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42)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艾媞?艾媞是谁?”齐若澜不解的问着她。
  “没事。你今天要报到?”阙棠烦恼的盯着她的紫发。“这颜色会被老师骂吧…不过现在都六点半,要染也来不及了。算了,我先陪你去和老师说一声吧,回来再帮你染成黑色。”
  
  系统已经体贴的备上一切软绵绵需要的衣物,甚至连原本阙棠睡的单人床都变成双人size。
  虽然阙棠抗议,但被软绵绵的驳回和系统不予理会而作罢。
  
  “秋天了呀。”只穿着一件长版深灰色毛衣和浅蓝雪花长裤出门时,感到微凉的发抖了一下。因为室内太过温暖,让阙棠丝毫没有入秋的感受。而且一直在任务里头,总是随着角色改变穿着也没特别在意到底是什么季节。
  软绵绵穿着白色制服、黑色毛衣、浅灰色的制服群搭配黑色长袜和黑色皮鞋,这样普通的学生打扮。紫色及胸间的长发让阙棠绑成马尾。右手提着书包,左手挽住阙棠。“棠棠,今天你会来接我放学吗?”她期待的看着阙棠。
  “嗯?接你放学啊…”阙棠有些为难,她也不确定什么时候开始又要进行任务,如果答应了没做到…她讨厌这种事。
  “不行吗?除了今天以外,之后我就要住宿了呢。谁让棠棠帮我报名的是女子寄宿学校。”软绵绵失望的低下头。
  
  “耶?寄宿学校?等等,你读的学校名字是?”阙棠问着。
  “你自己帮我报名的学校名字都忘了,哼。”软绵绵不高兴的撇过头。“崇华女中啦。是初中和高中一起的学校。”
  “崇…华?”阙棠微愣的睁大眼。怎、怎么会…这是她念过的学校。她的震惊一路维持到陪着软绵绵进教室后,听着台上老师说明未来学生会有的学校安排,阙棠才回过神。
  
  “还真的是那所崇华…”一路以来见到的景致,和她念过的那所无一不同。
  “喵~这是将宿主原先生活的世界设定带入到系统中唷。请宿主不用疑惑。”小香菇的声音突然出现。
  “…这样啊。”阙棠总觉得哪里怪怪的。但最终仍是被说服了。不过因为今天只是说明会,所以在中午前就结束。阙棠带着软绵绵去学校附近的咖啡店吃饭。
  
  软绵绵一入座,就兴奋的点了早午餐,饮料要水果茶。阙棠没什么胃口的点了杯热拿铁结束。
  “棠棠,我们吃完饭后去游乐园好不好?”软绵绵高兴的靠在阙棠身上。
  “好呀。”她接过服务生送上的拿铁,轻啜的看着报纸。看着上头印着的都是现实生活中的人名,只想着这个带入设定也太逼真了。这系统到底要有多庞大的内存来运算啊。“不过提醒我回去前要买黑色染发剂。你这头发太显眼了。”她放下报纸和咖啡,揉揉软绵绵的头顶。
  自从发现软绵绵和她长的相像后,阙棠就忍不住的任软绵绵予取予求,就像以前一样。
  “真的吗,棠棠最好了。”软绵绵露出开心的笑容。
  
  吃完午餐后,两人搭车到游乐园。阙棠陪着软绵绵搭了游乐园里头所有的游乐器材。还搭了惊险刺激的过山车,一下来,阙棠立刻冲去呕吐台大吐特吐。
  “棠棠,你怎么这么没用。”软绵绵轻拍着她的背,抱怨着。
  好不容易吐完,打开水龙头漱口,将口中的不适感全部清洗干净,阙棠才有心情回复她:“我是老人家啊。你看看我们差了多少岁。而且自从我上了大学后就再也不玩这种东西了好嘛。”脑中还有挥散不去的昏厥感。
  “哼。”软绵绵嘟嘴,扶着她到一旁长板凳坐下。“棠棠,人家去念了寄宿学校后你会想我吗?”
  “啊?”阙棠不懂这是什么问题,好像有点不太对?
  “明明就可以选择通勤,你却帮人家报名寄宿,一定是讨厌我对吧。”软绵绵阴沉的低下头。
  “耶?”脱离中二时期已久,不懂青春期少女到底在想什么的阙棠此刻终于体认到自己真的老了。她很直接的回答小香菇刚刚快递给她的答案。“听说崇华的寄宿相当好,管理也严格,我想让你专心读书,以后念好学校,这样我才可以升上总经理、当上CEO、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她蓦地停下。
  
  “卧槽,小香菇你这什么变态的答案,后面那段根本就不需要。”阙棠怒骂着坑爹系统君。
  “喵~”小香菇完全不理会她的抱怨,已经遁走。
  
  “…棠棠要当上总经理、升任CEO吗?”本以为被她刚说的话吓到而沉默的软绵绵,突然冒出这个问句。
  “不不不不,你不要乱想,我是开玩笑的,呵呵。”阙棠干笑两声。“但希望你能认真读书也是真的。最起码,好学校的文凭能让你的人生过的轻松一点。”但软绵绵就像没听到她解释一样,双眼充满斗志。
  “好,我知道了。我会为了让棠棠当上总经理、升任CEO而努力开一间公司!”
  阙棠一听差点没吐血。但看女孩这么有精神她只好敷衍的点头。
  
  回家后,阙棠帮她染了头发,陪她收拾行李。晚上睡觉时,软绵绵趴在阙棠身边期待学校的生活。
  “你说我会交到怎样的新朋友啊,棠棠。”
  “唔,大概就是一群青春期荷尔蒙疯狂滋长的中二朋友吧。”阙棠昏昏欲睡。
  “棠棠!”
  “嗯?!”阙棠猛地睁眼看着她。
  看她很困的样子,软绵绵小大人般的叹口气。“好吧,早点睡。明天记得带我去学校。”关上灯。窝在阙棠怀里睡着了。
  
  隔天,阙棠将软绵绵送到宿舍房门口,软绵绵依依不舍的抱着她。“棠棠,放假要来看我唷。”
  “好、好…一定会。你赶快进去吧。”已经在门口抱了半小时,来回许多家长一直盯着她们,被看得浑身不自在的阙棠赶紧将她推入房间内。“我先回去了。下次再来看你。好好读书唷。”立马下楼走人。
  齐若澜站在房间的窗边,微笑的看着阙棠离开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人影后收起笑容。面无表情的模样与艾媞惊人的相似。
  
  回到家后,阙棠虚脱的趴在床上。“送小孩上学真是累死人了,还要这么早起床。”
  “喵~宿主准备要进行下一个任务了吗?”
  “等等,先回答我一个问题,我一直没变老,但软绵绵一直长大,她都不觉得奇怪吗?”
  “喵~养成对象成长的每一阶段,游戏会自动重新设定宿主的年龄,并将宿主的年龄撰写到她的程序里头。也就是说不管养成对象几岁,她都会认为阙棠就是现在的样子。”
  阙棠点点头。“好了,那我们就进行下一个任务吧。”
        
接下来的任务写完就散绝不纠缠。
尛文
  走高档路线的下午茶店里,所有客人的视线总是时不时隐密的往窗边某一桌的女子看去。
  整间店面的阳光彷佛都定格在那女子身上。她有一头乌黑亮丽的及腰长直发,好看的柳眉及大眼如今画着悲伤的弧度,坚挺的鼻子让她的轮廓深刻的印在其他客人的心中,而粉嫩的樱唇则是让人想一亲芳泽。
  草绿色的洋装将她的清新娇弱的气质完美的烘托,令人心中充满怜惜。
  
  “小姐,请问您要点餐了吗?”不长眼的服务生迎着众人的视线,走上去打扰了独自忧郁的女人。
  尽管眼里含着浓郁的化不开的哀伤,但女子仍是礼貌的露出一个微笑,温和的对他说:“请给我一杯花草茶。”
  服务生一瞬间看愣了眼,心底都让女子的哀伤给感染而忧郁的点点头。“我知道了,小姐。”然后领着单子走向柜台。
  
  女子继续看向窗外,彷佛等待着谁来,又像是重要的人早已离去一样。
  
  店门自外头让人用力推开打破了店里的宁静。身着黑色昂贵订制礼服,卷发让人完美的绾在后脑,年轻女子踩踏着最新款式名牌高跟鞋,气势凌厉的自外踏进。手臂上的提包随着她的步伐晃着。
  众人视线下意识的跟随她的身影一直到达充满电影氛围的绿衣女子桌旁。
  只见黑衣女子拉开椅子,毫不客气的坐下。
  一时间,充满了不和谐的冲突。
  
  “你来了…宋太太。”阙棠表情始终低沉难过,但看见来者还是努力的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您要不要先点…”
  被称为宋太太的女子直接抬手,一直关注着这桌的服务生立刻过来。“一杯花草茶。”
  服务生点点头后,马上远去。
  “没想到你还有点水平,不是约我在随随便便的咖啡厅。”宋太太拿出湿纸巾擦拭着桌面。
  “您的身分…怎适合随意的抛头露面。”阙棠柔弱的附和。
  “好了,废话别多说,你约我来到底想做什么?示威?炫耀?”宋太太眼神尖锐的打量着眼前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阙棠。一身白莲花圣母的柔弱气质,难怪宋傲天会喜欢她到不顾自己娘家的财产。“你要知道,宋傲天能有今天的一切,都是我给他的。如果不是因为娶了我,他能够当上集团的CEO吗?如果他跟我离婚了,就会什么都没有,这样你还要跟他在一起?”顾忌到这是家丑,尽管气愤,宋太太仍是忍住的小声威胁。
  
  “不、不是的,宋太太。”阙棠眼角衔着泪紧张的握住她的手。“请您听我解释,当我知道傲天…宋先生已婚时,我已经和他分手了。我只是想跟你道歉,也请你不要为难傲天。”
  宋太太狠狠的甩开她的手。“不要碰我。”嫌恶似的拿出纸巾擦拭自己的双手。“那你约我出来到底想说什么?就是要我不要为难他?呵呵。”她不信任的看着阙棠。
  “宋…太太。”阙棠困难的喊出这三个字。“您放心,我已经断了与宋先生的联络。我们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单纯的吃了几次饭而已。”她试着勾起嘴角,然而却怎样也做不到,最后放弃的垂下双肩。“真的很抱歉,介入了你们之间的婚姻。我已经和公司请调回美国,下星期就会回去了。”
  
  “不好意思,您的花草茶。”服务生端着饮品送上桌,本想听听这桌客人到底说些什么,无奈两人警觉的在他出现后就沉默不语了。他只好遗憾的离开。
  
  “您先用吧。”阙棠将花草茶推到她面前。
  宋太太这次并没拒绝的接过。
  “傲天…是个好男人,希望你们以后能幸福。我就先走一步了,很抱歉宋太太。”阙棠哽咽的说着后。拿过结账单去付账,迅速的丢下了大钞也不等找零的直接走了。
  
  “喵,女配对女主好感加十,目前负六十。男主对女配好感减十,目前负三十。”
  阙棠刚推开店门,就听到小香菇传来的提示音。“…男主对女配好感减十?他是躲在哪里偷看吗?”她立刻假装拦车,眼神四处观察,终于在行道树下发现一台黑色轿车上,有一道明显的”本世界男主”五个大字。
  突然发现车门似乎被打开了,阙棠垂首,赶紧随意拦了辆车上车。
  “这任务实在是让我很不舒服。靠老婆提拔的男人,有钱以后开始觉得老婆骄纵蛮横,而且是靠着入赘而得来的头衔和财富让他抬不起头。开始策画要将公司吃掉。结果这时候遇到合作公司派来的代表,对女主温柔可人的气息一见钟情,展开了猛烈追求。女主发现男主其实有老婆后就死心的断绝,没想到男主跑来跪下说自己的老婆怎样糟糕、恶毒…然后两人重新在一起还连手把妻子搞死…还把妻子冠上恶毒的名号,这样的小说真的可以嘛?”阙棠重复一次剧情后还是无法忍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