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62)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女武神阁下,联邦机甲已经出现了。”外头传来大喊。
  
  阙棠在没时间多想,立刻穿戴上控制器,开启机甲,眼前立刻出现一块悬浮粒子屏幕映照着外头的一切。
  “机甲起动完成,与驾驶同位率100%。”传来无抑扬顿挫的电子声音。
  她试着移动,就像控制着自己手脚一样顺畅。内心满溢着战斗意志,下令:“前进。”
  
  艾蜜莉被护送下车后,首次露出吃惊的表情。
  “小香菇,剧情偏离了。”
  “宿主似乎发现异常,因而自我更改了剧本。喵。”
  “果然她还是注意到了吗...明明就差最后一步。”
  “喵,是否要洗掉宿主记忆重启剧本?”
  
  “女武神阁下出现了。不愧是同位率高达98%的第一士兵。”身旁传来的惊呼打断她的思绪。
  艾蜜莉转身看着一马当先往前冲入联邦机甲群中的身影。
  “原来机甲也能做出东方古武术动作?”反叛军就像是在看电影一样的吃惊。只见阙棠的机甲身形灵活的穿梭在机甲群中,肘击、扫腿,一瞬间就倒了一大片。
  着实打破了众人对机甲只能以机枪及光剑攻击的印象。
  
  但虽然她一开始占上风,在联邦不断派出增援的兵力下,显的越来越吃力。反叛军的机甲本来就不足,而阙棠的体力也有限不可能无限制的阻挡。她回头发现艾蜜莉还站在原地时愤怒的大喊:“在干什么,快走啊。”
  
  反叛军才回过神,赶紧动作。
  “阁下,请您跟我们一起离开。”
  “不,不对,你们在做什么,这跟我和你们首领商议的不同。”见到阙棠独自撑着,艾蜜莉皱着眉不肯离开。
  “阙棠阁下要求我们一定要护送您上殖民地。而联邦部队会由她来阻挡。请您不要犹豫了。”
  
  阙棠本来只是想将机甲破坏后就结束,并不愿真的伤害了这些联邦士兵。但在对方无限增援的情况下,她无奈的拿起机甲枪扫射命令:“A3数组,防御机甲靠前,攻击机甲使出投掷。”
  尽管她是联邦最有经验的指挥官,但三十人的部队也无法让她撑多久。余光看见艾蜜莉还不肯走,她随即抬起左手对着手腕上的投影键盘按下一串号码。
  
  艾蜜莉的手表响起。反叛军的人迟疑的看着她,但她毫不犹豫的接起。
  “弗拉,不管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你的愿望不是要成为联邦总理吗?别迟疑了,赶紧跟反叛军的人走吧。”
  阙棠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艾蜜莉的紫色双眸死死的盯着远方的机甲。“阙棠...你...”
  “这次的任务,我拥有的原本女主的记忆,在加上我自己本身的记忆...我不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就算结果是死亡,我也不会迟疑,因为这本来就是我欠你的。”阙棠温柔的说着。“能再见到你,我已经很幸福了。你想要的一切,我一定会帮助你达成。所以快走吧。”
  
  前方传来大爆炸,联邦军队也开始投掷炸弹,反叛军的机甲损失大半。
  “不要再犹豫,我这里要撑不住了。弗拉。”语气中带着焦急与喘息。
  “我...我...不要...”艾蜜莉双眼泛着泪水。“我不要,棠棠,不要这样好不好?”
  一旁的反叛军错愕的看着以冷静与无情的阁下竟然哭着求女武神。
  
  阙棠见劝说不成,直接发话要反叛军的人将她绑走。
  开始与她接触的男子立刻命人直接打晕艾蜜莉后,带上车集体离开。
  等到他们远离以后,阙棠才露出笑容。右手上握着一枚按钮。这是遥控炸弹的按钮。方才击倒机甲的同时在对方身上装了炸弹,只要机甲一回到后方修整,她按下按钮后,就会开启连锁爆炸,连同她自己一起死去。
  
  阙棠又回头看了车队一眼,默默的说“穆遥,再见。”接着冲进联邦机甲里,义无反顾的按下按钮。
  顷刻间,以她为圆心的半径二十公里都化为一片焦土,没有任何生命存活。
  
  “喵,宿主自愿牺牲任务完成。灵魂碎片融合完成、系统任务完成,回到女主原世界。”
  昏厥的艾蜜莉突然睁开眼,紫色的双眼无神凝视着虚空,时间与空间都被静止,周遭变成一片漆黑。
  她缓缓的飘起滞于半空中。
  “重生任务完成,获得支配系统权力,可任意穿越时空。喵。”
  下一刻,场景转变回阙棠在系统里的住所。
  
  艾蜜莉转变为齐若澜的外貌,下床换上衣物后,走到厨房做了顿简单的早餐,一一装进保温盒里,接着打开原先住所没有的大门,走到对门,按下按钮。等了一下子,门被打开了。见到门后的人时,她勾起了一枚温柔的笑意。“早安,还没吃早餐吧,我多做了不少,所以送来给你。”提起右手晃了晃手上的袋子。
  
        
御姐总裁的内向小甜心
1.
  “穆遥...再见。”爆炸燃起的火焰将她燃尽归于黑暗。
  
  “不对...不对,穆遥、遥遥!”床上的女人惊恐的睁开眼,剧烈的喘息。注视着天花板上陈旧的星星装饰,好一会儿才举起右手抹过额头的冷汗。
  她躺在床上回想着天马行空又太过真实的梦境,最后苦笑。是不是又得要去看心理医生了。
  
  拿起闹钟看了眼时间,又想起今天是周末,本想干脆继续躺着时,外头传来门铃声。
  阙棠皱着眉下床,稍微整理一下后急忙的跑去开门。
  
  “早安,还没吃早餐吧,我多做了不少,所以送来给你。”对方晃了晃右手上的袋子。
  “你...”阙棠茫然的看着她。
  “我是你对门的新邻居。姓齐。”齐小姐温柔的笑着。“方便让我进去吗?”
  阙棠才赶紧开门。等到对方进来后,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怪异。她竟然让陌生人进她家?默默无言的关起门,那位齐小姐已经自来熟的坐在许久没用的餐桌上,摆开餐盒,好似主人一样的要她过去。
  
  阙棠被动的点头,进去洗梳后才出来接过筷子。对着桌上丰富的像午餐的菜色,筷子停在半空中久久不知该如何下箸。
  “吃这个吧,鲜虾烧卖。我昨晚揉完面团发酵后早上起来包的。”齐小姐殷勤的夹了一筷子的烧卖放到她碗里。
  “齐...小姐...你不用这么客气。”阙棠不知该如何拒绝,尴尬的看着她。
  “我叫若澜。草右若。力挽狂澜的澜。”齐若澜笑意盈盈的望着她。
  “我是阙棠。”直接拿出纸笔写给她看。“齐小姐...这层楼不只我一户住户,如果你要拜访的话可能要尽早...”她委婉的表达赶人之意。
  
  “其他住户我已经拜访过了,不用担心我。赶紧趁热吃吧。”
  阙棠面无表情的眨了眨眼。她想自己的口气没有任何关心的意涵...吧。嘴边传来一股温热,她反射性的张嘴,一颗烧卖入口。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无意识的被喂食了。尴尬的红了脸。
  
  “好吃吗?”齐若澜一脸满足的看着她。
  “是很好吃,但齐小姐...”阙棠觉得新邻居好奇怪。明明是个大美女但行为举止都像深井冰。“可以不要再像刚才那样了吗...很难为情。”
  
  齐若澜盯着她好一阵子,让阙棠毛骨悚然的差点投降说你要喂就喂吧的时候,她慢条斯理的说:“你...不记得了吗?”
  阙棠眨着眼,茫然的模样一览无遗。
  “两个月前,你救了我。在崇华女中附近的巷子。”齐若澜见她仍不解的样子,无奈的轻叹口气。“那天我刚和客人谈完一件案子,不小心喝多了。没料到对方是故意灌我,趁我醉了之后要...总之要不是你,现在我不会在这里。”
  “好像...是有这么一件事。”阙棠脑海中只有模糊的记忆。“你没事就好了。”
  
  “本来想和你道谢,但在做完笔录后你很快就走了,警方也因为隐私的问题不愿透露资料。本以为没机会感谢你了,没想到这么有缘份在这里遇见你。”齐若澜眼里满是显而易见的喜悦。
  “这...没什么。我只是很讨厌那种事。”阙棠心一抽,低头夹起碗里的食物囫囵吞枣的咬着。随意的吃了几口后自认有交代后,收拾着桌上的餐盒。“今天谢谢你的早餐,也很高兴认识你。”
  齐若澜明白对方这是对方的底限,点头微笑没再多做停留。提起餐盒又回到自己家中。
  
  关上门后,阙棠靠在门板上,再度回想起那个冗长的梦境。一时间,她都快被“穆遥还活着“这几个字给洗脑,但...穆遥早就死了,她亲眼看着她入土,怎么可能还会活着?
  阙棠忍不住泛起苦笑,觉得自己一定疯了。
  
  星期一上班时,隔壁的业务助理推着她悄悄的说:“阙棠,听说今天总公司调派的新总裁就会来了。好像还是个美女。”
  “这样啊。又多了一位男性杀手跟你抢注目了。”阙棠不甚在意的回应。
  业务助理撇嘴,心想自己是有多自虐才找阙棠聊天。对方这种话少又油盐不进的人也就自己这种开朗的女子才愿意散播欢乐。不过本来要八卦的心思也被掐灭了,干脆的换了话题:“年会听说要演戏,你以前不是在剧场工作吗,要不要上去露个脸?”
  
  “我就是因为演不好所以退出,你还要在我伤口上洒盐吗?”阙棠面无表情的盯着屏幕核对数据。
  业务助理笑容一僵,未免多说多错,她决定不说了。
  阙棠悄悄的松口气。
  
  到了中午,她照例拿起钱包一个人到外头的小餐馆吃饭。她也知道这样不好,总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不与其他人来往,连父母也许久没见了。
  可是她真的没办法接触任何人。自从穆遥死了以后,她几乎再也不能和其他人交流。本来喜爱的剧团也因为表现不出人物的情感,最后只能退社收场。
  穆遥的死对她造成很大的阴霾,就连穆遥父母亲口对她说不是她的错,她也没能释怀。
  因为要不是她那天执意要去参加剧团而不去接穆遥,穆遥也就不会因为放学时遭遇歹徒袭击而...那样的...死了。
  
  “这里有人坐吗?”熟悉的声音在她前方询问。
  阙棠没抬头的回答没有。
  对方无奈的轻笑。“你吃饭都这样子?一个人埋头。”
  阙棠一顿,抬起头来发现是她对门的新邻居。“齐...小姐。”
  “还好这次没忘了。”她点头。对一旁等候的服务生叫了两道菜后,回过头替她倒了杯水。“你中午都来这里用餐吗?”
  “对。”阙棠简短的回答后,又觉得自己太僵硬,所以多说几个字。“这里还蛮安静的,价格也还可以。”
  “真巧。我公司也在这附近,那以后我可以来这找你吃午饭吗?”尽管阙棠听得出是肯定句,但齐若澜温柔的口吻,不至于让人产生压迫感。
  她也就...莫名其妙的点头同意了。阙棠再次感到奇怪,自己好像只要碰上她就会不自觉的同意。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