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穿越重生 >

[重生种田]要上进不是上晋 作者:苏别绪

发布时间:2014-11-03 12:32 类别:穿越重生

情有独钟青梅竹马近水楼台重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沈云晋无聊的时候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真能从头活一回的话,最想改变的事情是什么。
  可惜他向来胸无大志,想来想去,能拎起来的事情也就只有两件,一个是把顾东源从一个死刑犯从头改造成社会主义好少年,另一个就是阻止老爸开那个赔得他们家十几二十年缓不过劲儿来的酱菜厂。
  可当他真的重生的时候,第二件事已经成了定局,他心心念念要改变的那个人,却真的变回了初遇时的样子。
  可是,他明明教导这个流氓要上进,为什么到了他口中就完完全全地变了味儿。
  “上晋?我不是正在上吗?”
  “……”
  严肃脸:这是一篇宠文!请各位大侠路过时候顺便赐予我写宠文的力量!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重生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东源/沈云晋 ┃ 配角: ┃ 其它:重生调教甜宠
 
    ==================
 
  ☆、重生
  沈云晋无聊的时候也曾经想过,如果自己真能从头活一回的话,最想改变的事情是什么。
  可惜他向来胸无大志,想来想去,能拎起来的事情也就只有两件,一个是把顾东源从一个死刑犯从头改造成社会主义好少年,另一个就是阻止老爸开那个赔得他们家十几二十年缓不过劲儿来的酱菜厂。
  顾东源应该算是他的发小,说算,是因为认识顾东源的时候他都已经九岁,而且,从那时候起他就不愿意与这个有事没事就喜欢跟人用拳头说话的家伙为伍。
  从认识开始,顾东源似乎就一直以欺负他为乐,往课桌起撒沙子,领子里塞冰块,头发上粘泡泡糖……凡是小时候大家见识过的恶作剧,顾东源几乎都对他做过。
  所以沈云晋一点都不喜欢顾东源,甚至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沈云晋连正眼都不给他一个。
  可是顾东源却又固执地整天往他身边凑,只要听说除了他以外的人谁欺负了沈云晋,他就敢拎着个钢管直接去砸人,曾经还把一个跟沈云晋打架的胖子手指给砸折了,让沈爸爸赔了好几千块钱。
  顾东源从认识沈云晋的时候就没了爸妈,跟奶奶相依为命。奶奶年纪大了管不住他,他也就愈发的无法无天,最后甚至还跟人混起了黑。
  可是他判死刑却大部分是因为沈云晋。
  当然归根结底,祸也是他自己惹起来的,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惹下的仇人打听到沈云晋跟顾东源是“好兄弟”,为了威胁他,就学港片里把沈云晋给绑了过去,然后让顾东源单枪匹马去救人。
  很俗套的剧情,顾东源不只去了,还为了救他失手捅死了个人。
  而且那人还是他们这里公安局长的儿子。
  顾东源不过是个毫无背景的孤儿,公安局长的官虽然也不算多大,可是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对他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而且据说那公安局长跟省里的关系也是万丝千缕的。
  顾东源似乎理所当然地就被判了死刑,什么正当防卫、防卫过当,在他们这小地方根本都不是回事。
  一直到顾东源抱着他承受身后四五个人的拳打脚踢之前,沈云晋都以为他跟顾东源是一点儿情分都没有的,甚至都没有想到顾东源真的会去救他。
  可是顾东源却为了救他,被判了死刑。
  顾东源被枪决的那一天,沈云晋的眼泪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掉了一整天。
  那天他正在参加高考,本来成绩就不怎么样,这样下来更是惨不忍睹,最后只能凑凑合合地上了个二专,人也慢慢地在时间这把杀猪刀的淬炼下成长为一个正宗的Loser。
  不过为顾东源的死哭得最多的,还是顾老太太。
  虽然顾东源那混小子从小到大没办过几件好事,但是在顾奶奶眼里,他还是她在这世界上最亲的金孙,也是她中年丧夫老年丧子之后还能支撑着活下去的理由,可是这混小子最终还是没能像她期望的那样给老顾家光耀门楣,甚至还以一种最丢人最窝囊的姿势再一次死在了她前面。
  顾奶奶是个好老太太,长得慈眉善目,说话软声软语,很少发脾气。小时候每次沈云晋惹了祸被老爸追着打的时候就会躲到她怀里,沈云晋的奶奶姥姥都死得早,没体会过隔辈亲的感情,顾奶奶在他眼里,就跟亲奶奶差不了多少。
  顾东源出事之后,尽管沈云晋跟爸妈马上就把顾奶奶接到了家里,说要给她养老,但是老太太还是以眼见的速度迅速衰老了下去,成天躲在自己小屋里偷偷抹泪。
  去世的时候还不到七十岁,眼睛都哭瞎了。
  就这样,顾东源的死成了沈云晋这半辈子最遗憾的一件事,其严重程度甚至超过了他这十几年来的身负巨债,穷困潦倒。
  可是,虽然沈云晋的心里想过,却也没觉得自己真能有那本事,再重头过上一遍。
  明明就是小说电视里才会出现的剧情。
  哪怕他在路上被那辆汽车撞飞的时候,他也没觉得自己会一下就飞到了小时候。
  所以,当他再一次张开眼,看见顾东源那张拖着鼻涕趴在他跟前的小脏脸时,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还在梦里没有醒过来。
  于是沈云晋愣愣地跟梦中的顾东源对视两秒之后,又再一次闭上了眼睛。
  “哎,你醒了怎么还不理我!”顾东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不高兴,但是这稚嫩却偏又装得老气横秋的语气,确实是他小时候惯有的调调。
  而且,这声音听起来那么清晰,一点儿都不像是梦里应该有的那种远远的感觉。
  甚至下一刻一直富有熊孩子特质的顾东源已经重重地捏住了他的脸:“你个小兔崽子,竟然敢装睡不理老子!”
  顾东源是真敢使劲儿,沈云晋只觉得一阵剧痛从腮帮子上传来,疼得他不由得睁开眼随着他的拖拽坐起身来。
  刚刚躺着的椅子晃了两下,沈云晋才发觉自己竟然是躺在一只用木椅改造的秋千上。
  而低头看到的身体,却明显得比他小了好几号,嫩白的小手还肉乎乎的。
  他真是在做梦?可要是在做梦,为什么顾东源又捏得他这么疼?
  沈云晋心里太过震惊,震惊到都没空理会顾东源对他又搓又揉的蹂躏,只呆呆地看着四周的一切。
  倒是顾东源,凶神恶煞地折磨了他一阵,看他毫无反应,也不免觉得有些索然无味,就讪讪地松开了手:“你是木头人啊?都不知道痛的!”
  沈云晋哪里有心思回答他的问题,只是细细地贪婪地看着周围的一切。
  刚刚搭起来的秋千,一个又一个崭新的水泥池子,大大小小二三十口缸,两间砖瓦房,还有生锈的铁门门口这两颗枝繁叶茂的梧桐树,这一切都那么清晰那么具体,让他没办法相信自己身处在梦中。
  莫非他真的……重生了?
  想到这个可能,沈云晋不由自主地又在自己的脸上捏了一把。
  “哎,你不会是傻的吧?还自个儿捏自个儿!”顾东源眼珠子都快凸了出来。
  腮帮子上再次传来的刺痛让沈云晋的嘴唇都忍不住颤抖起来,他转头瞪着一旁站着的顾东源,气息都有些不稳:“现在是什么时候?”
  “嘿,还真是个傻子,”顾东源被他逗乐了,伸手把他从秋千上拽下来,“起来让我玩会儿!你妈还跟我奶奶吹牛说你学习好,原来是个傻子。嘿嘿,长得还真俊,跟个小姑娘似的。”
  顾东源说着,又往他脸上摸了一把,才嘿嘿笑着拉着秋千往后退了好几步,猛地松劲儿坐上去,那秋千就在他屁股底下来回晃悠了起来。
  “嘿,小傻子,给老子摇一会儿,不然等会老子揍死你!”顾东源晃悠着,还不忘扭过头来恶狠狠地恐吓他。
  呆呆地看着他,沈云晋似乎终于意识到,自己是真的回到了小时候。
  看着眼前的一切,已经模糊的记忆就像是吹干了灰尘的老照片一样,慢慢地呈现在他的脑海里。
  今天似乎是他跟顾东源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爸爸因为在县城东郊租了个厂子做生意,就干脆带着他跟妈一起搬了过来。
  那时候爸爸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刚刚做小生意赚了点儿钱,又抵押农村老家的两处大宅子贷了点儿钱,就轰轰烈烈地干起了酱菜厂。那时候还没赔,所以爸爸的脾气也还没有变坏,还没搬来的时候就在厂子里的梧桐树下给沈云晋做了这么个秋千。
  刚搬来第一天,沈云晋就对这架秋千爱不释手,一个人荡来荡去累了就躺在小木椅上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正好看见顾东源把一个肉乎乎毛刺刺的大毛毛虫塞到他领子里,顿时吓得哭声震天响。
  第一次见面,顾东源就给他留下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虽然不知道这一次顾东源为什么没有拿毛毛虫招呼他,但是看着他那一派占山为王的土匪样,沈云晋还是忍不住在心底啐了一句,怪不得长大了还那么皮,这么小就是个小流氓。
  “你个小兔崽子,听见老子说的没!”小流氓看他一动不动的,顿时又来了气,身手利落地从秋千上跳下来,四下看了看,视线突然定在某一点,嘴角顿时掠过一丝坏笑。
  现在的沈云晋可不是当初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屁孩,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又动了什么歪念头,下意识地就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一眼就看见了记忆力那条红红肥肥的大毛毛虫正扭着屁股在墙根的一棵草上爬着。
  合着这毛毛虫在这儿等着呢。
  顾东源坏笑着跳过去把那个毛毛虫捏起来,沈云晋只看着他的动作就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拜顾东源所赐,他怕毛毛虫怕了半辈子,就算现在回到了从前,那刻在了记忆最深处的恐惧却再也不可能抹去。
  看着顾东源捏着毛毛虫向自己跑过来,沈云晋下意识地想跑,但为了维护身为一个成年人的尊严,他又做不出来落荒而逃这种事,只能将走未走地停在原地,可是脑子却在飞速地转动着。
  虽然上辈子是顾东源一直上赶着当沈云晋是好兄弟,沈云晋一直对他爱理不理,但是两人私底下的相处,又确实是顾东源占了上风的。
  顾东源折磨人的鬼点子太多,沈云晋一边不想搭理他一边又怕他,而这恐惧,似乎就是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注定了的。
  现在要细究起来,罪魁祸首似乎就是他手里的这只毛毛虫。
  再活一辈子,他可是坚决不能再被这小玩意儿给打败了。
  这么多的念头,沈云晋像是在电光石火之间就已经过滤了一遍,几乎来不及再害怕,顾东源刚刚把手朝他举过来,沈云晋就一把夺过那只毛毛虫,拉开顾东源的领子,把它塞了进去。
  ☆、槐花汤
  毛毛虫刺刺的感觉在那一瞬间就沾在了沈云晋的手指头上,让他不由得升起一阵恶心。
  反观顾东源,显然是被他突如其来的反抗动作惊着了,愣了好一下,大概是感到痒痒了,才迅速把短袖脱下来扔到一边,可是他的肚皮上还是已经红肿了一大片。
  “你奶奶的……”顾东源刚要开口骂,那两件砖瓦房的门吱呀一声开开,头发才有些花白的顾奶奶跟着沈云晋的妈妈苏春华一起从里面走了出来。
  顾奶奶听见顾东源骂人,原本还笑呵呵的脸一下拉了下来,低声训斥:“东源,你怎么欺负弟弟!”
  顾东源这熊孩子虽然熊,但是对现在唯一的奶奶却是出奇的尊敬,看见她,刚才亮着的爪子顿时都安安分分地收了起来,还连带地委屈上了:“我没有,是他把毛毛虫塞我衣服里!”
  这边顾东源口口声声地告着状,刚刚看见自己妈的沈云晋却连他在说些什么都没有听清,只是眼睛都不敢眨地看着自己那重新又恢复了青春的妈妈。
  在出车祸之前,沈云晋才刚往家里给他妈送了两千块钱,已经年过半百的苏春华带着同龄人还不具备的老态,被生活折磨得体无完肤的她完全收敛了年轻时候的风华,沈云晋过去的时候,她正在自己特意摆的一间狭小的佛堂里磕头念经,那虔诚的表情说明她已经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往生极乐上面。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