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丑医 作者:彻夜流香

发布时间:2015-05-14 21:51 类别:穿越重生

重生
 
《丑医》作者:彻夜流香
 
文案
 
收集了一套惨具样貌丑陋的傅听夏重生回了十五年前,他会开始什么样的灿烂人生呢?
 
作者的喜好,大家都清楚的哦,清楚就不能骂我 ╮( ̄▽ ̄)╭
 
不清楚的,趁现在热身赛,一定弄部来看看,作者风格固定,看看就知道了╮( ̄▽ ̄)╭
 
本文架空,所以不要找现实的时间轴跟内容,如果雷同,实属巧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傅听夏,季景天 
 
配角:原俊楠,傅浩思,宋建民 
 
其它:重生,医生,励志热血
 
编辑评价:
 
傅听夏到最后才知道,原来那里没有一个他守候的爱人,而是一个等着替后母所生的儿子养废他的人。
他重活到了十五年之前,要怎么去把握这重来的人生呢,是把受到的伤害加倍偿还于曾经伤害过他的人,还是去追寻自己曾经的医学梦想。
可是棋盘上挪动了一颗棋子,其它棋子还会照着原来的轨道运行吗。 
彻夜流香2015年新作,作者以诙谐,描述了一个曾经被炮灰掉的主角重新开始的人生。
小说没有流于一般的重生文的苦大仇深,而是描写了一个重新奋斗,追回自己灿烂人生的主角。
全文节奏感强,医生文萌,语言幽默,值得一观。
 
 
    
    第1章 餐具的序章
 
  京城的四季是分明的,冬是冬,夏是夏,春天就是冷暖相宜的。
  “傅先生,来宾的礼单你要不要再确认一下。”金秘书抬起眼看了一下泳池边上戴墨镜的男人,尽管他戴着墨镜,但还是不能完全遮住脸上的那块大疤。
  傅听夏转过头来,下意识地推了推脸上的墨镜,点了点头:“要的。”
  金秘书把手里的文件夹递了过去,傅听夏接过来又道:“我还要再确认一下新娘室的布置,你把钥匙也给我吧。”
  “你……要去新娘室?”金秘书迟疑地问道。
  “是的,明天新娘室会有人拍照,我要去看一下鲜花的布置。”
  金秘书看着傅听夏,又迟疑了一会儿才道:“其实……你不用这么尽力的,即使你不看,新娘那边的人也会看的。”
  傅听夏笑了笑,他脸上虽然戴了个大墨镜,可这么一笑显得有些腼腆:“我是新郎这边的管家吗,做事情当然要更尽力一些才是。”
  金秘书长吐了一口气,从口袋掏出钥匙递了过去:“随便你。”
  “谢谢。”傅听夏接过钥匙。
  金秘书走远了,他才回过头,深深的但又不着痕迹地长出了一口气。
  十年了,他能做到的都尽力了吧,能这样远远地守候他的幸福,就是他人生意义吧。
  泳池边上的工人拖着夜照灯出来,傅听夏转过身问:“今晚泳池能弄好吗?”
  “放心吧,傅先生,绝对误不了明日接新娘进门,你就放心吧。”工人头讨好地笑道。
  傅听夏笑了笑,转身离去,远远地他能听到其他工人在问:“那个脸上有大疤的男人是谁啊?不可能原家的人吧。”
  工人头连忙斥道:“快闭嘴,不想干了是吧?”
  傅听夏低头笑了笑,扶了一下脸上的墨镜快步向着车库走去,跟已经在那里等候的司机说:“典礼会场。”
  车子很快就滑出了车道,傅听夏坐在车上看着路两旁的街道,突然喊了一声停。
  他从车子上下来,向着旁边的花店走去,看了一眼满满的花架:“请问,有满天星吗?”
  “当然有啊。”女店员扫了一眼他的脸,尽管戴了墨镜,但从这个角度看还是不能完全遮住傅听夏脸上的疤,她努力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要搭配什么?”
  “就满天星,给我来一束就好。”
  “先生送人吗?”
  “送人。”
  女店员迟疑了一下,还是建议道:“你不搭配一些主花吗?康乃馨,剑兰都可以,百合也行啊。主要是……很少有人只送满天星的,这是配花嘛,是个陪衬。”
  “谢谢,不用了,就满天星。”傅听夏微笑道。
  女店员只好包了一束满天星递给傅听夏,她看着傅听夏伸手接花,忽然发现眼前这个男人有一双白皙修长的手指,线条看上去很柔软,好像是一双艺术家的手,配黑白琴键,或者是纤长的画笔。
  她一时之间看走了神,都没发现傅听夏是什么时候走的,等她回过神来,只发现了放在柜台上的钱。
  傅听夏看了一眼面前富丽堂皇的饭店,吩咐了司机几句就下了车。
  他站在饭店外面犹豫了一会儿,才向着大门走去,还没有走进大门,从里面迎面走出来一位穿黑色西服的年青男子。
  居然是季景天……傅听夏脚步微顿想要回避已经来不及了。
  季景天手插在裤袋里,他虽然穿着西服,但却没打领带,衬衣也很随意地开到了第二个钮扣,在夜风里身影很高挑,而且他站在高两个台阶的地方,因此更显得有些居高临下。
  “听说你昨天做的脊椎动脉瘤手术很成功?”
  傅听夏平静地道:“我昨天没有做什么手术,应该是原先生做的。”
  季景天头微转,露了个很带讽刺意味的失笑,将他形状很好的唇线拉得很薄,看上去像是一把随时能射出利箭的弓。
  他走下两步,站在傅听夏一个台阶上,侧头看着他,然后才用怜悯的眼神讥笑道:“你真是个白痴。”
  说完他便错过了傅听夏,走了几步跳上了停在暗处的车子,很快就开出了饭店的铁栅门。
  傅听夏看着扬长而去的跑车,长呼了一口气,原俊楠所有认识的人当中,他最不愿看见的就是季景天,因为旁人就算看不起他,也会因为顾着原俊楠的面子,又或者畏惧原俊楠的背景而对他客气几分,至少会视他而不见,绝对不会像季景天这样每次遇见都会说些羞侮于他的话。
  也许因为季景天是天之骄子。
  天之骄子,即不用看人脸色,也不用畏惧任何人,所以大概也从来不会操心自己的言语对别人是否有造成伤害。
  傅听夏抱着花,抬起脚走进了饭店的大门,径直地朝着新娘室走去,走到新娘室的门口,他将花换过一只手,右手伸进裤袋里掏钥匙。
  钥匙从裤袋处掉了出来滚到门边,傅听夏弯腰去捡,突然听到门里有人说道:“这几年你辛苦了,本来我还担心你结婚那个丑八怪会不会找你的麻烦,现在看来还是你有本事。”
  傅听夏的眼帘轻眨了一下,听见那个很熟悉的声音笑着回答:“我要是那么不会办事,你也不会把这桩麻烦事拜托给我了,是吧。放心吧,看在我们俩交情的份上,我会帮你看着这个麻烦的。”
  有那么一刻傅听夏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耳边好似有很多只蜜蜂在飞过,嗡嗡地交织成一片,什么也听不真切。 
  他只能隐约地听前面那个男人大笑道:“要说把这丑八怪拜托给你,真是神来之笔,反正这也是他希望的,就算是我给这个便宜兄弟的一点关照吧。唯一对不起的就是你。”
  “算你有良心,还真是辛苦我了。”
  “俊楠,只要你接着让他这么当个白痴,我们家会在其它方面补偿你的。这次医院的特许经营证下来,我保证,原家会是其中的赢家!”
  “他还能做什么呢,再有十年,也就废了吧。放心吧。”
  傅听夏浑身抖得连站都站不稳,满天星早从手里滑落,散了满地。
  他唯一的念头就是想要逃离这里,可是他的身体好像被人抽走了所有的力气,以至于要扶着墙才能勉强保持直立的姿势。
  离开这里,全靠着那种执念,傅听夏才能拖着脚步跌撞地走出饭店的大门,趴在门柱边上干呕了起来,门外的司机吃了一惊:“傅先生,你没事吧?”
  傅听夏跟没听见一样,转身朝着茫茫的夜色跌跌冲冲而去。
  离开这里,离开这里,傅听夏的脑海里只有这么一句话,可是等他有了意识之后,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又站回原家别墅里。
  是啊,十年,他还能去哪里呢?
  “傅先生,我们已经好了,正在放水测试。”工头走上来讨好地道。
  傅听夏麻木地点了下头,听着那哗哗的流水声,拖着脚步向着泳池的方向走去。
  “工头,你来这边看下。”另一边的工人喊道。
  工头应了一声,朝着手下走去,他走了一会儿,突然发现地面上的电线正在被拖动,不由转回了身,看见傅听夏脚上勾住了照明电线浑然不觉地还在朝前走,不禁大叫了一声:“傅,傅先生,小心!”
  他这句出口为时已晚,傅听夏已经被电线给绊倒了,整个人带着照明灯向着泳池跌了下去。
  “腾”他落入了水中,流水冲走了傅听夏脸上的墨镜,露出了眼角边可恐的大疤。
  火花在水中发出闪亮的蓝色光芒,傅听夏张开了四肢荡漾在水中,在电流通过心脏的那刻,他想着……
  若是一切能重来,他要让那些人,所有的人都付出代价。
  若是一切能重来,他要不择手段,不惜一切的获取更多的东西,他要站在所有人的头顶,再也没有人能轻易地把他踩在脚底下。
  若是一切能重来,他要……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意识飘走了,然后又飘回来,是他躺在地上,耳边有一个清脆的女声颤抖着问道:“他,他不会死了吧?”
  “不管我的事,是他自己从稻草堆上滑下去的!”有个男声惊慌失措地道。
  傅听夏缓缓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不是原家豪华的别墅,而是一棵很大的槐树。
  槐树……在他的记忆里只有他曾经呆过的乡下才见过这么大的一棵,傅听夏缓缓举起手,手上沾着细碎的麦秸片,他猛然睁大了眼睛,他又回来了,不是活回来了,而活着回到了十五年前。
  
    第2章 粉彩餐具
 
  作者有话要说:  架空,所以不要在文里找现实时间轴跟内容,如果雷同,实属巧合。
  “丑八怪,你醒了,你没事吧?”
  傅听夏眨了一下眼,才看清旁边的少女,她很年轻,有一张清秀里透着青春妩媚的脸庞,但此刻头发凌乱得像个鸡窝,上面还沾满了麦秸的碎片,模样看起来实在是惨不忍睹。
  这到底是谁,傅听夏有些想不起来。
  那少女见傅听夏不回话只是直勾勾地看着她,高傲地抬起下巴道:“丑八怪,我不是你能想的,拜托你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情,要不然发生什么,那都是你自找的。”
  说着,她看了一下四周,又压低声音:“如果你敢把今天的事说出来,别怪我不客气。”
  “铃子,铃子!你又死哪去了?!”远处传来了大嗓门的喊声,少女一下子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奔了两步又转过头做了个凶恶的表情:“我说的话别忘了,我可是真的为你好!”
  傅听夏想了半天才依稀想起,自己少年的时候村子里的确有这么一个叫铃子的女孩子,不过他想不起来自己跟她有什么交集,似乎后来也没听说过这个人的什么消息。
  他起了身,拍了拍身上的麦秸,事实上他被亲生父亲认回去之后,又听过村子里哪个人的消息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