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家事+番外 作者:卫风(四)

发布时间:2015-03-28 17:56 类别:古代架空

种田文
 
  
 
 
 
 
 
    “请太医看过,不是什么大毛病。就是一开始的郎中把孩子当成大人治了。换了太医看过,第二天就已经好多了。”
 
    石琼玉往大太太那边席上看了一眼,轻声说:“我听说,于表妹总往你们家去?你可要当心些。”
 
    又林一笑:“她是去见太太的。”
 
    “行了,当谁不知道,那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不过我倒觉得奇怪,她以前不是这种性子。现在居然也懂得迂回了。听我说,你可不能掉以轻心,她那个人我知道,做事情从来不知道留什么余地,看这架式。她是不达目的不会罢休的。”
 
    “多谢你。”又林是真心诚意的道谢。石琼玉平时才不理会这些事情,也就是因为是她,所以才这么劝告。
 
    “你们二太太最近怎么样?”
 
    “她正为儿女的亲事操心呢,最近几个月家里倒算是太平。”
 
    “二太太为人很是精明,连一文钱都要算计到。”石琼玉摇摇头:“其实说来说去,还是男人没本事,不然何须要女人如此计较打算?”
 
    二老爷对二太太还算不错,起码比大老爷要好多了。
 
    不过也有人说过,男人没变坏。那是因为客观条件不足。要是把二老爷放在大老爷的位置上,只怕不比大老爷强多少。正因为他没什么本事,二房实际说话拿主意的都是二太太,所以二老爷才对妻子爱重。
 
    其实又林和大太太这边一出门,于佩芸就到了朱家。
 
    她精心修饰打扮过,她记得很清楚。朱慕贤说她穿红衣裳最好看,这件衣裳是她现在最精致美丽的一件衣裳了。以前的旧衣大多留在刘家没带出来,守寡的女人平时也不能穿红着绿的。为了做这件衣裳,于佩芸差不多把手头最后一点闲钱都用完了。
 
    她已经提前打听清楚,知道今天是靖国公夫人寿辰,家中没什么人——但是朱慕贤因为还在养病,是独自留在家中的。
 
    这是她的好机会。
 
    因为于佩芸已经不是第一次登门了,门上的人也就顺顺当当的放她进去了。
 
    但桃缘居就没那么容易进了。
 
    门口的婆子先说要去禀报,接着有个大丫鬟出来,于佩芸上次来桃缘居时就见过她,跟在李氏身边。
 
    “刘少奶奶好。”一开口就让她很不痛快,接着说:“我们少奶奶不在,四少爷正在养病,不便见客。刘少奶奶请回吧。”
 
    于佩芸眉头一皱:“见不见可不是你说了算,你去回报表兄,看他见不见我。”
 
    茯苓上下打量了于佩芸一眼。这位刘少奶奶可是个寡妇,今天又是打着探病的幌子来的,可穿着这么一身红艳艳的,哪象是来探病的样子?
 
    “这就是少爷的意思,刘少奶奶,您还是走吧。”
 
    “我不信!”于佩芸可不会就这么回去,提高声音说:“你再进去回话,肯定是你们在中间使坏,当我不知道呢?”
 
    她嗓门这么大,朱慕贤想装听不见都不行。
 
    他把手里的书合上:“请她进来吧。”
 
    小英头一抬,正要出声,白芷拉了她一把。
 
    让她进来又怎么样?她们这么多人看着呢,难道她还能做出什么事来不成?
 
    让她这么在外头吵嚷才不是办法,来来往往的下人看见了,还不知道会传些什么闲话。
 
    听到朱慕贤让她进去,于佩芸顿时转怒为喜,理了理鬓发,又掸了下袖子,得意的看了茯苓一眼,迈步向里走。
 
    朱慕贤穿着浅蓝色的便袍,客客气气的唤了声:“表妹。”
 
    这和于佩芸想象中的见面情形不大一样。她愣了一下,才回了声:“表哥。”
 
    她想象中,表哥应该是一直生她的气,才不愿意见她。见了面,他应该还是气忿难平的,说不定还会斥责她,或者是冷落她。她已经想好了,不管他怎么说,她都不会和他吵嘴,她会向他道歉,述说她当初的无奈与委屈。他一定会原谅她——就象以前的每一次一样。
 
    他们以前是多么要好啊,那么多年的感情,哪能说忘就忘了?
 
    可是朱慕贤现在的态度,这样平和,对她就象对一个普通的亲戚女眷一样。
 
    这反而让她一时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坐吧。”
 
    她在迷茫中总算想起了今天来这儿的借口:“表哥……身子还好吗?病不要紧吧?”
 
    “已经好了,多谢表妹还挂怀着,今天还特意来探望。”
 
    “表哥,你是不是一直在生我的气?”
 
    朱慕贤摇了摇头:“没这回事。”
 
    “那为什么之前我托人捎话捎信,你都不见我?”
 
    朱慕贤顿了一下。
 
    为什么不见她呢?
 
    大概,他对这种面对面把话摊开来说的情况已经有了预感。也许是不愿意她难堪。
 
    他不太愿意承认,自己对这个会面也始终存着一点逃避和抗拒的心态。
 
    祖父失势后,他都不记得自己到底见识过多少势利无情的面孔,前一天还亲亲热热的称兄道弟,第二天再见就装作从来不认识,更有甚者还要上来踏一脚,极尽羞辱。那些他都经受过,都忍耐下来了。甚至现在再见到的时候,还要若无其事的同那些人寒喧应酬,就象从来没有发生过中间那些事情一样。
 
    但是表妹不一样。
 
    他们青梅竹马,在他心中,表妹是亲人,也是未来的妻子。他处处护着她,把她放在心上最重要的那个位置上头。可是最后连她都变了。
 
    “我知道你怪我……”于佩芸的眼泪说来就来,珠泪扑簌簌的滚落:“要是知道后来的事儿,我当时一定同你一起留在于江。可是我父亲听了狠心继母的挑唆,非要把我另外许人,我当时也盼着你能从于江回来,回来帮我一把,可你又回不来,信也送不过去。我并没有变心,我也不得以的……”
 
    朱慕贤看着她落泪。
 
    她以前就很爱使性子,不能达到目的的时候也会哭闹。
 
    看上去一切都没变,就象过去一样。
 
    可是有什么东西,已经和过去完全不一样了。
 
    “我父亲根本不管我的死活,继母是存心害我。我嫁过去,连拜堂他都要人搀着,连回门的时候都病得起不来身。不过是拖日子,拖一天算一天。屋子里全是药味儿,刘家的人不让我出屋门,让我在床前服侍他……没人能救我,也没有人帮我,我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一直熬到他死了,刘家的人起先还把我关在屋里,他们家就想逼死我,后来不能成,又想让我给那个短命鬼守一辈子寡……表哥,我的命好苦……”
 
    “事情都过去,你也要想开些。”
 
    朱慕贤一开始还觉得不自在,可是随着她的哭诉,朱慕贤的心却渐渐宁定下来。
 
    她的喜怒哀乐,再也不能牵动他的心绪了。
 
    看着她,真的象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直到于佩芸伸手想抓住他的袖子,小英往前挡了一步:“刘少奶奶,你别太伤心了。”
 
    于佩芸哭泣的面容因为她的阻拦而显得有点意外和扭曲。
 
    李氏这个贱人,身边伺候的这一群丫头也都不是好东西,口口声声就是要提及她已嫁的身份,刺她的痛处。而且现在还是在表哥的面前!
 
    她固然对他们过去的情分有信心,可是也知道男人的心眼儿有时候也是很小的。自己喜欢的女子已经嫁为人妇,曾经委身于他人,那是绝不可原谅和容忍的。
 
    她这儿眼看要说动表哥了,这丫头偏偏出来打岔,坏她的事。
 
 
第240章
 
“我和表哥说话,有你什么事儿?下去。”
 
小英不为所动。她就是这么一个人,死心眼儿。不管对方什么身份,来软的来硬的,她都不吃。
 
相比之下,于佩芸的丫鬟就没有这么硬气了。添香站在一边有些畏畏缩缩的——上次来的时候她就知道李氏的这群丫头婆子不是好惹的,看着脸上笑眯眯的,其实手黑着呢。
 
于佩芸也知道自己是支使不动李氏的的丫鬟的,又转头向朱慕贤,泫然欲泣,十分委屈地喊了声:“表哥……”
 
以前的时候,不管她做了什么事,有理还是没理,只要她这么委委屈屈放软了身段喊一声,朱慕贤总是会站在她这边,帮着她,护着她的。
 
可是现在朱慕贤却只是很平静的看着她,仿佛对那个丫头的无礼之举一点都没看见。
 
于佩芸的心凉了。
 
之前杨奶奶说的那些话又在耳边响起来。
 
一日夫妻百日恩,更何况李氏还给表哥生了孩子。她肯定没少挑唆和诋毁自己,表哥有了娇妻爱子,哪还记得她们以前的情份?
 
但杨奶奶也说了,男人,都是一样的。没有不偷腥的猫。鱼儿都送到嘴边了,哪有不吞饵的道理。
 
不过她还有地方比李氏要强,她比李氏生得要美貌。李氏那种姿色只能说是清秀,撒人堆里都找不着。她比李氏强多了。
 
但她年纪也不小了,好时光很快就会过去。不趁年华还在的时候抓住表哥的心,以后就再无机会了。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