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高能大太监 作者:轻微崽子

发布时间:2015-03-16 10:07 类别:古代架空

近水楼台铁汉柔情年下
 
 
文案
 
袁歆沛:将来皇上老得眼睛都睁不开了,陪在皇上身边的那个人,还是奴才。
 
苻秋:东子,朕真不想再叫你东子。
 
二白:阿弥陀佛。
 
这是一个告诉大家“非礼勿视”的故事。
 
内容标签:年下 近水楼台 铁汉柔情
 
搜索关键字:主角:袁歆沛,苻秋 ┃ 配角:二白没有五 ┃ 其它:忠犬,主仆
 
 
    【卷一:丧家犬】
 
    第1章 五两
    
    是大过年的时候。
    东子入宫。
    过大的一件袍子挂在他身上,在寒冬腊月里躺在条长凳上。
    “起来,裤带都不松,等你爷爷来给你松呢!”
    大手一把将东子像提鸡仔似的拎了起来,他有点木讷,瘦得像只猴精。两边脸干燥脱皮,一点不像是官家出来的少爷,倒比宫里面白脂腻的太监还糙。
    这时候外头传来个柔媚的女声——
    “秦三哥。”
    秦三把雪亮的薄刀片随手搁在一旁,便应着声出去了。东子圆亮的眼珠动了动,朝木凳边挪了两步,薄薄的刀片映照着他的手指,指头上满布着血口。
    都是流放出去这五天里弄的。
    窗户边一声响动。
    东子天真又茫然的目光看见一颗圆亮亮的脑袋,外头那双同样澄澈的眼盯着他,眨了眨。
    “让我看一眼!”奶声奶气的个声音。
    小圆脑袋消失了。
    没片刻,换了个有头发的爬上窗口来,淡淡两道眉毛拧着。
    “师傅不在!”那声音透着兴奋。
    “二蛋你好重。”
    淡眉毛站不稳地晃了两下,但仍然扒在窗户上看东子,东子也不看他了,拿起薄刀片,扯松裤带。
    他猛地一下蹙眉,小小的身体颤了颤,刀锋自皮肤划拉过去,他的手肘以崎岖僵硬的姿势动了下。又拿起旁边个瓷瓶,拔了塞子往裤子里抖什么。
    白刀子进去的,红刀子出来。
    东子静静爬上长条板凳躺着,两条腿因为冷和紧张不停抖动,窗外偷看的小男孩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板凳上的东子,流了很多血,快要染红半条裤子的血量。
    “二蛋你快……小和尚撑不住了……”
    男孩使劲抓住要被底下猪一样的队友扯掉的裤子,叽咕了句,“他流了好多血……要不要去叫太医……”
    只听轰的一声。
    东子侧过头,窗户外面没人了。他的裤腿里热热的血流到脚踝,又湿又凉。他就那么乖乖躺着,等着秦三师傅回来,心里存着一丝侥幸。
    只等着和师傅说一声——
    “后面排着的弟兄还那么多,小的自己动了手,上过药了不要紧。”
    而秦三回来,一瞥东子满裤子血,索性问都没问一句,一脚把他踹下板凳去。
    “自己弄好了还不快去领牌子,躺着等人伺候啊?晚上好好睡一觉,明儿收拾齐整了,老老实实见太子去。真不知道娘娘们怎么想的,怎么弄了你这么个干巴巴的,还指名道姓要你去伺候太子。你这么个粗手笨脚样,还这么瘦,能伺候啥?”
    刚说着,东子腿没迈开,在门槛上摔了一跤。
    “嘿,说你还来劲了。”
    秦三迈步过来提腿又要踹,东子赶紧连滚带爬地跑了出去,一地的血弄得秦三心烦地骂骂咧咧。
    ☆☆☆
    四更鼓。
    整座大楚皇城还笼罩在静悄悄的夜幕里。
    东子耸了耸眉毛,在温暖的被窝里翻个身,满足地喟叹出声,眼睛一眯一眯的,脑仁一黑,把那丝清明掐灭了。
    皇上没上早朝。
    “后宫才塞进的新人,听说是江南美人,个顶个的水灵,八王爷精挑细选出来刚送的。”
    “八王爷真有心吶。”
    “能不有心吗,听说下个月便要回来啦。”
    大臣们议论纷纷,出了朝堂,从五更点卯等到现在太阳都出来了,皇帝才派了个人过来传话说不上朝了。
    年纪轻。
    毛躁不稳重。
    这些话大楚皇帝苻秋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这会儿正趴在他亲娘,如今的太后腿上,由着亲娘挖耳朵。太阳照在他嫩生生的耳廓上,微微泛着红。
    “这么大人,成天就腻在母后这里,像话吗?”
    苻秋两条眉毛肖似了从前的皇后,现在的太后,细细的两弯柳叶,懒洋洋地睨着眼,手里绞着太后胸前垂下的绦带。白光一晃一晃的,他母后推了他一把,“好了。”
    “母后,八叔什么时候进宫啊。”
    宋太后将耳挖子递给一旁宫人,拉扯着苻秋的衣袖,替他整理上衣下摆。龙袍很是贴身,苻秋当皇帝也有五年了,从前的娃娃皇帝,现也已经十五岁了。生得白玉生生的,威仪是有,但都是使唤人使唤出来的。
    宋太后叹了口气,“不能总这么赖着你八叔,八叔要帮你操劳国事,还得替你打仗,分身乏术。下次再也不准这么一道旨就把人调回来。”
    苻秋的嘴一撇。
    “起码要先告诉母后一声。”宋太后无奈道。
    “嗯!”
    苻秋答应的事,多了去了,至少光不随随便便召见八王爷这件事就答应了不止十回。
    从太后宫里出来,宫道上阳光强得让人难以睁开眼。宫人立刻打伞过来,那人低垂着眉眼,苻秋比他要矮一个头,正好那人点头哈腰地低着头,也便差不多把这一个头的差距扯平了。
    “还不走!”
    唯唯诺诺应了句“是”的男人默默挨了一脚,便仔细着苻秋的步伐,不远不近跟着,保持在能替他遮阳的距离。
    “过来些!”苻秋语气不善,脚底下又踹了那蠢笨的奴才一脚。
    二人并肩而行,苻秋脸色才稍好看了些,往后瞧一眼,宫人们都离得远,他压低着声音,碰了碰身旁人的手。
    东子像被雷劈了一般迅速地往后一退,就把苻秋让到阳光里去了,又赶忙举着伞追上来。
    “蠢奴才。”苻秋恼道,又凶神恶煞地侧头冲脸色发白,额头出汗的男人道,“朕的八叔这几日就要回来了,到时候八叔会带朕去骑马。你去找一身骑马时候穿的衣服。”
    东子又默默应了声“是”。
    私底下苻秋在肚子里给东子起了个新名字,叫“是是先生”,一天到晚唯唯诺诺地在他跟前晃来晃去,看着就心烦。还没半点脾气,无论苻秋踹他再多脚,都连眉头也不会皱一下。
    这种木头人,有什么意思?
    夜幕降临。
    寝宫里熟悉的暖香令苻秋心情大好,也懒得计较了,桌上多剩下道鱼,他光把肚子上那两片剔去吃了,就让人赏下去给东子。结果可好,那奴才还不稀得吃,原封不动地被退回来了。
    苻秋要不是没养猫,真觉得还不如赏给一只猫去吃。
    苻秋饭还没吃完,这就没心情吃了。又不能把那奴才拖下去打,也不是没打过,那就是个闷子,三棍子下去打不出个屁来。
    “不吃了。”苻秋把筷子一丢。
    满殿的太监宫女也都习惯了,端来粗茶给他漱口。
    不过两日。
    八王爷快马加鞭于四更天进的京城,一通快马直接进宫。这八王爷何许人?先帝的亲哥哥,按着大楚立嫡立长的习惯,本来苻秋也不该是皇帝的儿子,更不要说现在坐在龙椅上了。
    八王爷到皇帝寝宫时,天子还在床上睡着,被人猛掀了被窝,只听一声怒吼——
    “大胆!”
    “嘿,小子,说谁大胆?”
    只见一张威严的脸,即便是笑着,也难褪去沙场风霜刮出来冷硬。
    苻秋先是张大了嘴,接着往八王爷身上一挂,环着他的脖子不撒手,赖皮道,“八叔背我!”
    “背背背,要不要举高高啊?”
    没等苻秋答话,八王爷响亮的一巴掌就拍在了他屁股上,浓眉一竖,“都十五岁了,不是五岁。还不快起身,待会儿五更点卯,看你今日又想不上床。”
    苻秋咧着嘴傻笑。
    “这不是有八叔吗?”
    “八叔不是回来替你上朝的。”八王爷苻容当年不受皇位,实是因为他心在朝堂,不喜欢宫廷憋闷,爱的就是个纵马万里的爽快,“这回来是问你要银子的。”
    苻秋愣了愣。
    “没问题,上朝时候朕去问问户部尚书,有钱!”
    苻容捏了捏他圆溜溜的脸蛋,“有钱就好,拿不出银子八叔就只有把你的后宫拆一部分拿去换钱。入冬之前,钱粮都要到位,不然这一仗,不好打。”
    大楚在对南边的南楚开战,说是南楚,乃是前年雪灾时候揭竿而起的一支义军,占了南边五个州,渐渐竟然坐大了。先帝生前大楚大肆征战拓展疆土,驾崩后消停了两年,现在才腾出手来把南楚料理了。
    苻秋也是想过的,直接在朝堂上问怕有不便,散朝后单独把户部尚书留下来一问。
    可好,户部尚书哭丧着个脸——
    “别说十万两,就是五万两,也得七拼八凑。明年皇上大婚,太后要修行宫,这都是钱……”
    苻秋倒是没想到,国库会没钱。毕竟自从雪灾之后,这两年也算风调雨顺,各地平安无事,赋税也都按时入库。
    只现在钱不够,不知道怎么向八叔交代。
    正犯着愁,只得老老实实躲在寝宫里,心里忐忑地缩在被窝里。心说,最好八叔能迟点来找他,实在不行干脆下道旨让八叔去戍边得了。
    这时候一个干瘦的男人影子在门口晃来晃去。
    见他拿起个花瓶,擦得可带劲。
    苻秋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翻身下地,朝着太监走去。
    大楚的太监穿一身青色太监服,衬着东子还是一副干瘦的样子,皮肤苍白的,咳两声就喘。
    苻秋站住了脚,蹙眉道,“又病了?”
    东子茫然看他一眼,手忙脚乱放好花瓶,跪在地上回话,“奴才没事,一点风寒。”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