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统[快穿] 作者:西去的枪侠(下)

发布时间:2017-06-16 19:13 类别:穿越重生

快穿系统悬疑推理年下
第80章 昆仑仙山(十八)
  鞠陵仙山
  山门外一派祥和景象,修士们三三两两结伴出入,这样的景象,和现在守备森严的昆仑仙山完全不同。
  姜少英和小艾躲在山门外的一棵仙树后面,谨慎地隐藏气息,注意观察着山门的动静。
  “师尊……”姜少英低声问道:“我们……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是啊,为什么不快点回昆仑呢。”小艾撒娇道。
  “安静。”李越白沉声训斥:“留心观察,勿要说笑。”
  “嘻嘻嘻。”小艾捂住嘴,偷偷笑起来:“师尊真可爱。”
  在她看来,穆清宁现在的样子,就是一只萌到不行的小人偶,还把自己藏在背包里面,说话声音也嫩嫩的,完全没有威慑力。
  “总之,隐藏气息,千万不要出现在人前。”李越白自从变成人偶以来被调戏了不知道多少次,已经麻木了,索- xing -连扶额的动作都懒得做了,只是照常下命令。
  两个熊孩子徒弟虽然胡闹,但是隐藏气息的本事还是很靠谱的,从始至终都没有被人发现。
  系统说的时间到了,他们等待的女配角果然出现了。
  只见一个青衣女子从山门中款款走出,她步调平稳,表情严肃,一张清秀的脸绷得紧紧的,一点点真实表情都不愿意显露。
  她就是魏千芊,长期生活在父亲魏井爻的- yin -影下,并不敢显露出反抗的意图。
  然而,跟随在她身边的几个侍女,却暴露出了她的真实想法。
  几个侍女急急忙忙地跟在她身后,表情焦急,个个都在劝说着:“小姐,不要乱跑了,若是被井爻君知道了,必定又会责罚小姐了……”
  魏千芊淡淡地扫视了她们一眼,道:“我只不过是去山门外散散心,父亲连这也不放心吗?”
  “不是不放心,只是……”侍女们交换了一个不安的眼神,道:“马上就要启程去昆仑仙山参加仙门大会了,若是小姐此时走失,必然会耽误行程。”
  “仙门大会?”魏千芊轻声道:“昆仑不过是借着仙门大会的由头,行龌龊之事罢了。”
  “小姐可不能这么说。”侍女们担心地回头张望了一下,道:“井爻君有意将小姐嫁给昆仑仙主,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那昆仑仙主年轻俊美,又执掌偌大一个仙门,和小姐正是门当户对,佳偶天成。”
  “好一个门当户对。”魏千芊眼圈已经红了:“昆仑仙主玉天玑,品行不端,行为逾矩,绝非良人。”
  她们说话声音并不大,然而拜原主敏锐的耳力所赐,李越白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魏千芊确实是压抑得太久了,再压抑下去可能就撑不住了,所以,在这山门外,当着自己的贴身侍女的面,稍微吐露出了一点心声。
  听她骂到玉天玑头上,李越白先是楞了一愣,然后也不得不苦笑。
  玉天玑,或者说自己认识的那个穿越者,品- xing -当然不坏,但是若论风流放荡……被骂还真的不冤枉,没有哪个女子希望嫁给一个用情不专的夫君。
  看来,魏井爻在这里,首先考虑的是把女儿嫁给玉天玑,而不是玉天琉。毕竟玉天玑是仙主,玉天琉还远在外地,能不能回来夺权还未可知,而且玉天玑的- xing -格,在魏井爻看来,也更加易于控制。
  “小姐勿要忧心了,也许等小姐嫁过去,他就会收敛心思,从此对小姐一心一意呢。”侍女们劝慰道。
  侍女们也不是傻子,井爻君到底对女儿打的什么主意,她们心里也都清清楚楚,可是清楚了又能怎么办?身为侍女,根本没有插手的份,也不可能为了小姐而得罪主上,只能不冷不热地和一和稀泥,用自己都不信的话来安慰小姐了。
  魏千芊咬了咬嘴唇,似乎要继续反驳,但又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和侍女说什么都改变不了现状,不如散散心来得实在,便拔出腰间长剑,念起口诀,御剑飞起。
  “小姐,小姐可勿要飞太远啊!”侍女们急忙嘱咐。
  “放心,我怎么可能离得开呢?”魏千芊自嘲地笑了笑,便向山门外的仙树林中飞去。
  她确实没有逃离的想法,身份如此特殊,不管逃到哪里,都会被家人找回去,再怎么折腾反抗都是无用的。
  李越白眼见她飞得离自己这边越来越近,不由得更加对二位徒弟严加叮嘱:“勿要暴露。”
  “宿主,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呢?”系统问。
  “既然已经知道了魏井爻的想法,接下来就好应对了,我们只需要回到昆仑,等待魏井爻携女前来即可。”李越白道。
  “您选择了保守的策略。”系统道。
  “是的,无论做什么事,在自己的地盘上总归是要放心一些。”李越白道。
  此番鞠陵之行,最重要的不是改变剧情,而是打探消息,最好一丝一毫的痕迹都不留下,以免引起新的争端。
  正想着,只感觉到一阵震颤,姜少英明显地颤抖了一下!
  这少年素来身体健康活蹦乱跳,可现在却像是受了什么伤,中了什么毒一般,痛苦地弯下了腰,扶住了身边的仙树,剧烈地喘息起来。
  “少英,怎么了?”李越白急忙问道。
  “师尊,我……”姜少英无力地抬起手臂,衣袖滑落,一道伤痕显露出来,那伤痕原本已经愈合,现在却重新开裂,颜色也变成了青黑色。
  他脸色煞白,豆大的汗珠顺着脖颈滑落。
  “是不是毒- xing -发作了?”小艾也慌了,急忙禀告师尊:“我们躲在暗处在监视玉天琉的时候,玉天琉的手下比较多疑,便向我们藏身的地方投掷了几发飞镖,师弟他不慎被飞镖划伤,但是他没有出声,因此,我们并未被玉天琉发现。”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