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5)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还有操作指令诸如:泡牛奶喂孩子喝、哄孩子睡、替孩子换尿布…等等。最后她找到一个自动照顾小孩的指令点选后,对着猫吐槽:“所以这游戏的意义在于可以自己养成一个萝莉吗?你们到底是哪个星球派来的,也太丧失了!”
  
  “不用担心,目前只有宿主享有这项福利唷,喵~”
  “我完全不是担心,是糟心。”阙棠放弃的抚额低叹,跟一只猫讨论人类语言的使用精准度也太愚蠢。“算了,我们下个任务什么时候开始。”她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间房间。
  “宿主若是已经准备好了,那马上就可以进行下个任务。喵~”
  
  阙棠刚要说准备好时,眼前景色已经换成一座座被云雾缭绕的山尖,而自己正盘腿坐在地上,一身古装裙褥打扮。她无言的抬起右手,宽大的袖口立刻随着山岚吹摆无止。
  “…不是说好下个任务让我当圣母白莲花大小姐的吗?”
  “这是圣母白莲花大小姐没错呀,喵~”小香菇落在她身边仍旧在吃小鱼干。
  阙棠已经无暇顾及这只猫怎么有不符合这世界的产品了。“请问这是哪门子的大小姐。”
  “宿主别急,带我细说本世界故事给你听。喵~”小香菇戴上粗框学究眼镜,猫爪刷刷刷的翻着不晓得从哪冒出来的一本书。
  阙棠好奇的低头一看,只见纸张上面印了各种不同形式的猫爪印,除了爪子数目不同,还有猫爪印全掌还半掌…半晌,她眼角抽蓄的退回。头一次觉的语言和文字是这么的重要。
  
  “找到了,喵~”小香菇伸出猫爪推眼镜。“这篇是重生修真文,宿主目前扮演的角色是重生来的女主,也就是原世界的女配。在原世界因为看不顺眼而处处欺负女主,最后被开挂的女主「哔---」所以重生了。重生后你发誓要抢夺女主机缘并且让上辈子被女主抢走的大师兄回到你身边。这次宿主的任务一样就是要让男主角对女配好感值满。喵~”
  突然一阵静默。小香菇盯着阙棠,阙棠看着小香菇。
  
  “…等等,既然这是一篇重生修真文,也就是说,原文的女主角就是跟男主角在一起了,我干嘛还多此一举在重生修真文做同样的事情。”
  “因为要让你作任务啊,喵~”
  “…”对方这毫无节操的答案让阙棠放弃反抗了。
  
  “不过宿主也不要哀伤,从本次任务开始,每个世界宿主都可以藉由任务学会可携带技能唷。喵~”
  “好吧,让圣母白莲花的大小姐角色是怎样。”她无奈的回归正题。
  “宿主这次扮演的是修真界第一大宗门门主的独生女,从出生开始即是可吸收天的灵气的单灵根天才,到十五岁时已经突破元婴期,不过生性单纯加上整个门派上像视你为宝,将你保护得很好所以性格单纯。”
  “乔豆麻袋,有个矛盾,我都是这种天才,还是圣母白莲花性格,为什么要欺负原女主。”
  
  “因为女配是原女主角,当时有金手指和作者外挂系统。加上她原本是一介孤女,在家破人亡后让原本的邻居也就是宗门的扫地工人给带回来。入门测试时发现有修真天赋才成为弟子的,对于你这样受尽宠爱的大小姐其实各种不顺眼,因此对你无止尽嘲讽。原本你是不在意,但在发现一直欣慕的大师兄与她走得很近,而且还被女配设计让大师兄看见你跟女配争执的画面,在女配挑衅你出手,不小心失手误伤女配后,大师兄对你失望甚至一改宠溺的态度后,你跟原女主就更水火不容,处处下给彼此绊子。”
  “…所以是真白莲对上黑莲花,这到底是招谁惹谁了。”阙棠无话可说。
  “今天就是入门测试,女配如今正在前往测试的途中,请宿主开始动作唷,喵。”
  
  韦若云艰辛的走在通往第一宗门的山道上,身旁经过无数华丽的马车,但没人停下。
  今日是宗门的入门测试,就连俗世的高官显贵都想着将家里孩子送来一试,保不准也许有幸得以入门,有朝一日也成为仙师庇荫家族。
  她也是要来参加测试的。早先她不过是宗门山脚下小村落里一个富农家的女儿。但她某日陪着阿爹进城交税时,让城里县老爷家的纨裤看上,强娶不成,因此杀人灭口。她逃脱出来后,遇到以前的邻居,如今已是宗门照顾外庄侍仆的李爹给搭救。
  
  李爹告诉她与其一辈子寄人篱下有仇不得报,要不要来参与入门测试。也许撞了滔天大运进入宗门,那即便是最低阶的子弟,县老爷也不足为惧了。
  韦若云心动,咬唇许久,她双膝一跪朝李爹磕了三个响头然后独自上路。
  她天还没亮便出发,走了两个时辰才到半山腰,在那场家变中受伤还尚未养好的韦若云粗喘着气,勉力多走两步路,却不小心路边突出的树根给绊倒了。
  她闭上眼等着迎面而来的灾痛,没想到本该坠落的躯体让一道力量给撑住了。
  
  “姑娘,可还无恙?”
  温柔细致的嗓音令韦若云宛如受蛊惑一般的睁开眼。眼前立着一白衣女子,容貌柔美,眉角含笑,眼里满是关怀之意的望着自己。韦若云立时自惭形秽的想挣脱开但徒劳。“没、没事。谢谢。”
  “我瞧姑娘您似乎有伤在身,正巧我随身带着几粒疗伤药丸,姑娘若是不嫌弃,可愿接下?”
  韦若云虽瞧着柔弱,但骨子里自带一股刚强,除非是万不得已,向来不愿意接受旁人相助。可眼前这女子,让她说不出拒绝之语,只能点点头。接着对方露出真心实意的笑容,让韦若云见了更是生平头一次生出自卑。接过那女子给的药丸后,也没怀疑的服下。立时,只觉的身子骨由下而上窜起一阵灼热的温度。她痛的粗喘着坐在地上。以为自己是遭逢毒手的狠瞪着她。
  
  “抱歉,姑娘。我一时急迫,忘了与你说这药丸去骨生肌同时还有洗筋伐髓的功效。寻常人吃了可让身体健壮,只是服用时便会有你这般症状。”女子满脸歉意,随即伸手握住韦若云,度了一丝真气过去。
  当那真气自女子手上传到自己身体时,灼热感的确降低了,逐渐变成温暖的温度游走在她四肢百骸。而她也察觉背上的伤不再疼痛了…她为自己错对好人而惭愧。“谢谢这位姑…仙姑。”
  只见女子先是一愣,而后轻笑。“吾名阙棠,大可直呼我名字,但千万别唤我仙姑。这位姑娘可是要上山?在下正好也要取道回山,可否同路而行?”
  
  韦若云羞红着脸点头。“我…奴家姓韦,俗名若云,姑娘唤我若云便好。若是姑…阙姑娘不嫌弃,我便却之不恭的与您同伴。”
  当她这么说时,阙棠脑海出现:“女配对女主好感度上升十点,目前好感值为十,请继续努力。喵~”
  “不…上个世界的女配大人太可怕了。女配对女主的好感度还是别上升吧。”阙棠看着韦若云头上红铜色字体的”本世界女配”,心有余悸想着齐蕴安最后黑化的可怖模样。
  
  女配好感度满的结果怎么会是把她推倒脱衣调戏呢!简直太可怕了。
  
        
修真文
  在阙棠的陪伴下,韦若云不到一个时辰已来到门口。她见看门的两位弟子对阙棠恭敬行礼,心里突生忌恨。
  凭什么天道如此不公,她一家家破人亡,自己背负血海深仇却无能为力。还得寄人篱下换得一时温饱。而这女子就可以如此高高在上,受众人礼遇。
  凭什么!
  
  “女配黑化值增加十,目前为八十,已到达偏执狂。喵~”
  正在询问看门弟子考核场地的阙棠吓了一跳。“这次女配的黑化初始值也太高了吧。感觉好危险。”
  “因为女配全家惨遭灭门,因此正处在愤苍天不公、恨己身无力的状态。请宿主小心。喵~”
  “难怪原文是一朵黑莲花…”想到上辈子黑化度和好感值皆满的女配,尽管内心害怕,但脸上仍维持不变的笑容,同弟子说完话后,温柔的牵过韦若云。“若云可是来赴入门考核?”
  
  韦若云本来处在愤恨的状态,加以先前阙棠给她服用的丹药尚未完全吸纳,差点就走火入魔。但这一下被打断后,她只觉全身有股说不出来的舒畅感,自脚底蔓延至头顶。而原先的郁结也一同散去。察觉到这点的她,为自己先前的阴暗心思感到羞愧,也对眼前一直帮助她的阙棠又多了层亲近。“是的,邻家李爹乃宗门侍仆,告知我今日是宗门入门考,不论尊卑贵贱,皆可来试。只要有灵根天赋,便可入门。”
  “既是如此,那便随我一道。我领你前去。”
  
  “女配对女主好感度加二十,目前好感度三十。喵~”
  “…我只不过说句话也加好感度,这样我以后还是别说话好了。”阙棠暗自确立了对待女配的准则。
  
  到了考核场地,挤满了前来赴试的人潮,阙棠拉着韦若云直至一张台子前。“同门,这位姑娘是前来赴试的,可否替我安排。”
  原本趾高气昂的弟子在抬头看见是掌门之女,那位宗门的天才后,不耐的神情立刻换上笑脸迎人,又随着阙棠转过视线看向她身后一身粗布蓝缕的韦若云时,先是诧异,又想着阙棠亲自领来的人定不会是泛泛之辈,因而好言相问身世背景一一填下后,递予她一木牌。“等会有人喊到木牌上的字号,过去就是。”
  
  阙棠一看,似乎是相当靠前的号码,她随即一笑递过一瓶药丸。“此乃我自己炼制能帮助吸纳灵气的丹药,谢谢同门了。”也不再多关注那好似中奖一样欣喜的弟子,拉着韦若云道一旁稍空的地方站着。如那弟子所言,没多久,便有人叫了她木牌上的字号。
  “在此祝若云一帆风顺。”
  韦若云苦涩一笑,慨然转头前去。她到弟子面前,将木牌递过后,在弟子的引领下,先在一旁的木制水盆中洗过手后,双手放至于一面镜子之上。许久,都没有反应,正当韦若云心冷,而弟子欲上前请她离开时,自镜中突地射出一道金色光芒直冲天际。领事的老人震惊的大喊“金系单灵根。”虽说灵根分五行,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但金系灵根已有百年未见。如今竟然出现金系,而且还是单灵根。老人欣喜若狂的让旁边的弟子去请掌门出来。
  
  韦若云茫然不知所措。求助似的转身,只见那人好似勘破她心思似的,早已缓缓朝着自己的方向步行而来。始终未曾褪去的笑容,仿若世间什么都难不倒她那样的胸有成竹。这般仙人之姿也令她平静下来,等待着阙棠到她身旁。
  
  “若云莫慌。世间有五行相生相克之理,是以方才那道金色光芒即是金系灵根。而灵根资质有上下等之分,单灵根便是最上等资质,恭喜。”阙棠先是安抚的碰碰她手臂,才一一解释。
  韦若云先是一愣,随后脸上露出又悲又喜的神情。“所以,我合格了吗?”本指是一介孤女,没想到竟然能有莫大机运入得了这仙人宗门。
  “那是当然。第一宗门不会不收你的。”
  
  掌门匆匆赶来,领事随手指着她们的方向,两人先是在瞧见阙棠后停顿一会儿,随即走来。
  “棠儿,你不是在后山修练,怎么出关了也没通知我一声?”
  “…这不重要,爹。你瞧若云,她可是金系单灵根呢。是女儿在路上遇见领来的。”被喊着棠儿的阙棠忍注一身的鸡皮疙瘩转移话题。果然掌门马上仔细的盯着韦若云。良久才道:“我宗门里,专通金系修练法诀也就大长老一人,不如就让她拜入大长老门下吧。”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