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美人尖 作者:铁马当啷(5)

发布时间:2018-03-12 10:05 类别:古代架空

 
郑松河自当点头答应,他巴不得无时无刻都见着孟引秋的面,他道,“好,我也有一样东西送你。”
 
郑松河不敢贸然就把替孟引秋赎身的事告诉他,也不敢谈及他的身世。郑松河这几日都在努力加深与孟引秋之间的关系,他是个卑鄙的人,可他唯恐孟引秋自此离他远远的了,这还不如拿了他的命去。然而见到了今日的孟引秋,想到鸨公说今日终于可以拿到的卖身契,郑松河知道是时候与他谈谈了。????
 
 
 
夜幕降临,深浓夜色给绵延青山泼了墨,到底掩不住人声喧沸,市街里还是一派灯火通明。
 
孟引秋独坐在他的房间里等待,小馆中是熙攘的嬉笑怒骂声,隔着一扇木头门挡也挡不住,但是孟引秋心底却安静得不象话。他的手里攥着郑松河留给他的玉坠,那玉坠被他手掌心的温度捂得暖和,通体显着莹润的微光。
 
距离他和郑松河约定的时间就快到了,他的心跳跳得一下重过一下,泛着红光的烛火晃动一息,他的心也跟着停顿一瞬,他自己也说不清到底在紧张什么。孟引秋低头去看手心里的物件,看了一会儿把它放在心口的位置。
 
扑通,扑通。
 
大冬天,他的手心都发了汗,可决定的事无论如何他依然会做完。
 
待到郑松河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孟引秋光是听见门响动的声音感觉心跳都停止了,他看着郑松河穿着一席玄色衣袍走进来,他道:“我来了。”
 
“你来了。”孟引秋站起身,情不自禁就笑了,他为两人各斟了一杯酒,向郑松河道,“公子,先来喝一杯吧。”
 
郑松河注意到孟引秋今夜梳了另一个更清爽的发髻,而也就是这个发髻让他的美人尖展露出全部的美好,他没有戴着面纱。郑松河有些痴迷地凝望孟引秋在烛光边的笑脸,顺从地走到桌边坐下,与孟引秋对饮了几杯。酒过三巡孟引秋突然桃花眼一转,问他:“公子日日来我小馆,不怕家里的小娘子吃味?”
 
“我并无婚配。”郑松河赶紧说。
 
孟引秋又道:“公子迟迟没有婚配,只怕是有了心上人了吧?”
 
郑松河看着他的眼睛晃了神,“我心许之人,唯你而已。”这句郑松河藏了六年的话,不知不觉就在这微醺酒意里吐露了出来。
 
“哈哈哈。”孟引秋听了这话止不住笑出声,相处了这许多天,他竟不知道郑松河也会说哄人开心的情话,不过无论真假,孟引秋此时只愿把它当成真的来听。他站在郑松河身前,弯下腰凑近几分,笑容狡黠明亮,他说:“公子,我收下你的话,你收下我一份礼吧。”
 
他走到床边上去,再一次在郑松河面前宽衣解带,只是这一次他整个人坦然面对郑松河的全部视线,把身上所有的衣物悉数脱去,露出他光滑赤裸的全身。孟引秋的脸上浮起几团红晕,他的眼神与声音里都开始带上羞怯,他向郑松河伸出一只手,道:“你要了我吧。”
 
孟引秋知道自己的身体并不值几个钱,可他的感情早就在无声岁月里用透了,唯有一副身子,一副他不觉得肮脏的身子可以给郑松河了。
 
郑松河大步走过去,一把将孟引秋整个人全须全尾地揽入怀中,而他的双手却一直规矩地紧锁在孟引秋的腰间,他把孟引秋拦腰抱起带着他翻入了床榻里。孟引秋单手环在他背上,空出一只手拉开了床头一个抽屉,在他耳边细声道,“这里有很多别的东西,我教你怎么用。”
 
郑松河依言去看,入眼除了几个瓶瓶罐罐,还有一条细鞭子,这东西简直令他触目惊心。他直起身又捞过折叠好的锦被,把孟引秋全部裹进被子里去,只留一个脑袋露在外面。郑松河在孟引秋错愕的目光里埋首在他的颈窝间,深深呼了一口气,他又在孟引秋右脸上落了一个吻,锁着他的眼睛说道:“小秋,我心许之人,唯你而已。”
 
他竟叫他小秋?!
 
孟引秋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到底已经有多久没人这么叫过他了?孟引秋把视线转回来,木讷地落在正上方的悬梁上,半晌没有说话。
 
郑松河替他把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他拿出孟引秋的卖身契递给他看,“我已经替你赎了身,你随时可以离开这里。”
 
孟引秋偏过头对上他问:“你是谁?”
 
“郑松河,我曾经到孟家拜访时见过你。”郑松河说着低下了头,“你的卖身契我今日才拿到,事情未着落之前我便没告诉你。”
 
孟引秋披着被子坐起身,他接过那薄薄一张纸的手有些打抖,他狠狠一闭眼,晶莹的泪花从他眼角啪嗒一声落下来,他抖着嘴唇对郑松河说了一句谢谢。
 
“小秋,从今往后你可以去任何地方。”郑松河见他落泪就心疼得无法抑制,他轻轻抚摸孟引秋的头发,“天高地阔,你是自由身。”
 
孟引秋心里一阵宽慰,他像是笼中囚鸟,如今终是能够飞回他原本生长的辽阔天际去,可是他又想到在这个世上他一个亲人也没有,即使自由了又如何,依然是孑然一身,不知归宿。前尘往事浮上心头,犹使人痛彻心扉,他抓着郑松河的袖管,一时眼泪掉得更狠了,他哽咽断续地喊,“可我没有家了……我要去哪儿,我能去哪儿?”
 
“郑松河,我无家可归……我早已无家可归。”孟引秋哭得声嘶力竭,一下又一下地喘。
 
郑松河再顾不上守礼之类的东西,他用劲把孟引秋抱住,吻去他脸上咸- shi -发苦的眼泪,温柔嗓音对他说,“小秋,我给你一个家。以后你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半步也不离开你,你想做的事我都陪你做,我身边只会有你一个人,别怕,别怕。”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