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BL同人 >

[综]赤司家的平和岛 作者:奶鸡子

发布时间:2015-01-17 11:58 类别:BL同人

豪门世家综漫相爱相杀黑篮
 
 
文案
 
阅读前请谨慎食用w
本文cp为:
(无头骑士异闻录)平和岛静雄
(黑子的篮球)赤司征十郎
 
「赤司君,这样下去你的生命会有危险,不要紧吗?」
「不用担心,我觉得我还可以活很久。」
「赤司君,如果有什么烦恼请一定要告诉我们。」
烦恼吗……
「静雄的暴力式求爱真是让人吃不消啊。」
「鬼他妈对你求爱了啊!」
 
★池袋最凶嫁入豪门★
 
被折原临也用大卡车撞飞的静雄发现自己穿越了,变成了初中生的模样,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赤司征十郎出现了,一个拥有和折原临也那个死跳蚤一样的声音的少年。
 
静雄觉得自己大脑中一定有什么东西“啪”的一声断裂了
 
从那天起,静雄开始了他在帝光中学的“美好”日常。
 
「就算生气也别把篮球架拆掉扔过来,你们几个快去按住他。」
「根本不可能按得住好吗队长!!!」
 
黄濑:小青峰小青峰你知道吗,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传闻!
青峰:恩? 
黄濑:我听说小赤司用剪刀去戳小平和岛了QAQ 
青峰:哈?!
黄濑:但、但超级可怕啊! 
青峰:喂那平和岛没事吧,感觉那种笨蛋…… 
黄濑:小赤司的剪刀只能刺进去皮下5毫米,就进不去了! 
青峰:…… 
黄濑:我以后再也不敢调戏小平和岛了(大哭着跑远 
青峰:……喂
 
内容标签:黑篮 少年漫 相爱相杀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平和岛静雄 ┃ 配角:赤司征十郎 ┃ 其它:嫁入豪门
==================
 
  ☆、第1章 赤司与平和岛
 
站在马路的边上,清秀的黑发男子抱着手臂吃吃的笑了起来,暗红色的眼睛泛着晶亮的幽光。男子忽然抬起头,对着马路对面狂暴的奔跑过来的家伙招了招手,骨感的指尖染着死亡的魅惑,微启的嘴唇比着口型,男子眼底满是藏不住的笑意。
    「小、静、是、笨、蛋~」
    “砰”的一声,刺耳的车鸣与轮胎擦过地面的尖锐声响,太阳般耀眼的金色被血水点缀,如破布娃娃一般飞出的身躯而使行人慌乱的尖叫了起来,呼救与打电话的声音络绎不绝。
    深深的看了眼倒在血泊里的男人,像是最后的道别一般,削瘦的黑发男子蹲在地上眼睛笑弯成了月牙,足足定了片刻这才哼着愉悦的调儿晃晃悠悠的隐藏在了人群之中,隐匿于一片混乱之中。
    强烈的钝痛一*的袭来,平和岛静雄躺在地上动弹不得,只觉得有湿润的液体黏腻在脸颊上,难受万分。
    吃力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是一如既往湛蓝的天空,好像……墨镜不见了呢,啊咧,是碎掉了吗。静雄喘着气,难道是墨镜戴久了,像这样直视着天空,隐约感觉多了些什么,昏暗不堪。大脑开始神志不清,迟钝的无法运作,身上也沉重的仿佛坠入了深海一般,使不上一丝的力气,此刻的身体有多糟糕只有静雄自己知道,然而却能够清楚的感受到来自周围那乱七八糟的嘈杂音,仿佛不是一个世界般的夹带着隔离感。
    静雄感觉到有更多的东西在从身体里流逝,至于是生命力还是血液对于静雄来说已经不重要了,脑子里想着的全是下一次如何干掉那只死跳蚤,想必那家伙正躲在哪里偷偷的乐着吧,那个将自己弄成这样的罪魁祸首。好想休息……静雄忽然累的连呼吸都觉得痛。
    疲惫感越来越强烈,恍惚间静雄朦胧的看见了一个少年,赤色的发色就如同自己的鲜血一般美丽,沾着血珠的睫毛让他看的有些不真切,呼了一口气,静雄懒洋洋的躺着,即使身受重伤也绝对不会显露出脆弱的男人,干脆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不知道新罗那家伙什么时候会来呢,在新罗来之前,小小的休息一下吧……
    世界仿佛静止了一般,所有的人都停下了动作,看向血泊里的人。
    “喂喂,好像……死掉了。”
    烫着时髦卷发的女人捂着嘴巴惊恐的看着地上伤痕累累的男人,她的话语让周围的人惊呼出声,难以置信这个恐怖的男人居然就这么轻易的被撞死了。而那辆重型卡车早已经肇事逃逸,就算拨打了救护车的电话,看着男人的伤势怕是也支撑不到那会了。
    强压下对平和岛静雄这个男人的恐惧,一名中年男子蹲下身来去触摸静雄的身躯,失去了心跳与呼吸的躯体柔软而毫无防备的躺在那,没有人知道属于活人的温度正逐渐从这个男人的身体上流失。中年男子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知道是开心还是害怕的颤抖着:“死了!真的死了!平和岛静雄死掉了!”
    这个有着「池袋最强男人」称号的平和岛静雄的死亡,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是多么的震惊,他们甚至一度认为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杀死这个男人,静雄的死亡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池袋。
    但终有风平浪静的时刻,在很久以后,平和岛静雄这个名字随着他自身的消失,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唯有那些生命中与其有交集的人们,偶尔会不经意间想起那个暴躁但却有些笨拙的男人,曾经的池袋最凶,也是池袋的史上最强。
    夜悄悄的降临,没有静雄的池袋一如既往的运作着,繁华着。站在高高的楼层顶部,黑头发的男子晃着手里的酒杯危险的站在顶楼的边缘,透明的紫色酒水泛着剔透的光芒,映的男子的笑颜亮亮的,男子俯视着下面所能看见的一切,意味深长的弯了弯嘴角。夜晚的寒风将他的外套高高的吹起,却吹不走这个男人已深入眼底的危险笑意。
    今天他也一如既往的爱着人类们啊~LOVE~
    黑发的男子仰着头将高脚杯扔了下去,接着大张手臂,带着肆意的笑容从高楼跳下,犹如自由的鸟儿一般享受着风的快感,张狂的笑容带着人们所无法理解的东西,随着风渐渐消失……
 
  ☆、第2章 赤司与平和岛
 
“那个,这个人怎么办?浑身都是血QAQ!!”黄濑一把拽住了青峰,死活不让青峰走,一旁的黑子则捏着下巴蹲下身来,检查地上的人的伤势,但毕竟是孩子,当看见地上血人的惨状黑子不免有些皱眉。
    这倒霉的几个孩子正走在放学的路上,谁知道走在前面的黄濑居然在拐弯的时候踩到了一团软乎乎的东西,一看是个浑身都是血的家伙,吓得黄濑差点以为人是被自己踩死的。
    青峰很明显的在走神,直到被黄濑拽着领子晃来晃去,青峰才半梦半醒的注意到现场发生了什么。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回神所以大脑还没反应过来,青峰显得相当的冷静,回头看着黄濑说道:“现在还是赶紧找个电话亭报警吧。”
    黄濑看了眼那个被血糊了面孔的金发高挑男孩,身上穿着奇怪的酒保服,松松垮垮的,看样子年龄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吧,刚刚踩到他的那个触感至今还留在黄濑的脚底上,想想都头皮发麻。幸亏青峰提醒了,黄濑觉得得赶紧找电话亭不然闹出人命就不好玩了。
    怕是吓黄濑吓的还不够似的,青峰又凉凉的加了句:“这种时刻如果再不快点叫救护车的话,那家伙可能真的要死掉了,到时候就是踩了他一脚的黄濑你的错。”
    “好了青峰君,别吓黄濑君了,这个人虽然浑身都是血,不过……”黑子慢慢的将视线移开,顿了顿,有些困惑的望着静雄,从衣服上的血液量来看,要么肚子这里一定受了很大的伤,要么就是别人的血迹。赤司接着打量整个现场,地面上有着明显的刹车痕迹,一道长长的被拖拽的血迹与其交织在一起,这里曾放生过多么恐怖的车祸,黑子一眼便可看出。
    黑子又检查了静雄的肚子,此刻紧实的腹肌一片光洁,只留下一小道细长的痕迹,心跳也很正常,体温虽然有点偏低,不过此刻地上的人儿除了有些虚弱,黑子觉得也许没必要送医院。但是这个现场真是恐怖,报警是一定要必须的。
    没有注意到黑子的异样,青峰和黄濑急匆匆的找到了附近的电话亭,黑子则站在原地观察着那个少年。
    握着电话的手都快发抖了,黄濑快速的报出了地点名字,青峰靠在电话亭的外面等着黄濑出来。
    “怎么样?”
    “估计到这边要10分钟,我们先回去看看那家伙的情况……咦?那、那个小青峰!”黄濑突然结巴了起来,青峰低垂着眼睛顺着黄濑的目光看了过去,原本应该躺在地上半死不活的家伙不见了,只有黑子一个人倒在地上,若不是地上一滩可怕的血迹,青峰和黄濑可能会以为刚刚都是一场幻觉。
    两个人立即冲到黑子的身边,并没有在他身上发现什么伤势,纷纷松了一口气。
    而此刻不远处,一个走路摇摇晃晃的少年扶着墙喘着气,因为身受重伤的缘故,一路都是扶墙走的,洁白的墙壁上留下了鲜红的五条血痕,这要是在晚上还不把人吓出命来。
    钝痛的感觉逐渐被适应,平和岛静雄的大脑也开始清醒了,虽然不知道在哪里,但先前被大卡车狠狠得撞倒在地的记忆十分的清明,不禁让他愤恨的握紧了拳头。
    “那个该死的死跳蚤。”反正肯定是计划好着让卡车撞过来的吧,不过这一回还真疼,要赶紧找到新罗那家伙给自己包扎一下,静雄摸了摸肚子上已经干涸的血迹,走着走着,突然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静雄看了看旁边一个尖叫着跑开的中年上班族,因为脸上的血迹以及那不自觉都透露得到凶恶面相,矮胖的中年上班族拓荒而逃。不过静雄真正在意的是那家伙的背影……怎么看都一米七不到吧,但是为什么自己只比他高了一点点的样子,往常面对一米六多的男人他可完全是俯视别人的!不仅如此,静雄还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非常的陌生,池袋……有这个地方吗。
    静雄还在发呆,突然肩膀一沉,一双手按在了自己的肩膀上。
    “静雄,你怎么回事?”熟悉的淡漠的嗓音从背后传来,平和岛幽正站在静雄的背后,面无表情的打量着这个浑身一塌糊涂的少年,话说早上出门静雄的头发还是深色的吧,怎么一转眼就跑去染发了,幽秀气的眉头此刻紧皱着。
    终于看见认识的人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幽会突然出现,但看见熟人这无疑让有些愣神的静雄感到了一丝丝的心安。然而当转身看见幽的模样后,静雄呆住了。
    为什么幽的个头……长高了?而且总觉得在气质方面也有些不同而,可具体哪里不一样,静雄一时半会又说不出来。
    “你怎么了静雄?”幽皱着眉,因为工作的关系虽然不常回家,也知道静雄老在外面打架,因为缺少自己的管教,所以老师常常打电话给他……为此作为哥哥,幽知道有些地方做的并不到位,但是今天会不会弄得太恐怖了一点?
    “你是跑去参加黑帮火拼枪战了还是被炸弹给炸了?”
    幽看着静雄一副没事的样子,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若不是身上全是血,衣服都破破烂烂的了,静雄还真不像是个受了重伤的人。蹲下身立即检查静雄的伤势,虽然浑身都是血,不过表面看来没有什么大伤口,只有一个小小的划痕,那这些血是哪里来的?
    该不会是其他孩子的血吧,想到这种可能的幽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只有静雄自己知道,他的伤口正在以十分恐怖的速度恢复着,毕竟他的恢复能力可以和赛尔提相媲美。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