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54)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基于对你长久以来数学上面的不可靠。我必须要询问,真的是三万吗?”阙棠很淡定的听完了这个提示音,然后很淡定的提出这个问题。
  “喵~应该是吧。”
  “应…该…是…吧…。”阙棠呵呵。“你敢不敢这么不负责任?连积分都乱算,我看你根本没在记吧!你的大脑是小鱼干做的吗?”
  “喵呜~人家是这个系统管理员,积分我想怎么给就怎么给!”小香菇恼羞成怒。
  “你这坑爹猫!我就知道你根本不记得有多少积分!叫你少吃小鱼干不听,现在蠢了吧。”
  “你才蠢!再说我就扣你一万积分!喵~”小香菇不甘示弱回嘴。
  “唉呀,好呀你还威胁我?你死定了,我包准在你的有生之年哩,再也没有小鱼干可以吃。”
  “不~宿主是坏人、大坏蛋!喵呜~”zoom out后再也不见声音。
  阙棠冷哼。自家指导员之坑爹,跟小说里说的可靠、Nice、温柔的系统君根本就不一样。
  
  “你…我们先整理一下。”阙棠还是微不可查的红了脸,撇过头转移话题。她现在对虞珞妍越来越无招架之力。明知道这只是一场游戏一场梦,如果太认真的投入最后受伤的只会是她自己。
  在虞珞妍看不见的角度紧咬住唇,对自己几近欺骗感情的举止感到深厚的愧疚,同时又沉迷于女配的温柔。现在的她,唯有寄望于男主不晓得会怎么弄死她来逃离这个任务了。
  虞珞妍瞧着阙棠那熟悉的逃避现实的模样,有些不是滋味却又开心的矛盾感。她知道阙棠一定是在自责”欺骗别人感情”。殊不知…有些事情并不如她想的那样。回想到自己身上,她突然有些害怕…阙棠会不会原谅她?
  
  “珞妍?”阙棠整理好情绪后,回头只见女配发愣的模样,她很是新奇的喊了。
  “我没事,我们稍为讨论下如何应对吧。虞珞妍回过神,温柔的望着她笑。
  阙棠点头。
  
  下午宋傲天带着几个人浩浩荡荡的来到虞夏。员工见到他时,突然明白邻近中午前副总不开心的模样是为了什么。因而一时所有人静谧不语,就怕惹恼了脾气不好的副总。
  宋傲天在阙棠秘书的带领下走进大会议室,阙棠和虞珞妍两人早已并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等着他们了。
  
  虞珞妍脸上的温柔笑意,是宋傲天从未见过的神情。而这神情这曾经应该属于他的,如今却只为另一个人,而且还是个他曾经的出轨对像所展示。好不容易脱离双重绿帽的低落情绪又再次瞬间浮出了。
  “珞妍。”他收拾情绪坐下,拿出一个A4公文袋,丢给阙棠她们。“这是我从虞夏手上抢来的单子,你确定真的要跟阙棠在一起?”言语中暗示了阙棠的无能。
  
  虞珞妍毫无兴趣,看都不看一眼。而阙棠则是捧场的从纸袋中抽出那些他刻意放掉的小单。脸上露出着急的神情。“珞妍,我—”
  “没事。”虞珞妍握住她的手掌安抚她。
  这一切看在宋傲天眼中更是怒火中烧。
  
  “珞妍,阙棠能给你什么?她什么都不能给你,不能给你家庭、不能给你孩子,甚至连间公司都看不好。”宋傲天一顿,忽转柔情。“我知道是曾经的我不好。明明有了你,却还在外面拈花惹草。但你相信我,只要你回来我身边,这些事情都再也不会发生了。我真的只爱你一个人,永远。”
  “你的保证…都已经被背叛过一次,还要我怎么再相信你?”虞珞妍神情不屑。“而且宋傲天,谁说我们不能有家庭?”她勾起嘴角,拉住阙棠的手抬起,露出两人手上同款式的戒指。“我们已经订婚了。再过一阵子就会到国外结婚。至于孩子…现在科学这么发达,我还需要你?”她嘲讽的睨了他一眼,不感兴趣的转开。
  
  “你!”宋傲天面部表情失控。“好,很好。本来我只是想警告你们,即使虞夏目前还是业界最大的厂商,但不要以为这样就能拥据第一。我既然能从你们手上抢下这些单,自然也有第二单、第三单。一单的营收不多,但十单呢?”
  “你威胁我?”阙棠抢在虞珞妍说话前开口。“宋傲天,你太小看虞夏了。”
  “好了。”虞珞妍直接抢回话语权。“这些都跟你无关宋先生。你有本事,就把虞夏弄垮。但如果你没本事。就要小心了。”
  
  “…珞妍,你等着瞧,我会不择手段让你回到我身边的。”宋傲天紧握住手心控制自己的情绪,然后起身离去。
  
  “喵~男主黑化度五十。连男主黑化度都开启了,宿主真是萌萌哒。”
  “谁要知道男主黑化度。”阙棠呵呵两声,不理牠径自思索任务了。
  “好冷淡,喵呜~”
  
        
尛文
  那日谈话不欢而散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宋傲天旗下的公司更激烈的竞争,而虞夏就像是放弃一般的任他压低价格抢订单,打乱市场。
  
  “棠,几个大股东已经开始有质疑的声浪,认为在代工这一块我们明明一直是龙头,为什么单子却一直流到宋傲天那里。”虞珞妍摆脱了告状的老人们,走进总经理办公室告知目前她们所遭受的情况。“到底要到什么时候你所谓的吃撑的情形才会出现?”
  
  阙棠习惯性的握住女配朝她伸出的手心。“就是现在。”她将屏幕转到虞珞妍面前。“宋傲天目前已经吃掉了我们刻意丢掉的十五张单子。这些订单对我们公司来说本来就属于散单,真正占的利润比并不高。可是对宋傲天刚起步的公司而言却是相当重要的利润。但这几些单子有个特点是,交期短,日期又接近。而宋傲天的代工厂目前还没有虞夏的规模以及完善制度,加上…”她微笑的点开另一个页面。“一个月前原料就已经涨了一成左右,我相信他杀红眼的削价竞争抢我们单子时根本没考虑过这点。然后我准备了一笔更大的交易要送给他。”
  
  宋傲天听说虞夏最近有一张比起他抢的前十五张的成交金额都还要高的单子,立刻要业务部门去打听。
  没多久就收到公司信息,他亲自上门拜访。本以为依他的薄利策略铁定能将单子抢下,没想到从对方口中暧昧的得知虞夏竟然也给了和他不相上下的优惠金额。
  对方同时说明,因为他们货相当赶、量又大,即使虞夏贵一点,他也会愿意考虑让虞夏接单。
  宋傲天一听,随即表示他可以再提供更便宜的价格,交期如期交付。
  对方果然露出有兴趣的表情。“但我有一个条件,我司有权力要求提早一周到一周半交货。”
  “什么?一周到一周半?”宋傲天皱眉。“这不可能,相对而言,就等于实际上原本就很紧绷的生产期又更短了。”公司的生产线无法负荷。
  “那就很抱歉,我们无法与你们配合了。因为我们正在与竞争对手比上市时间。根据业务部的预估,一周到一周半也是对手最有可能的操作。我们只好很遗憾的谢谢您。”
  
  “等等。一周到一周半是吗?”宋傲天脸色僵硬。
  “总经理。”他身边的产品协理立刻拉住他示意不行。公司的生产线早就因为那十五张单紧绷的毫无余力。若是接下这张宛如不定时炸弹的单子,那对公司毫无帮助。而且还冷静的产品协理听宋傲天的口气,似乎已经要成本价出售了。这不就等于他们都在做白工?
  但宋傲天丝毫听不进去。要抢虞夏生意打败阙棠的执念早已深植于心,他立刻要协理修改原先的合同,将方才所说的都列入合同里头。而约定价格,如产品协理所想的,几乎等同于他们的成本价。
  这还是在原料有库存的情况。
  “总经理,不能签啊。”协理小声的试图打断。他们目前只有替十五张单备货而已,而剩余的原料根本不可能负荷这张订单,前天采购单已经签到他这,上头明白写着原料上涨一成。要是依这个价格签下去,出多少货公司就亏损多少。
  
  宋傲天因为不停被打断而警告的瞪他。
  “总经理,原料一个月前上涨一成了。要是在已先前的成本价来估,公司会亏损。如果至少要打到损益两平的话…价格要再多百分之十。”冒着被宋傲天撵出去的危险,产品协理努力阻止了宋傲天的不理智决定。
  
  谈及亏损两个字,宋傲天果然冷静下来。他细看了采购单及预估成本后,明白自己也是操之过急。立刻和对方道歉并说明报价有误,然后将新的成本价做成报价表给对方。
  “这个价格还在我们可以接受的范围。”虽然商场最忌讳报价更改,但还没签约前都还有商讨空间。大概明白市场行情也清楚这的确是最低价了,对方笑着与宋傲天握手。“我今天会和整个team讨论,明天就能给你答案了。”
  “我明白了,谢谢。”宋傲天抽回手,转身离去时露出势在必得的笑容。
  
  再经过几次更详细的协商后,宋傲天果然如他所愿的接下这张订单。
  “珞妍,虞夏现在的情况不好吧。”他藉由一些仍在虞夏工作的人员得知今天虞珞妍下午有约,会单独外出,早已堵在虞夏门口。
  宋傲天想清楚了,即使虞珞妍背叛他和阙棠在一起,他仍就爱她。所以只要她回到自己身边,他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不计较。
  
  “宋傲天,有事吗?”她示意身边的男性秘书停住,扬起下巴冷冷的看着她。
  宋傲天痴迷的看着今天白衬衫窄裙打扮的虞珞妍。他怎么从没发现虞珞妍可以这么美?“珞妍,回来我身边吧。只有我才能成为你的依靠。”他露出自信的笑容。“以前你在我身边的时候根本就无需工作,现在却得这样抛头露面,这一切都是阙棠的能力不够。所以回到我身边吧 ,不要再跟我呕气了。”
  虞珞妍看了眼秘书,从对方脸上发现和自己相仿的神情。轻蔑、荒谬与讽刺的混合,种种的负面情绪让她反而忍不住笑了。
  “珞妍?”宋傲天还以为是自己终于说动对方,正想上前握住她的手,没料到被对方闪过。
  “宋先生,请你理解我们如今已经是没有任何关系的陌生人了,所以不要随意试图与我有肢体上的接触。”虞珞妍站在已经自动上前成为挡箭牌的秘书身后。
  “为什么?我不是已经证明我比阙棠更适合你、更能让你过衣食无忧、无须工作的生活。”
  “衣食无忧、无须工作的生活就算不靠你我也能够拥有。”她挑眉浅笑的望着宋傲天难堪的模样,毫不留情的继续指责:“而过去在与你的婚姻生活中,我也的确是过着那样的生活。但我得到什么?被你当做无知的大老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你在外头、甚至和情妇玩到虞夏?呵。”
  
  “不过倒也是多亏了你才能让我认识阙棠。”提起这个人,虞珞妍饱含嘲讽的嘴角都不禁软化了。“如果没有她,我现在大概还过着刚才你嘴中说的衣食无忧、无须为工作烦扰的生活,却每天无力的想着丈夫为什么不回家。可是因为有她,让我重新找到人生的价值。”
  宋傲天哑口无言。但仍试图辩解。“这些我都会改的,因为我是真的爱你啊。”
  “所以你以前不爱我啰?”虞珞妍抓住重点。“既然这样,为什么我要再给一个曾经欺骗过我的人机会。”她看了手上腕表一眼。“宋先生,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请你以后别再来打扰我。”转身离开。男性秘书怕宋傲天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小心的戒护着。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