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弟弟啊这样可不行 作者:小禹舒言

发布时间:2018-02-02 10:17 类别:穿越重生

生子穿越时空宫廷侯爵年下
 
文案:
叶竹邢穿越了,还是个皇子身份。看着宫里这一群群逗比又傻逼的宫女太监妃子皇子公主,他不禁想也许这传说中的宫斗他是遇不到了。然而真的遇不到了吗?“皇兄,你可比我之前见到的你变了不少?”“是……是吗?”在与皇弟的相处中他越来越觉得不对劲,怎么皇弟对他越来越暧昧了,说好的宫斗□□呢。。“皇兄,有什么事咱们到床上谈,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对吧?”滚你丫的去床上,劳资是直男不搅基!即使睡了劳资也没用!且看二逼皇子如何把自己送上了自己弟弟的床上!宫廷伴生有缘人,俗世花落哪一家?叶落归根终有宿,枢转门开现归人。朝堂喧嚣远离去,桃花纷飞武林中。龙飞凤舞九天鸣,阳春三月踏新居。
 
内容标签: 生子 年下 宫廷侯爵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竹邢慕容枢 ┃ 配角: ┃ 其它:甜文
 
 
 
第1章 第一章这就穿了
  /这就穿了/
  故事发生在天顺年间。
  天顺二年晨宇帝的嫡长子慕容桑出世,那时天降祥云,天旱逢甘露,举国欢庆。
  同时出生的还有二皇子慕容枢,不过大家关心的只有慕容桑,对于慕容枢的出生并没有给予太多的关注。
  也因此慕容枢的母亲云妃在生产后郁结于心没有调理好,不久后便因病去世了,只留下慕容枢独自一人。
  因着云妃的去世宫里的喜悦气氛淡了些。皇帝为慕容枢赐了名字,然后把他交给宫女太监就不管事了。他宠爱的只有皇后为他生下的孩子慕容桑。
  时间一晃就是十八年,这些年晨宇帝又添了不少儿子女儿,但是最受宠的还是他的长子慕容桑。
  “狗奴才,本殿做什么轮得到你来管?”慕容桑一脚将服侍的小太监踢开,- yin -柔俊美的脸上生起了愤怒。
  “大皇子,二皇子没犯什么错,你这样罚跪他怎么能行?求您放过二皇子,奴才甘愿为二皇子受罚!”
  “哼?本殿就是要惩罚他谁又能把本殿怎么样?你说是不是二皇弟?”慕容桑走到慕容枢面前,嘴脸上全是挑衅。
  慕容枢低着头跪在地上并不言语,也看不清脸上的表情。
  “哼!本殿最讨厌你这一副清高倔强样了!”说着慕容桑一脚将跪着的慕容枢踢倒,慕容枢闷哼一声,从地上爬起来。还没跪稳又被慕容桑一脚踢倒。
  正当慕容桑玩的起劲的时候慕容桑被皇后叫了去。
  “今天就放过你!”说着甩袖离去。
  过了一会儿慕容枢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旁服侍的太监小灵子急忙去扶着。
  “大皇子每次下手都不知轻重,可是苦了二皇子了。”小灵子为慕容枢抱不平,不想却被慕容枢打断。
  “慎言。”只是简短的两个字小灵子就吓的不敢多说。
  “太后娘娘还在等咱们呢,咱们快去吧。”慕容枢点了下头,迈开步子向着太后宫中而去。
  慕容枢的母亲云妃是太后的表侄女,自从皇帝完全掌握了大权之后,太后便被安置在了安庆宫中,连带着太后母家云家也逐渐衰落,原本受宠的云妃地位也一落千丈。
  也因着太后这层关系慕容枢才能够顺利长大成人。
  这边慕容桑正在想着自己母后叫自己去有什么事。因为想的太过出神了些,路过一个水池的时候没注意正极速飞过来的蹴鞠,一下子被砸中掉到池子里去了。
  “大皇子!”服侍慕容桑的奴才吓的赶紧跳下水救人。等到将慕容桑捞起来的时候人已经昏迷不醒,而且头上还破了一个大洞,鲜红的血正从伤口里冒出来。
  “太医叫太医啊!”
  额……这里是那里,感觉头好痛啊……这么想着叶竹邢突然感觉有点不对劲,他不是应该在健身房里健身吗,怎么会头痛?
  眼睛猛的一睁开,才发觉自己到了一个古香古色的屋子里,而且这屋子里的摆设价值不菲,不用想就是有钱人家住的。
  想到这里叶竹邢心里只有两个字:卧槽!他这么明显是穿越了嘛,不是这样还能是那样……
  叶竹邢深吸一口气,不曾想牵动了脑袋,又是一阵眩晕。接着他又昏迷了过去。
  也许是潜意识里的暗示作用,叶竹邢第二天醒来时已经是很淡定地接受了他穿了的事实,还有那个皇子的身份,然后任由太医为他检查换药还有询问病症。
  “皇后娘娘到!”
  过了一会儿一位年轻貌美的女人走了进来,她一张瓜子脸,淡扫蛾眉,明眸皓齿,点绛珠唇,端的是优雅秀气。
  叶竹邢听到太监的唱喝转过头去,不由大吃一惊,没想到自己会见到这么漂亮的女的。
  然而女子下一句话就把他雷的外焦里嫩。
  “我的儿啊,母后来看你了。”
  “母……母后?”叶竹邢震惊的都有点结巴了,这么年轻貌美的女人竟然是他的……母亲?
  “你傻啦,连母后都记不得了!”皇后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母后只不过叫你去宫中吃碗莲子羹你就掉进水池子里了,你现在叫母后怎么办哪!”
  那女人说着就哭起来,叶竹邢最看不得女人哭了,将自己准备撒的什么也记不得的谎咽下肚子里,然后哄起了这女人。
  “母后别哭,儿臣也不是故意的。”叶竹邢有点束手无措。
  “好啦,母后不哭就是。”皇后说着止了哭泣,拿着手帕子在脸上抹了抹,“我就知道我的桑儿最疼母后了,怎么可能不记得母后呢。”
  叶竹邢感觉自己有点骑虎难下,要是这皇后真知道自己记不得她了那不得烦死他……
  “好了母后也不打扰你休息了。”皇后说着站起了身子,“你六皇弟和七皇弟踢蹴鞠害你掉下水池子已经被你父皇罚了,你就别惦记这事了,省得你不安心养病。”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