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47)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阙棠站在一旁无辜的眨眨眼,总觉得自己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这模样被一直注意着她的虞珞妍望进眼底,让她满是负面情绪的心底不禁泛起一丝笑意。
  这么可爱的女人…怎么能被宋傲天给骗走呢?宋傲天一点都配不上她,她垂眸瞬间,闪过无数思绪,最终都指向同一件事:宋傲天这个男人她自己受过苦就够了,阙棠…不能是他的。
  所以在面对宋傲天后也更不留情面的挖苦。
  
  “难道我有说错?”虞珞妍扬起线条优美的脖子,侧眼望着他,眼底的不屑明显的连一旁的阙棠都看的一清二楚。犹如回到过去那个目中无人,谁都瞧不进眼自视甚高的虞氏千金。“如果阙棠不相信,我可以把昨天在场的人都叫来,一个一个帮你证明。”自信又充满受上天眷顾的气度,气质远不是宋傲天这半路出家挤身富豪的男人能比拟。
  “够了!”宋傲天恼羞成怒。他愤恨的怒视着虞珞妍。他最讨厌的就是虞珞妍这副模样,总让他想起过去自己像一条狗一样的尾乞求怜,那总落魄没背景受人欺负的时候。“虞珞妍,你很好,今天阙棠在这,我不跟你吵。你最好赶紧把离婚协议签一签。我一刻都不想再和你保有夫妻的头衔。”
  
  “那正好,既然你也在这我们现在就去。”
  “好。”
  夫妻这么多年,头一次这么有默契的时刻竟然是一起去办离婚。阙棠在一旁感慨的想着有钱人真是辛苦。“既然你们有事,我就不打扰。先离开一步了。”她就像什么都没听见一样挥挥手正想离去,蓦地,被紧紧挽住。
  “阙棠,陪我…”在宋傲天转头打电话的那一刻,虞珞妍脸上出现茫然无助的求救神情。
  
  “女配羞耻度减十。目前九十。喵~”
  “羞、耻、度?这是什么鬼东西?XX值呢?通常黑化值满后不是应该还有进阶的鬼畜、病娇值之类XX值的,怎么这次没有?这个羞耻度听起来…而且竟然是又扣的?”阙棠不自觉的冒出冷汗。
  “喵~宿主可以把羞耻度联想成女配不择手段的程度,两者是负相关。羞耻度越低,不择手段的程度越高。”
  “那,羞耻度有负的嘛…”阙棠异常冷静的问出这个问题。
  “宿主认真的想要知道答案吗?很可怕唷?喵~”
  “很可怕…我记得上次你说过类似的话是在末日世界的任务吧…姐姐的丧失值上上下下的,简直不能更愉快更可怕了。呵呵。”似乎也就是从那次任务开始后,女配们都变得越来越…不能直视了。
  “喵~所以宿主真的想要知道归零甚至变负的状况吗?”小香菇萌萌哒的问着。
  “算了,我不想知道。我只有一个问题想问,虽然你这个指导员很不可靠,但也只有你能问了。我该怎么避免羞耻度下降?”阙棠对这次的任务有种前途未卜,黯淡无光的预感。她突然觉得那些XX值好亲切好怀念啊。
  “喵~就是好好听女配的话唷。”
  “真、的、吗?”阙棠万分怀疑。
  “真、的、喵~”小香菇学她的语气回答。
  “好、吧…。”
  
  “没事,我陪着你。”阙棠笑容中藏着只有她自己明白的心酸。看着眼前羞耻度会下降的女配,有种比面对寂静岭怪物还要恐慌的心情。
  起码面对怪物能躲能跑,但面对女配她还要主动上前才能完成任务啊。这种献身的感觉不要更糟。
  “棠…”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的虞珞妍,只感觉到阙棠一如往常的温柔体贴。“只有你对我好了。”
  “你把世界想得太糟了。你堂妹对你也很好。人生要正向一点。”阙棠扮演着心灵导师说着她自己都不相信的对话。
  虞珞妍摇头不说话。
  
  总之…阙棠以外人的身分跟着他们俩夫妻以及双方的律师到了机关办好相关离婚手续后,又看着两人立刻去换发证件,将上头的配偶栏清空。
  “阙棠,今天这女人在,不管我说什么,我知道你都不会相信我。但我会证明我是真的爱你的,我证件上头的配偶栏从今天开始,也只会、只可能有你的名字出现。等我。”他说完后,狠狠的瞪了站在阙棠身旁的前妻一眼,掉头就走。
  
  “虞小姐,恭喜你恢复单身。那我先走了。”
  “谢谢你,费用我会随后打入你户头里。”虞珞妍丝毫不将刚才宋傲天的放话看在眼里。
  “那我先谢谢你了虞小姐。”律师伸出手与她轻轻交握后随即放开。“我先走一步了,有事在随时联络我。”伸手拦辆车后也离开了。
  
  “棠…我离婚了。现在我该怎么办?”没有律师前坚强的样子,在阙棠面前她就是一个褪去所有防备专心依赖她的女人。
  一段困扰她、让她不快乐许久的婚姻,在今天全都结束了。但她却没有想象中的快乐,只有困惑。不解这些年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为什么浪费了这么多时间。
  
  “珞妍,你不是总说自己想要赢过我吗?那就试着从我手上抢过合约的主控权。”
  “主…控权?”虞珞妍一愣,随后露出喜悦的笑容。“你不回美国了?”
  “公司那边说,暂时真的没有适合的人选能派来。所以我只能继续留在这管理。”阙棠苦恼的耸耸肩。
  事实上是,因为女配极度不希望她回去,所以她也不想冒着女配的羞耻度下降的可能回去。因此趁他们办离婚手续时,溜出来打了越洋电话把本来就一直希望她继续留下的上司吵醒表达自己可以继续留守这职位,对方果然相当高兴的同意了。
  人生的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此刻的阙棠深深理解这句话。
  
  虞珞妍听到这消息,喜悦的眉眼都绽开了。“那你要小心,我一定会牢牢握住这机会。但在这之前,为了庆祝我恢复单身,晚上是不是该请我吃饭?”
  
  阙棠现在宛如砧板上的鱼肉,完全服从女配的指示,她说要往东阙棠绝对不敢往西。所以当虞珞妍说出晚上请她吃饭时,阙棠立刻欣然同意说要订餐厅,结果在注意到女配不满意的神情后,马上改口说,不如就在她家吧,她们可以下厨。
  女配果然满意的点头。
  也因此她们驱车前往商场,大肆采购了一整个下午后,累的几近虚脱的回到阙棠家。
  刚进门,小香菇喵的一声跳到阙棠身上,蹭着她不放。
  “小香菇真喜欢你。”虞珞妍在她身后笑着。
  “牠只是饿了…”用力将牠从自己身上拔开,提着牠到饲料区拿出一包小鱼干和猫饼干后,小香菇才开心的喵喵叫。
  自从上次小香菇擅自动用她的淘宝账号买小鱼干后,她就把家里所有能上网的东西都带去公司放着,小鱼干也锁起来,一天只给牠吃一餐。
  现在的小香菇瘦的肚子都小了两圈,这都是她的功劳啊。
  
  “不只是牠,你也饿了吧?我做饭…”
  “不、不,今天你是主角,而且又是我家,怎能麻烦你。”阙棠赶紧阻止她。“还是我来吧。”她提起装满食材的袋子走进厨房。
  然而虞珞妍并不受阻止,仍就跟进去打下手。在阙棠专心站在汤锅前放料时,她终于忍不住的抱住她。
  “珞、珞妍?”阙棠手抖了一下,差点把汤洒出来。
  “阿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她对阙棠的好越来越无法抵抗,总是不可控制的想要靠近她、亲近她。
  “因为我们是朋友。”完全无误的答案。
  “只是朋友?”虞珞妍蹭着她的后颈,气息暧昧的喷洒在细致敏感的肌肤上。
  “还是邻居。”阙棠马上回答另一个身分。
  “只是邻居?”尾音刻意的上扬。
  “还、还是合作同事。”她欲哭无泪的说出下一个答案。
  虞珞妍忍不住轻笑,笑的阙棠都有些醉了。
  笑的这么性感意图使人有恋爱的感觉吗?阙棠内心咆哮。
  
  “棠棠,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对吧?”
  “珞妍,我想你只是碰到这么多事而产生的移情因素。而在这一刻,我恰巧在你身边支持你,所以你才会产生这样的错觉…”阙棠忍住想推开的冲动,试图用理性的解释唤回女配的冷静。眼角瞄到小香菇坐在门口,睁着无辜的猫眼懂装不懂得看着她们。她立刻用眼神传达出找死吗?
  小香菇回她一个吐舌。
  “不、不是错觉。”虞珞妍惩罚似的咬了她一口,听见阙棠呼痛又舍不得的松开。“但就算是错觉,我也无所谓了。先前的爱情我得到了什么?但是…你对我这么好…就不准再对别人好了。无论什么方法,我会让你变成我一个人的。”
  
  “喵~女配羞耻度下降二十,目前七十。宿主加油唷。”
  “…你不是跟我说听女配的话就好了吗?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阙棠惊愕,她每次都知道不该相信这只坑爹猫的话却还是忍不住相信了,到底是为什么!
  “喵~可能宿主太过听话,激起女配的黑暗心理了吧。总之,宿主请保重。”
  “我想你大概是这辈子都不想吃小鱼干了,我们一起保重吧。”阙棠透露出玉石俱焚的语气。
  “喵呜~不!”门边的小香菇立刻露出世界末日的表情。
  “呵呵。”
  
        
尛文
  阙棠不敢用力抗拒又说理未果,最终只能含泪屈服在羞耻度之下。被迫过起同居的生活,一起进出的日子。
  
  “前天董事会上,全数投票通过解除宋傲天总经理职位。但公司还是有支持他的人,这些人会是未来我要接手的隐忧。”阙棠家的摆设,虞珞妍已经熟稔的闭着眼都不会走错。她走在前头进门,打开灯,回头和她说着。
  对于谈起公事时,基本上还是正常人的虞珞妍,阙棠若有所思的没说话。
  “棠?”虞珞妍不解。
  “我只是在想…”话说到一半,突然发现本来只有脱外套的虞珞妍越脱越多竟然连衬衫都要脱下。“珞妍,你在做什么?”她叫住对方,赶紧关上门。还好平常为了隐私问题,窗帘都是拉上的。
  
  “回家了,换衣服。”
  “那你也别边脱边丢啊,好歹进房间…”如果漫画中的黑线跟水滴能具象化,她现在一定是那种无言以对的模样。弯腰捡起衣服,将她推进卧室。
  虞珞妍无所谓的任她把自己拉入房内,嘴角噙着笑。阙棠总是比别人操心许多细节,如果是别人大概会觉得她想太多。可是身处被操心的人,已经许久没被人这么在意关心的她,相当喜欢这种感觉。
  
  站在床边看着她从衣柜中拿出自己的居家服,然后朝自己走来,虞珞妍在她靠近自己时,趁她不备,伸手将她推入床铺中,然后跪坐在她身体之上。“棠…”虞珞妍长发垂落在阙棠脸颊旁,自上而下俯视着她,刚才开到一半的钮扣没扣上,衬衫领口敞开,内里的深蓝色性感内衣直接落入阙棠眼中。
  她脸色顿时泛起一片潮红,大概被女配推倒的次数太多了,她有点悲哀的习以为常,但仍就秉持着非礼勿视的撇过头。“珞妍…不是在说公事嘛?”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