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34)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我要你知道,你这辈子只能是我的。就算我不要你,你也只能在我身边。”她用力的捏住蓝宓下巴。
  突然,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本该气愤的蓝宓,诡异的笑了起来。“万俟傲天,你以为你赢了吗?”
  万俟傲天疑惑的挑眉,接着换她手机响起。她放开蓝宓,接起了电话。原先志得意满的脸色突地沉下,然后越来越难看,直到后来,她重重的将手机摔在地上。
  
  “你设计我!”万俟傲天暴戾的瞪着蓝宓。
  “如果你不自以为是而蠢的跳进我的陷阱,又怎能设计?”蓝宓好整以暇的看着她。“现在我已经拥有万俟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权。成为万俟集团的最大股东。这都要感谢你为了换现金的低价抛售。”她愉悦的拥过阙棠。她等这一天等了很久了。
  “你…你们两个…”万俟傲天不敢置信的看着他们。
  “阙棠,是我的。”蓝宓一个字一个字清楚的告诉她。
  万俟傲天怒睁着眼,伸手就要抓住蓝宓,但阙棠挡在蓝宓。“阙棠!你以为蓝宓真的爱你吗?”
  “傲天…”阙棠低低的叫着她。“事情结束了。”
  “阙棠!她今天会利用你来对付我,改天也会同样的抛弃你。”万俟傲天狠狠的甩开椅子走了出去。
  蓝宓笑容满面的看着万俟傲天失败的背影。
  
  “喵~女配幸福值五十。女配对女主恋爱度五十。人家回来啦,宿主有想我吗~”
  “你还知道回来!”本来还沉浸在演技中无法自拔的阙棠,一听见小香菇的声音,立刻出戏的吐槽。“而且那个恋爱度…算了,我这次真是把节操都卖掉了。左搭上女配、右勾引男~主…”
  “喵~这次宿主做得很好唷,我在更新的时候都有一直注视着宿主的工作情况。”
  “你以为是猫咪版的圣母在上嘛…”阙棠黑线。
  “喵喵喵~晚点再叙旧,宿主请继续任务吧,喵~”
  
  “阙棠,现在我们总算可以安心的在一起了。”蓝宓伸出手想紧抱住阙棠,却让她躲开。蓝宓的笑容僵在脸上。“阙棠!”
  
  “总经理…”阙棠垂眼不看她。“你跟我说的…公司被掏空千万,是骗我的吧。”
  
        
小白文
作者有话要说:大家好,我们收到来自美国的碎了一地的节操的捧由的来信,在她锲而不舍的和宅女讨论着发胶、发蜡与定型喷雾的差异,最后,终于发现了一项惊人的事实,那就是…
我把发胶跟发蜡搞错了…对于这种常性错误,我不得不锁文修文了。
请大家自行把发胶改成发蜡,所以这其实是一篇发蜡vs定型喷雾的对决。
结果小白文最大的笑点是我自己嘛…ORZ
  “你…知道了。谁告诉你的。”蓝宓原本喜悦的脸色瞬间沉下,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没有人告诉我。”阙棠已经破罐子破摔,也无所谓摊牌了。“是我查到你口中所说的一千万,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这笔金额。应该说你给我的所有数据都是假的。你为了利用我,还用心的从半年前的数据就开始作假,还和各部门的经理演了场戏骗我,就为了引我上勾…蓝宓…为什么?”她眼眶泛红瞪着她。
  亏她…还真的相信女配,没想到连这都是假的,那她熬夜加班一个多月是为了什么?!阙棠感到自己的智商和黑眼圈很蛋疼。
  
  “在进公司之前,我根本就不认识你吧。”阙棠眼神充满悲伤疑惑的望着她。“你是从一开始就针对我,还是说,不管应征的是谁,你…都会这么对她。不惜出卖自己,也要换得扳倒万俟傲天的机会?”
  “阙棠!”蓝宓哑口无言。她该怎么解释?总不能说:我是重生而来,早就知道你会应征我们公司。这样不就摆明自己从一开始就在利用她?不管怎么解释,阙棠都会离开自己…
  她生平第一次陷入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
  
  阙棠迟迟等不到她解释,其实她也明白,女配根本无法解释。双肩一垮,强撑的精神一蹶不振。“算了。事已至此,解释也没有任何意义。”她将脖子上的识别证摘下放在会议桌上。“总经理,我要辞职。”她朝门口走出去,越过蓝宓时,被她紧紧抓住。
  “不,阙棠,不要…我什么都可以弥补你,别走。”蓝宓眼带恳求的看着她。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本来就算阙棠发现她也无所谓不是吗?但为什么现在阙棠真的发现而且要离开她了,她却慌乱的不知如何是好。
  
  阙棠盯着她抓住自己的右手。“请你放过我吧,总经理…”她摆脱蓝宓的右手,快步走出会议室门外。
  外头的股东见门又再次打开,都聚精会神的盯住,没想到是蓝宓的助理哭着走出来。
  
  快速穿过他们,冲进总经理办公室带走自己的所有物后,走进电梯下到大厅,阙棠头也不回的踏出公司大门。
  搭上公交车后,她马上将眼泪擦掉。兴奋的问小香菇自己演技如何。
  “喵~宿主不愧是舞台剧演员,演技一百分。”
  “我可是有着三秒掉泪的称号好嘛。”阙棠好心情的看着窗外。“工作这么久总算可以休息一下了,我一定是现代文里面最认真工作的人了。”
  “可是你不是差点上演办公室.avi、厨房.rmvb跟饭店包厢.mkv吗?我看宿主很享受呀。喵~”
  “你回来就是专门来吐槽我的吗?亏我为了迎接你还准备了各种不同口味的小鱼干…看来你是不想吃了。”阙棠冷笑的说着。
  “不~宿主您这么大方美丽迷人,如诗如画温婉明媚高冷知性成熟…一定不会跟我这只蠢喵计较这么多的,喵呜~”小香菇可怜兮兮的请求。
  “哼哼。算你识相。”
  
  最近,蓝宓的公司上下弥漫着一股山雨欲来的气氛,自从那天董事会议,她助理哭着走了之后就再也没出现在公司。可是总经理也没批准助理的辞呈,所以阙棠的位置就由业务部秘书暂代。
  但一向笑容温柔的彷佛春风拂过泸沽湖、秋雨浸润九寨沟的总经理,一直板着张脸,不苟言笑、脾气暴躁,只要稍微出点差错就能把人骂得狗血淋头。
  现在蓝宓的办公室是公司所有人不想踏进去的No.1。
  
  蓝宓当然知道现在公司上下的人是怎么看待自己的。但对她而言那一点都不重要。阙棠走了以后她才发现,其他助理蠢的就像没带智商就来上班一样,什么都要她提醒、什么都要她说了以后才做。连要泡杯黑咖啡都能泡成焦糖玛奇朵。
  而以前阙棠…只要她一个眼神就能立刻将她要的东西找出来递给她…
  
  蓝宓望向桌上,阙棠怕她久看屏幕而替她准备的绿色小盆栽。
  又下意识的看向以前阙棠待在自己办公室的角落…现在那里又恢复成会客用的沙发了。助理的桌子她让人搬到外头去,省的看到那胸大无脑的业务助理就忍不住气。
  果然还是平胸的阙棠好。
  
  可是阙棠…去哪了。
  她本以为就算阙棠走了自己也不会有任何感觉。最多就是要重新换助理不习惯而已。可是她发现她错了,还错的离谱…
  蓝宓将脸埋进自己双手中。她其实…早就爱上阙棠了。但却没看透的让复仇的情绪给蒙蔽,然后利用阙棠对自己的喜欢,肆无忌惮的伤害她。
  她会这么恨万俟傲天不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吗?结果她竟然对阙棠作出相同的事情….她到底有多蠢。
  
  在她醒悟过来之后,她立刻就去阙棠家里,可是敲了半天没人开门,直到隔壁邻居出来后才知道阙棠…早在董事会议那天离开后就搬走了。
  她的助理明知道自己被利用着,却还心甘情愿的被利用,做不想做的事情…
  想到阙棠如今不知道在哪个角落独自舔伤,她就痛苦的恨不得让阙棠把自己揍一顿。
  
  “喂,蠢猫,帮我把电视遥控器踢过来好不好。”阙棠躺在寒耕家的沙发上,指使着在地上打滚的小香菇把地板的遥控器递给她。
  董事会那天她离开后,立刻回家收拾了值钱的东西,其余不要的都送给邻居后,就跑来拜托寒耕让她借住。而这学长虽然头发造型很奇特,但人还是相当好的,看着小学妹哭的梨花带雨,以为是她碰上什么事了,什么也没问的就点头同意。
  
  寒耕因为工作忙,在家的时间不长,大多都住在事务所里,所以阙棠毫无拘束得放开本性,天天躺在他的沙发上看电视吃零食,懒的连饭都不想煮了。跟小香菇你一口、我一口的分食小鱼干。
  
  打开到新闻频道,跳转第一条就是蓝宓的新闻。侧边斗大的标题写着,营建业上市公司将与万俟集团合并。
  她咬着鳕鱼条想蓝宓现在的身价又要涨一倍了。可是为什么没付给她薪水。
  
  蓝宓穿过媒体的包围走进办公室,神色冷清的准备要和寒耕谈合作签约。在经过这阵子的协商后,总算拟出双方都接受的条款。
  一踏进会议室,只见寒耕冷冷的看着她。
  “这不是,身价即将又要涨一倍的,集团主席吗?”寒耕嘲讽的说着。寒耕他虽然反应慢了点,但从学妹到他家神隐多日没上班,再联想到当时晚餐邀约,隐约间明白也许学妹是情伤了。虽然他很懊悔自己没早点出手,可是身为学长,他更愤怒的是这女人竟然这么欺负学妹,连带的对蓝宓也不客气。
  蓝宓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头示意计划负责人将合约书拿出来。她坐在一旁心不在焉的想着阙棠,等到回神后,约已经签妥,而寒耕就站在她眼前。
  
  “虽然我很瞧不起你,但要不是你这次妥协让我能达成梦想终的目标,我是绝不会签下这约。不过这个案子完成后,我这辈子绝对不会再跟你们公司有任何往来。”说完,寒耕怒气冲冲的抖动着蓬松的卷发走了。
  蓝宓愣了一阵,想到寒耕会这么生气…也许,是和阙棠有关。她心里蓦地窜出一丝希望,立刻让人去打听寒耕得住处。
  
  很快的就得到了消息,她马上离开公司开车前往寒耕家。
  
  “王师傅,我这样洗头可以吗?”阙棠因为没工作,整天待在家又待腻了,索性下来跟楼下理发店的王师傅聊天。聊着聊着,她一时兴起,开始跟王师傅学洗剪吹。
  “小棠啊,你这手劲真是不错,要不,来我这当学徒吧。”躺着让阙棠服务的王师傅笑咪咪的说着。
  
  “哈哈,别啦,我就是无聊来你这打扰。我也就这洗头的手艺还能看,要我剪头发…只怕您招牌没两三天就被我打坏了。”阙棠用水将泡沫冲干净后,露出王师傅清新闪亮的头顶。拿过新的毛巾擦干后,得意的说:“师傅,洗好了。”
  “真是谢谢你啊,小棠。”王师傅起身。“不然,我教你焗染烫吧,总不会把头发剪坏了。”认真的对她说。
  阙棠立刻笑得东倒西歪。“好啊,那改天我再来跟你学。我先回家喂猫了。”她看着墙上时钟已经到小香菇要吃饭的时间,马上和王师傅道别。走出王师傅的店,她心情愉悦的甩着钥匙。
  
  “阙棠。”
  阙棠停住,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蓝宓。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