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美人尖 作者:铁马当啷(3)

发布时间:2018-03-12 10:05 类别:古代架空

 
“公子……?”海棠不明白郑松河怎么突然像是失控了,他略一想,“您是为我的脸抱不平吗?其实事情已都过去很久了。”
 
郑松河没有出声,他知道这件事情没有过去,他会找到把孟引秋的脸害成这样的人,他伤海棠一分,郑松河要他十倍奉还!
 
郑松河心里是抹不开的钝痛,他听着孟引秋安慰的话犹如刺刀,让他无法好受。他还是忍不住,在孟引秋把手搭在他肩膀上轻拍的时候忍不住捏住了他的手,不敢用太多的力气。郑松河一个病痛伤患也能一声不吭的人,握着这双手的时候疼得流出了眼泪。
 
他替海棠疼,也替孟引秋疼。他的心里从来没有过这么多的憎恨和沉痛,孟引秋不该受这些苦楚,他恨所谓命数,他恨这么多年一无所知的自己,他甚至不知道该恨谁!
 
然而这些他又怎么说呢?郑松河都害怕直接在孟引秋面前提起这些,他半跪在孟引秋面前,紧抓着他的手向他许诺,也向他征询,“让我来保护你。”
 
从今往后,他不可能会留孟引秋一个人,他会在他边上。
 
那天几乎一整夜郑松河都无法入睡,他索- xing -也就不睡了,只等孟引秋睡熟以后搬了凳子坐在床头看他,仔仔细细看他的眉眼,看他的鼻梁,看他的唇峰,看他脸上长长的伤疤。那里的皮肤已经愈合,但还是可以看得出受伤时有多么严重,之后也没有得到妥善的处理,才会落成现在这个样子,原来平滑的脸上只余参差不齐的痕迹。
 
郑松河并不认为这一道疤痕就损伤了孟引秋原有的东西,然而这同样也不代表事过境迁,过往悉数就能够一笔勾销了。
 
虽知道这样的行为实在轻浮孟浪,有轻薄孟引秋的意思,可郑松河还是在夜深人静时,偷偷的在那一道疤上落下了一个轻如蝉翼的吻。
 
天色微亮时郑松河站起身,他为孟引秋掖了掖被角,将自己贴身佩戴的一枚玉坠挂在了孟引秋的脖子上,之后他悄无声息的出了门,他去楼下找了鸨公。
 
“给海棠赎身?”鸨公惊讶极了,海棠原本还是有几分姿色,可毁容以后再无颜色,说是嗓音好听,若要是没了那张脸还有谁会去理会他唱曲到底好不好听。
 
郑松河不说话只点头。
 
鸨公见他的样子眼珠子一转,面露难色,“爷你有所不知,海棠是官卖,不赎的。”
 
郑松河明白他的意思,“你尽管开价。”
 
鸨公听了这话立刻喜上心头,装模作样地比了五个指头,“海棠和别人不一样,他的卖身契还真不在我这里,要拿回这卖身契少不得上下打点打点。要不是看在爷您的面子上,我是不会费这个力气的,再说海棠他和我们听南那可是有感情了……”
 
郑松河不愿意再听他胡说八道孟引秋的事,干脆地拿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塞给他,鸨公顿时眉开眼笑,“我就知道,海棠是个有福气的,今儿遇上爷那是天赐的福气。”
 
郑松河意味不明地冷笑一声,他又拿出一张百两的银票,“卖身契我要最快时间拿到,你速速去办。此外,我有几个问题问你,还有事情给你做,做好了这银票也是你的。”
 
“嘿嘿嘿,爷您只管问,我哪敢不照做。”鸨公笑得眼睛眯成缝,缝隙里的眼神还锁在那一张银票上面。
 
“海棠是什么时候来的这里,怎么来的,说清楚。”
 
鸨公回忆了一下,“这说起来都是四年前的事了,其实他的来历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晓得是哪个官家的人,恐怕是触怒了上头那位,就被发卖来了我这里,这样的事我们哪里敢多嘴去问,爷你说是不是?”
 
郑松河沉默一瞬又问,“他的脸,谁做的?”
 
这句话里隐含的怒意鸨公听得分明,这会儿回话都有些战战兢兢,这这那那支吾了半天才说,“还不是城里马家那个刺儿头,我们一个小小的男馆哪敢和马家作对啊,那时候海棠风头正盛呢,就点了他去,谁能想到竖着进去的一个人给横着出来了。您也知道这床上的事有时候使点花样是情趣,哪知道马家那位就好暴虐,用鞭子把海棠给……”
 
“行了!”郑松河开口打断他,他听不得这些,然而他又必须知道孟引秋往日受过什么苦楚。郑松河才明白,他这人独来独往没什么叫他害怕的,而今他唯一害怕的就是让孟引秋受了苦。
 
郑松河把银票拍在桌上,吩咐道,“先不要和海棠说我替他赎身的事,给他安排一个独立的房间,好好照料他,我会再来。”说到此处他扫了鸨公一眼,言语里尽是凶狠,“海棠若是有半分不顺意,我不会让你们这里每一个人舒心。”
 
鸨公被他吓得点头哈腰,连声答应下来。
 
 
 
最近几天海棠的日子过得格外好,不仅有了自己单独的房间,听南小馆里好吃好喝伺候着,也不必再接客。秋日午后,海棠坐在小院子里,手里捧着挂在他脖子上的那个玉坠发呆,他不是个傻人,也能明白自己如今过的好日子大概都是托了郑松河的福。
 
他如今已经知道郑公子原来叫郑松河。
 
外面进来个小丫鬟通报一句,“郑公子来啦。”
 
海棠回过神来连忙转脸去看,入目便是郑松河那张朗月一般的脸,已是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了。海棠不自觉就轻轻笑了,“郑公子。”
 
郑松河走到他近旁坐下,看了他身上穿的衣服就皱眉,“要入冬了,你记得加衣。”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