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古代架空 >

溺爱江湖+番外 作者:青青叶

发布时间:2014-12-24 16:07 类别:古代架空

情有独钟江湖恩怨强强
 
 
文案:
     魔教教主将武林盟主软禁两年,只为朝夕相处;
 
武林盟主被魔教教主软禁两年,终于弄清心意。
 
教主为人冷漠狠绝,却对盟主小心翼翼言听计从,
 
盟主知晓他的不安,不顾世俗迎娶教主。
 
本文不讲两人如何终于走到一起,讲的是两人婚后教主的不安,盟主的宠爱,在江湖游玩中,渐渐磨合,不离不弃。
 
注:
 
这篇的第一章是我以前无聊写的微小说,后来决定扩展一个后续故事。所以第一章是缘起,其实也就是所谓的前序啊楔子啊什么的,因此第一章写法比较简洁。此文轻松向,不小白。
 
内容标签:强强 情有独钟 江湖恩怨
 
搜索关键字:主角:柯君然,木流南 ┃ 配角:叶洛,萧子郁,离刖,百里倾云 ┃ 其它:强强,背景强大温柔攻,对人高傲冷漠对攻小心翼翼忠犬受,HE
==================
 
  ☆、缘起
 
  与武林盟一战,魔教教主木流南爱上了年轻的武林盟主柯君然。虽说正邪不两立,但木流南偏不信这邪,用尽了一切阴险手段,废了柯君然一身功力,把他软禁在自己身边。
  两年了,把柯君然困在离尘教已经两年了,为了讨好柯君然,身为一教之主的他甘愿夜夜在他身下承/欢,即使柯君然从来不主动碰他,但至少也从未推开过他。然而就算如此,柯君然仍是从未正眼瞧过他。
  是夜,两个绝色男子□□地躺在床上,木流南坐起身看着闭眼假寐的柯君然,低声道:“抱我好吗?就这一次,以后,可能再也不会有机会了……”
  柯君然也不知听没听见,只是依旧闭眼,没给出任何反应。
  木流南苦笑了一下,明知道他不会理的,还在奢望什么呢?呵呵……
  木流南拉开两人身上的被褥,像往常一样伏在柯君然身上主动承/欢,只是今夜似乎比以往多了点……疯狂……
  柯君然眯起眼,看着木流南明明已经痛得似要受不了,却还继续着的动作,不禁微皱起眉。
  □□过后,木流南注视着不看他的柯君然,道:“明日绝谷要与离尘教死战,绝谷谷主武功深不可测,我可能回不来了。”
  木流南不放过柯君然脸上任何一个表情,他想找到“担心”或“关心”之类的表情,可惜没有,只有平淡与事不关己的无所谓。
  相处了两年就连一点感情都培养不出来吗?
  那张淡漠的脸早已将木流南伤得千疮百孔,他苦笑一声,只觉得心中的痛与恨无法排遣,眼泪也似要在眼眶中凝聚,夺了件外袍随意裹了裹逃出门外去。
  柯君然望了望衣架又望了望门口,眉越皱越深,夜深了,外面寒气重,刚刚承欢过的身子,只裹了件外袍就出去了……
  然而木流南没有走很远,他很难受,但过了明天也许就命丧黄泉来了,这最后一夜,他还是希望能在柯君然身边。
  门开了,柯君然闭了眼,木流南走到床边见他已睡,心中更加凄苦,真的,就一点也不担心吗?罢了,反正就这一夜了,木流南脱了衣服上床睡入柯君然怀里。柯君然触到他身上的凉气,做了个熟睡时的翻身状,把木流南压在怀里,连带被子也盖在了他身上。
  木流南惊了一下,随后又苦笑,如果他醒着的时候能这样抱他,而不是他睡着时无意的举动该多好!
  柯君然感到胸前一片湿意,是木流南的泪。
  翌日清晨,木流南给柯君然留了张字条就领着教众去忘尘峰决战了。他的寝宫里有一间密室,他纸上写的就是让柯君然安全脱险的方法。
  忘尘峰上厮杀声四起,血染红了半边天,不出木流南所料,绝谷谷主武功深不可测,此时的木流南已受重伤。他绝望地看着绝谷谷主,没想到天下第一教今日就要败在天下第一谷手下了。木流南仍坚持着,他只想为柯君然争取一些逃走的时间。毕竟失去了武功的武林盟主是那些不义之士都想追杀的对象。
  而绝谷谷主只想快点了结木流南,提气挥剑直刺木流南的胸口……
  柯君然,下世,我做个好人,你会爱我吗?
  木流南如此想着,微微勾起唇角,闭上了眼,等待利剑穿透那颗早已支离破碎的心。
  “教主!”几个贴身的属下惊恐地呼叫。
  “叮!”利剑被打开的声音。
  木流南不可置信地看着带着他飞离几米远的柯君然。
  其余人也为柯君然的到来停下了决战,不是传言武林盟主武功尽失吗?难道只是谣言?
  “谷主,离尘教不够你开胃的话,是否要加上武林盟?”
  绝谷谷主惊愣了一下,柯君然清冷的声音让他明白,这武林盟主是摆明了在维护魔教教主!武林盟高手众多,权衡利弊之下,绝谷谷主最终撤走了手下回谷。
  忘尘峰安静下来。
  木流南依旧不可置信地看着正搂着他给他支撑的柯君然。
  柯君然擦了擦他唇边的血,勾唇道:“怎么,很难相信我会来救你?”
  他笑了?木流南愣住,许久才问道:“你……你的武功……怎么?”
  “你以为你那点小手段就能废我武功?”
  什么?木流南再次愣住:“我明明查看过你的内息,明明……”
  “一开始是废了,不过那只是掩人耳目的,两个月就恢复了。”
  两个月?!也就是说这两年柯君然都在装,他根本没失武功!想到这个,木流南脸色更白了,推开柯君然,退了两步就因伤重要倒地。
  柯君然再次将他捞入怀里:“伤得很重吗?我们先回去。”
  “为什么?为什么要装?既然武功未失,既然厌恶我,为什么不离开,为什么装作被我软禁?我离尘教哪里有可以让柯大盟主利用的地方了?”
  “你以为若非我自己愿意,你的离尘教能困住我?”
  “那你为什么不走,你不是讨厌我吗?你就是个伪君子!”
  “哪个说我讨厌你了?不走是因为喜欢你,可惜正邪不两立,我也是花了很久才明白爱这东西是不分正邪的,所以我现在承认了,这点我的确不如你。”
  木流南还在为那句“喜欢你”神游,就被柯大盟主抱着回离尘教疗伤去了。
  那么这两年究竟是谁在心伤,谁在彷徨,又是谁束缚了谁呢?似乎已经分不清了,对于木流南来说,柯君然那句“喜欢你”不论是真是假都值得他珍惜一生,他真的从没期待过能像现在一样柯君然为他疗伤,喂他吃药,抱他入睡……
  三日后
  清晨,木流南在外面的喧哗声中醒来,身旁已经没了柯君然,他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恐慌随之而来。
  “柯公子,马车已备好了,随时可以回武林盟了。”
  “好,我整理一下就出发。”
  外面的对话对木流南来说简直是当头一棒,他要走了!来不及思考什么,木流南掀开被子就往院子跑去。
  院中柯君然正清点一些随行物品,几个贴身属下也在旁帮忙,而这样地突兀,他们的教主只穿了里衣,光着双足急匆匆地闯来。
  “柯君然,你个伪君子!昨天还说会和我在一起,你自己说了喜欢我的!枉你为武林盟主,说话不守信用,我杀了你!”
  众人还在惊愣中,木流南提了剑就刺向柯君然,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冷气。
  柯君然却不急不恼,看着木流南的剑刺破他胸前的衣物,而后再没了动作。
  “怎么停了?刺下去啊!”柯君然不冷不热地道。
  木流南的手动了动,终究还是甩开了剑,骂道:“你凭什么!你不就是凭着我木流南爱你吗?不喜欢我就滚,滚回你的武林盟去,本教主不稀罕……”木流南忍了忍,还是忍不住泛红了眼睛,无助地蹲在地上把头埋在手臂里哽咽:“本教主不稀罕……我就是离不开你怎么了……”
  木流南像孩子一样,毫无教主形象可言地蹲着自言自语,那几个贴身属下非但不心疼,还痛苦地在一旁拼命忍笑。
  柯君然无奈地叹气,把木流南从地上抱了起来:“大清早的疯闹什么?我回武林盟自是要带你一起的,什么都搞不清楚就乱发脾气。鞋子呢?穿成这样也敢出来丢脸,你这教主的面子要是不要?依我看你那几个属下也该换换了。”
  几个属下立刻停笑,撇了撇嘴,柯大盟主分明就是在为教主报被嘲笑之仇嘛!
  木流南听得一愣一愣,许久才明白柯君然没有要丢下他的意思,终于在他怀里安静下来。
  柯君然好笑地勾唇亲了亲木流南的额。这杀人不眨眼,令武林中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在他面前怎么这么像只小宠物!
  回到房中,将木流南放在床上,木流南却不愿放手,两人这样僵持了好久。
  “放手,把衣服穿了。”
  “不放,抱着。”
  柯君然叹气,坐在床沿,把木流南搂入怀里,并拉来被子把他盖实。
  “可还冷?”
  “不冷。”
  柯君然低笑道:“以前总像小狗,现在倒像小猫了,会撒泼了,知道我爱你就有恃无恐了是吧?”
  等了许久都未等到木流南的回答,担心他又在为过去的两年伤心,柯君然把下巴抵在木流南头上,紧了紧怀中的人。
  “怎么了?恼了?”
  木流南不答,只小声道:“你说要带我去武林盟?”
  “正是,怎么了?”
  “我,真的可以去吗?我是魔教教主,去武林盟总是不妥的。”
  “你以为这两年我都不管武林盟的吗?”
  “嗯?”
  “没事,傻瓜,他们呀,都知道我要带盟主夫人回去的。只要你乖乖的,不要乱发脾气看不惯就杀人,他们都会欢迎你的。”
  “真的?”
  “嗯,相信我。”
  “哼,谁是你的夫人,本教主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
  柯君然大笑,“愿不愿意自然是看你的。”
  木流南白了白眼,偷偷嘀咕道:“谁不愿意了!”
  三柱香后
  木流南:我不穿红色,我要白的。
  柯君然:乖,只穿一次,好不好?
  木流南: ……(勉强接受)
  三个时辰后,到达武林盟。
  左使:盟主盟主夫人一路辛苦。
  右使:夫人脸色怎么不怎么好?
  堂主:夫人近日可用了补品?
  副堂主:夫人真是极品美人啊!
  在众人的聒噪声中,进了大堂。
  木流南脸色阴沉,心道:这些个所谓的武林正道怎么一个个白痴似的……
  柯君然见他不适应,安慰地牵了他的手。
  大堂中一片红色,挤满了人。
  突然,一声尖锐的声音响起:
  “请新郎,新郎行礼。”
  “一拜天地……”
  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木流南就在众人的推攘中与柯君然拜了堂……
  洞房中
  “这是怎么回事,你没跟我说……成亲……”木流南有些别扭地坐在床边。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