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渣攻之子[重生]+番外 作者:司铎

发布时间:2015-03-23 23:16 类别:穿越重生

重生恩怨情仇
 
  唐乔爱了沈慕一辈子,为他做过的可笑的事情数不胜数。
  有一件事,他后悔了十年。
  他还记得,怀孕的女人哭着求唐乔放她走。
  而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作为沈家私人医生的父亲把女人带进手术室。
  等唐乔最终也被那个男人抛弃时,他终于明白——沈慕不过是个人渣。
  重活一世,他要弥补上辈子作的孽,救想救的人。
  可是他发现,“情敌”肚子里的小家伙,很难办啊……
  注意 这是一篇作者想了很久的重生都市狗血文。
  1V1,HE。主角前世人渣,重生改过自新。
  受不了人渣重生的妹子勿入。
  CP:沈唯辰X唐乔
  内容标签: 恩怨情仇 重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乔,沈唯辰 ┃ 配角:沈慕,赵锦之 ┃ 其它:重生都市狗血
 
    晋江银牌推荐:上一世,唐乔深爱着沈慕,几乎能为他做任何事。就算当初怀着沈慕孩子的女人哭着求唐乔带她走,他还是选择了袖手旁观。可是唐乔仍然被那个男人抛弃了,临死之前他终于醒悟,沈慕不过是个人渣。重活一世,他亲手替前世的“情敌”接生,竭尽所能地帮助这对母子。三年过去,唐乔才发现,在那个人的步步为营,处心积虑下,他早就无法自拔……作者以细腻流畅的文笔刻画出每一个性格迥异的人物,对心理 活动的描写尤其让人感同身受。人物之间关系看似简单其实错综复杂,平淡的表面下暗涛汹涌,剧情伏笔之间环环相扣。文中既有让人揪心的事件,又有平淡生活的温馨,引人入胜。
  ==================
  ☆、第 1 章
  唐乔坐在沙发上,面前的电视似乎有点问题,画面模糊不清,一闪一跳,最后发出扑哧一声直接黑屏,整个客厅陷入了黑暗。
  客厅的左边,是通向二楼的旋转楼梯,一个瘦弱的身影出现在楼梯的一端。唐乔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身影。那人一动不动,唐乔可以看见她微微隆起的小腹。
  “唐乔。”女人声音嘶哑地唤了一声。
  唐乔刚想说些什么,客厅的大门砰地一声被打开了。男人身穿西装,外面套了一件白大褂大步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一个高大的男人。唐乔看不清他们的脸。
  男人淡淡地扫了一眼唐乔,“回房间去。”
  唐乔点点头,拎起书包,走向二楼的卧室。
  女人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直到唐乔即将与自己擦身而过时,突然抓住了唐乔的衣服。
  唐乔停下脚步,微微侧过头,眼带询问地看着女人。
  女人嘴唇轻启,“唐乔,救我。”
  还没等唐乔做出反应,楼梯的男人便开口了:“把她带走。”站在他身后的男人迅速上楼,抓住女人纤细的手腕,直接把人扛在了肩上。
  女人拼命地挣扎着,原本精致的面孔惊恐地扭曲着。“别碰我!放开我!小慕在哪里?叫他来见我!”
  女人喊得声嘶力竭,而那两个男人始终不为所动,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不要……不要那样对我……我要这个孩子!沈慕不要我要!求求你们……”女人绝望地喊着,目光落在唐乔身上,立刻大叫:“唐乔,救我!救救老师!”
  穿着白大褂的男人不满地催促唐乔,“你还站在那里干什么?回房间去。”
  唐乔目不转睛地看着女人。他已经数不清这是女人第几次向他求救,他的回答也是和以前一样,始终没有变过。唐乔笔直地站着,看着女人离他越来越远,最后消失在那扇门后,可唐乔却觉得,她的声音,一直都在。
  “老师……”
  “你在叫谁?”
  低沉带着情欲的男声让唐乔猛地惊醒,身下传来熟悉的不适感,睁眼一看,身边的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健康有力的胳膊把他抱在怀里,年轻冷冷的脸上微微泛红。而自己则双腿大张,被男人毫不留情侵犯着。
  “别……”唐乔一出声,才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得厉害,他用力推着男人的小腹,可男人还是继续动作着。“沈慕,住手!”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你刚刚在叫谁?”
  唐乔整个人都疲惫不堪。昨天夜里他一回到家就被一身酒气的男人推到墙上热烈地亲吻,而后则是男人不知疲倦的索取,唐乔已经计不清他们究竟做了几次,现在他真的受不了了。“你停下来,我就告诉你。”
  沈慕勾勾嘴角,“你现在还敢和我提条件了。”他的语气带着微妙的怒意,可还是从唐乔身上翻了下来,“你说。”
  唐乔平复了一会儿呼吸,才道:“我梦到了一个人。”
  沈慕扬扬眉毛,“谁?”
  唐乔沉吟片刻,道:“一个死在我手上的人。”
  “你们做医生的,是不是经常做噩梦啊。”沈慕一边说一边穿衣服。
  唐乔看着他线条优美的肩膀和结实的胸腹,问:“今天留下来不过夜?”
  “不了。”沈慕拉上裤子的拉链,“我今天已经疼够你了。”
  “嗯。”唐乔索性坐起身,点燃了一根香烟,“路上小心。”
  沈慕动作顿了顿,回过头看着唐乔,意味深长道:“该小心的是你。”
  唐乔眯起了眼睛,“什么?”
  沈慕说:“不要在床上抽烟。”
  沈慕走后,唐乔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几分钟后他就听到了沈慕的车启动的声音。明明那么累,可他一点睡意都没有。正当他看着天花板发呆时,手机响了起来。
  唐乔在接起电话前看了一眼现在的时间,凌晨三点半。唐乔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话,电话那头的人就开始慌乱地喊了起来。
  “唐乔,你现在在哪里?”
  “锦之?我在家,你先别急,慢慢说。”
  赵锦之听到唐乔的声音,渐渐平静了下来。“你现在赶紧离开这里,能出国就出国,越快越好!”
  唐乔皱起了眉,“到底出什么事了?”
  赵锦之只说了三个字,“沈三叔。”
  唐乔心里一沉,隐约意识到了什么。沈三叔前几天刚死在医院里,准确地来说,是死在唐乔的手上。沈家的一叔一侄为了庞大的家产斗得你死我活的情况一直持续了近十年,直到一个月前降临在沈三叔身上的车祸打破了某种微妙的平衡。
  沈三叔伤得很重,抢救过后仍旧昏迷不醒,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没有醒来的可能。但是唐乔,作为他的主治医生,亲手让这种可能等于了零。唐乔和沈三叔没有任何深仇大恨,他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因为沈慕的要求。
  他可以为沈慕做任何事,甚至是违背医德,丧心病狂地剥夺一个人呼吸的权利。
  “那件事出什么问题了么?”唐乔问。
  “警察已经查到你身上了!”赵锦之道,“估计天一亮就会来逮捕你。唐乔,你赶紧走!”
  唐乔强迫自己镇定下来,“你等等,我先打电话给沈慕,他会帮我解决的。”
  “唐乔!”赵锦之厉声道,“你还不明白么?你认为我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你的意思是……”
  “沈慕早就知道了,他没有替你做任何事情,他已经放弃你了。”
  唐乔感觉到手指上一阵尖锐的疼痛,低头一看,原来是香烟已经快要燃尽。“我……”
  “难道你不相信我?”
  唐乔默默地摇了摇头,他爱沈慕,但从来不会相信他。相比之下,他却可以完全信任赵锦之。其实,并没有什么好惊讶的吧。把利用过的棋子丢掉,是沈慕的一贯作风。只是,唐乔没有想到,他也会有这样一天。
  “唐乔?喂?!你有没有听到我的话!”
  阵胸口的钝痛缓解了一些,唐乔才开口道:“嗯,我知道了,我现在就走。”
  赵锦之舒了一口气,“你什么都不用收拾,先走再说。等你安全了,再联系我,我会为你安排接下来的事情。”
  “谢了,锦之。”
  “唐乔,你放心。”赵锦之的声音有些哽咽,“沈慕不管你了,我不会和他一样。”
  “嗯。”唐乔没有废话,挂了电话之后拿着钱包钥匙和手机就匆匆出了门。电梯里,他想起了沈慕今晚对他的热情和临走之前意味深长的话语。
  是呢,这的确像是沈慕告别的方式。
  外面正下着大雨,唐乔上车时衣服已经湿了一大片。唐乔脱下外套,启动了车子。他感觉到非常不舒服,身上黏腻不堪,下身某个部位只要动作稍微大点就带出一阵疼痛。
  凌晨时分街道上的车辆很少,很安静。车里只有唐乔急促的呼吸声和雨刮器的声音。唐乔不知道自己该去哪,只是茫然地朝前开着。狭小的空间让他觉得胸闷不已,他打开车窗,潮湿的空气夹杂着雨水打在他的侧脸上,让他渐渐清醒下来。
  唐乔突然想起了那个梦,梦里的女人扭曲的脸孔和她纠缠在一起的黑发让唐乔的手指都在颤抖。
  他记得那个女人,记得她的名字。明明是十年前的事情,可他却怎么也忘不了。可是,沈慕应该早就忘记有那么一个人了吧。
  眼前的红灯让唐乔猛地踩下了刹车,透过车窗看着路边熟悉的路标,忍不住笑了起来。他趴在方向盘上大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即使是在这个时候你也想着去找他么?唐乔,你究竟是有多贱。
  绿灯亮了起来,可唐乔却没有直行,而是猛地掉转方向盘,两秒后,巨大的碰撞声在寂静的街道上响起,唐乔感觉到口腔里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随后,他就失去了意识,堕入了黑暗之中。
  ☆、第 2 章
  有那么一瞬间,唐乔以为自己陷入了一场永远醒不过来的梦境中。
  唐乔惊醒过来,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堆满了书的桌子上,桌上唯一的空位放着一张纸,纸上写满了一个人的名字——沈慕。
  唐乔死死地盯着这两个字,他可以确定,这的确是他写的字,但又和他现在的字迹不太一样,似乎会稚嫩不少。纸旁边的中性笔没有盖上笔套,笔的主人应该是写着写着,慢慢地睡了过去。
  唐乔正看得出神,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他耳边想起,“唐乔。”
  白色的连衣裙,及腰的黑色长发,白皙的皮肤,称得上可爱得五官。唐乔认识这个女人,但在他的脑海中,女人却不是这个样子,而是她苍白憔悴,哭喊着求自己放她走的惊恐的面容。
  所以,他已经死了么?不然怎么会见到死了十年的陶菲?
  “唐乔同学。”陶菲的语气加重了些,但仍然透露着关心,“请你告诉我,我刚刚讲了什么?”
  唐乔没有回答。他的目光越过陶菲落到了面前的黑板上,上面写着几句在他看来再简单不过的英文,字迹清晰娟秀。唐乔环顾一周,发现自己正在一个……教室里?在他周围坐着差不多三十位少男少女。他们穿着同一的制服,面容年轻,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唐乔身上。
  见唐乔还是一副心不在焉,目光涣散的样子,陶菲是真的生气了,“放学后你到我办公室来。”
  其他人有的露出幸灾乐祸的笑容,大多数却是惊讶不已。谁都知道唐乔这个优等生是所有老师的宠儿,被留学更是从来没有的事。也不知道这位优等生今天究竟是怎么了。
  唐乔一直恍恍惚惚的。直到一阵铃声响起,脑海中的记忆渐渐清晰。这个熟悉的地方,正是他高中一年级的课堂。讲台上的女人,是十年前的陶菲。难道,这才是真实的?那十年不过是他的黄粱一梦?可是大雨打在他身上的感觉情况,沈慕给他带来的快感和痛楚又是那么真实。直到现在,他的耳边似乎还回荡着车身碰撞发出的巨响——这些不可能是假的。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