~呜呜~”身为一个吃货,不让他吃饭简直比杀了他还要难受的好么。
  玉家庄,饭堂内,玉老爹皱着眉头,一脸严肃的坐着上座,其余二人各坐一边,大哥玉林誉身着便衣,嘴角挂着狐狸式的微笑,悠然而坐,二姐玉兰婷苦着脸,捧着一本书在读,玉玳箓好奇的定睛看去,哦~《孝子经》,他还以为二姐改性了呢,原来是在受罚。
  自玉玳箓迈进来,玉老爹才露出今天第一个笑容,像个招财猫似的招手道:“箓儿,过来过来,坐爹旁边。”
  气温回暖,玉兰婷缩着的脖子伸出来了,老大玉林誉好笑的瞥她一眼,毫不留情的告状:“爹,昨天给二妹布置的功课还没检查吧?二妹都在等着呢。”
  “艾玛~你这个奸官阴我。”玉兰婷受刺激拍桌而起,饭桌活生生裂成了两半,底下的小厮习以为常,训练有速的将坏桌换下,新的桌子很快摆上。
  玉老爹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声吼道:“叫什么叫?这个月不许再去练武场,女孩子家的舞枪弄棒只会弄坏家里东西,给我在家学刺绣。”
  “啊?”
  “啊什么啊?昨天交代你的功课背完了么?”
  “。”玉兰婷消停了。
  待一切归于平静,饭堂外端着食盒的丫鬟们才一个个排队走进,水果雕花拼盘、芙蓉蒸蛋羹、桂花鱼、兔丁炒蕨菜、缠丝地瓜、红豆糕、油焖鸡
  玉玳箓举着筷子,迟迟不下手,半饷后蹙眉道:“爹,早晨吃这些不太好吧。”好油好甜,根本下不去嘴。
  “不灰啊,偶觉得正好。”玉兰婷毫无形象的扯着一只鸡腿啃,发出唇齿不清的声音道。
  玉老爹一个巴掌拍过去,世界安静了,转而笑眯眯道:“箓儿想吃什么?爹让人给做。”
作者有话要说:  
 
  ☆、出门
 
  “额,还是清淡一些的吧!我比较想喝粥。”
  玉老爹忙大喊:“来人呐,给少爷上碗粥,再来几个清淡的小菜。”
  菜很快上桌,果然很清淡,玉玳箓满意点头,刚想动筷,只见三双筷子争先恐后的往自己碗里夹菜,不一会就堆得跟山一样高。
  “箓儿,快吃,不够爹再给你夹。”
  “小弟你长得太瘦弱了,要多吃点。”
  “三儿,你就要去尼山求学了吧!那山长忒小气,整天让伙房做烧饼,你还是在家养好再去吧!”
  气氛瞬间降到了冰点,玉老爹率先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起来:“箓儿啊!咱还不去书院了吧,条件这么艰苦可怎么行哦,箓儿要是在家无聊,爹就带你出去游山玩水,咱家又新淘出来一款紫玉石,箓儿想不想要爹给你镶到软枕上,夏天用清凉舒服着呢。”
  玉兰婷默默扒饭,尽力装小透明。
  “爹,男孩子不去书院求学可怎么行?当初你把我丢到书院,一个小厮都不给带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啊!”玉林誉轻抿口汤,优雅的擦擦嘴,又拿出工作谱翻看起来。
  玉老爹炸毛了,没好气道:“箓儿从小到大都没出过远门,能跟你们一样吗?皮糙肉厚的,赶紧给我滚去建康述职。”
  玉林誉换上官服,滚了,临走前拿了一大捆书进玉玳箓的房里,又传授了一堆经验,列如什么朝廷派的学监都是势利眼啦!什么束修不要怕麻烦要多交钱,反正家里有的是银子啦!什么肚子饿就派小厮下山买,千万不要自己抹黑去伙房,会被人当小偷打啦!等等……
  玉玳箓听完默默感慨道:“哥,你以前得过得多苦,才摸出这些经验的啊?”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