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31)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之后她无神的望向蓝宓。“你还要做什么?总经理?”
  
  蓝宓被赶下料理台后,抱胸站在一旁看她的小助理做饭,专业的完全姿势不亚于地狱厨房里的那些厨师。她挑眉,惊讶的发现她似乎…没什么不会?
  阙棠从一开始就不怎么相信蓝宓的手艺,所以才不愿意对方做饭,但没想到对方来硬的。吃硬不吃软的阙棠无从抵抗,只能被侵入厨房,然后她就看不下去的接手了。她就知道最后会变成自己做!本来她不想吃饭的!
  
  “唔,我想吃青椒炒牛肉、洋葱炒蛋、糖醋鱼。应该先这样就好了。”蓝宓笑瞇瞇的点菜。
  点那么多还说先这样就好?阙棠一脸黑线。但她还是默默的照她所说开始料理。“总经理,麻烦你煮饭吧。你会吗?”
  “虽然没你做的顺手,但煮饭的话我还是会。”她洗好米放进电饭锅后,好整以暇的倚在墙上看阙棠为她做饭。
  瞧阙棠面无表情,额头冒汗但专住又细心的料理着她点的菜色,内心蓦地冒出一波波的暖意。她开始犹豫,把现在无辜的阙棠当成报复对象是对还是不对。现在的阙棠喜欢的并不是万俟傲天而是她…
  “总经理,可以麻烦你,把酱油递给我吗?”阙棠挽起袖子抹了抹汗。看了眼蓝宓,确认她递来酱油后马上接手。“谢谢。总经理,你先到外头坐着看电视吧,等会好了我在叫…”你还没说完,她自后头让人一把抱住。
  蓝宓搂着她的腰靠在她肩上,两人身躯紧贴的毫无缝隙。“棠…怎么办,比起吃饭,我更想把你当成主餐…”她亲密细致的吻着阙棠的脸颊。
  
  “总…”察觉自己的耳垂传来奇异的舔拭感,她立刻识相的改口。“宓,别这样了。”但对方却不肯放过,更过分了。
  接着果然乐极生悲,阙棠手一抖不小心压倒了正在热油的平底锅。她眼捷手快的翻过身抱住蓝宓将她护住,溅出的油都泼洒到阙棠的背部,。
  还好因为任务开始的季节是秋天,阙棠穿得比较厚,而且油才刚下锅热,还是冷油,所以没造成伤害。
  
  “阙棠,你没事吧?”蓝宓紧张的看着她。
  “没事。”她皱眉回过身关掉火后,捡起锅子。接着不悦的看向蓝宓。“总经理,厨房,特别是正在使用的厨房是很危险的。不要看电视上的无脑偶像剧就认为厨房是调情的好地方。您还是先出去外面坐着吧。”说完后不理她,默默的拿起抹布收拾狼藉。
  你妹啊,从办公室.avi想玩到厨房.rmvb?门儿都没有!气极了的阙棠愤怒的擦着油渍。
  被责备的蓝宓,先是愣了半晌,傻看着她。然后勾起嘴角微笑。她的助理真是太有趣了,就算不喜欢她,在把万俟傲天斗垮之后,留在自己身边也不是不可以…
  
  等到收拾好、饭煮好、两人吃完之后,阙棠故作无意的说:“已经八点多了…真晚了。总经理晚上没事吗?”
  蓝宓仪态良好的用完餐后,才跟着故做讶异的说:“没想到已经八点了,真的是挺晚了,这个时间我也不方便回去,棠,可以让我留下过夜吗?”
  让对方厚脸皮震惊的一时间没回话的阙棠,下一刻就听见对方说:“既然你没反对,我就当你同意啰。”
  阙棠这才急忙开口拒绝。“不,我这只有一张床,而且也没有您能换洗的衣服啊。”
  “没关系,我习惯裸着睡。”自顾自的走进浴室,留下阙棠一人在客厅傻眼。
  
  阙棠盯着她的背影,只傻了五秒,马上带着钱包出门。
  等蓝宓围着浴巾出来时,已经一整套全系列各种样式内衣内裤睡裙襬在床上,摊在她眼前,任君挑选。
  “总经理,随您挑。”阙棠深谙打不过就加入他的道理,既然无法阻止人的灭绝危机,她…呸!
  但蓝宓只是高傲的看了一眼后,全部扫下床。“我不是说了我习惯裸着睡嘛。”她回眼,妩媚的对阙棠说:“你也赶紧去洗吧,我在床上等你喔。”
  “…蓝宓,我们说好—”阙棠深沉的提出。
  “我们说好等公司危机度过在谈彼此的事情。但我现在只是想好好睡个觉、休息而已,什么都不会对你做。只是这样…你也要拒绝我嘛。”蓝宓苦笑着。
  明知道对方是故作可怜,并且还试图以美人计勾引她,偏偏阙棠还只能自动跳入瓮里的点头,就怕不能完成任务。她内心充满悲愤的点头。“我…知道了。那总...宓你先睡吧,我等等就来了。”阙棠抱起全套内衣裤和睡衣裤走进浴室,今晚她要穿五件。
  
  但这一切的防卫措施,等她关上灯,战战兢兢的走到床边,拉开棉被躺进后,顺间瓦解。
  “你怎么穿这么多?连内衣都穿了?”蓝宓迷糊的说着,手上的动作却相当利落干净,直接横扫她全身一遍,将她能脱的都脱了后,抱进怀里。“还是这样好抱。”满足的睡去。
  连句话都来不及说的阙棠,转眼间就被脱的只剩一件胖次。她尴尬的感受对方贴在身上的肌肤,默默咬着被子哭泣。
  果然上车后就别想下了。为什么这些任务的女配一个比一个丧病。
  
        
小白文
作者有话要说:不更不更不更不更今天不更不更不更!  “阙棠,起床了。”
  阙棠迷糊的从睡梦中睁眼,看到蓝宓时,吓的抱着被子往后滚了一圈。“总、总经理…”一秒睁大眼。“你怎么在这?”
  蓝宓坐在床沿,瞧她的动作,忍俊不住的轻笑。“你忘了我昨晚留宿你家吗?”伸手捏捏她的脸。“快起来吧,我已经准备好早餐了。虽然我手艺不及你,但早餐还是可以的。”又贴心的捡起床边的内衣、睡衣放在床上,暧昧的盯着胸口的被子。然后笑着转身出去。
  那是什么眼神,可恶!阙棠默默的抓着被子咬牙。
  
  她换上家居服、洗梳后,走出房门见到窗边向来空荡的桌子上如今摆着丰盛的早餐,而蓝宓正优雅的坐在其中一个位置上看着报纸喝咖啡。
  阙棠磨磨蹭蹭的走到蓝宓对面坐下。视线从对方身上一路扫到桌面后她发现一件事:“总经理…你身上的衣服…”她并没有那件衬衫跟那件长裤啊?那这么说来,真相就只有一个…
  “这是我带的。昨天觉得天气特别好,所以准备了盥洗用具和衣服想出去过夜,没想到正好在你家用上了。”蓝宓笑意盈盈,毫无心虚说着。
  如果可以,阙棠发誓她真的想呵呵两声。但小香菇不在,她不知道女配如今丧病 或鬼畜到怎样的程度,万一又是什么爱你就想捆绑你…
  算了,她还是安静吃早餐吧。
  
  她拿起汤匙,舀起一匙金黄色的蘑菇炒蛋送进口中,随即惊艳的睁大了眼。这、这不就是她一直很怀念又无法重现的匈牙利炒蛋嘛。她再次看向蓝宓的眼神中,充满爱意,她觉得自己要恋爱了。
  “总经理…你这炒蛋的嫩度适中,不会太熟保有蛋黄的鲜嫩滑顺,但也不会太生。而蘑菇和洋葱的味道也热的恰到好处,调味料…用的比昨天那锅汤好太多了。”阙棠毫不吝啬的称赞。
  
  啊、啊,原来她家小助理是个吃货呀。蓝宓勾起嘴角。她终于找到能让阙棠改变表情的东西了。在内心快速的拟了个”不甜洒糖计划”后。她挑眉看向阙棠,伸手拉过她,倾身,在助理不解的眼神中,伸舌舔了她的嘴角,将阙棠嘴边根本不存在的食物假装吞下。“真的很好吃,谢谢你的称赞。”礼貌的回谢。
  阙棠眨了眨眼,内心暴走,她刚才汤匙根本没碰到嘴角好嘛,好吃你妹!但看着眼前不知底细的女配,还是默默吞下了差点没脱口而出的咆哮,低头吃饭。
  
  早餐吃完后,阙棠已经忍无可忍正想将蓝宓赶走,对方正巧接了通电话,只见她脸色越来越凝重。挂上电话后,蓝宓对她说:“我们目前正和国外知名的建筑师洽谈合作计划,但不晓得发生什么事,对方突然不愿意跟我们合作了。派去签约的计划负责人刚才打给我说对方不肯出面谈。”
  
  她咬着拇指,紧张的来回踱步。“这次的案子对我们来说相当重要。公司想要配合政策推出一系列的国民合宜住宅,不再像以前一样主打昂贵的建案。一来能博得社会大众好感,提升公司形象。二来是,如果和政|府间合作不错的话,往后在地方或国家工程上面也能有所突破。”
  
  “公司在这案子早已经投下了不少前期准备资金。从一开始就属意这位建筑师,一来是因为对方在国际上知名度相当高,二来是他一直以来都支持合宜住宅。本来都谈好了,怎么会这样?”蓝宓皱眉。
  
  重生以来她第一次这么无助。她一直以为所有事情都是牢牢在握,但,怎么会发生她上没遇过的事?难道即使重生了,她这辈子一样要输给万俟傲天吗?
  
  见蓝宓来回走动面色慌张,知道对方是一时间慌了神。阙棠上前拉住她抱着安慰。“总经理,先冷静下来,再来思考该怎么处理。”
  被阙棠抱着的蓝宓,原来紧绷的身躯渐渐松懈,最后顺势靠入她怀里。“阙棠…”对啊,这个人现在在她身边,就表示重生后的一切本来就不会完全照着上辈子轨迹走,一样能够被改变。
  
  “总经理,一直以来,我一直为你从容不迫、处变不惊的风范所折。不过是一个建筑师反悔,对我们而言,最大的损失就是要重新找建筑师所耗费的时间与费用。但我相信您一定能将这损失降到最低。”阙棠轻拍着她的背,昧着良心说谎。“您在我心中一直都是可靠的对象。所以不用担心,事情一定能找到办法解决。”
  蓝宓紧紧抓住阙棠的衣服…
  
  上辈子她对这助理谈不上特别喜爱,只是觉得对方做事还算勤快,手脚干净。可是等到对方跟万俟傲天搭上线后,就彻底转成了厌恶甚至憎恨。
  从一开始背着她私下来往,到后头连手吃下她的公司...
  当时一无所有的她,带着要让这两人下地狱的心情,开车坠崖,却在最后一刻被她们逃过。没有人能明白自己在驾驶座上独自望着山谷底部时的绝望。但,或许死了也好,一了白了,再也不用看见这两个人。
  可是没想到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一觉醒来她又回到阙棠没来之前,自己跟万俟傲天处于分分合合的时候。
  
  她以为这是上天给她一次复仇的机会,所以她步步为营,一面敷衍万俟傲天,然后安插自己人手进她公司。另一面,当她在面试看到阙棠时,她心中最痛最恨的那一面完全被燃起。她紧紧的抓住这个机会,把这两个人都玩弄在手掌心中,就为了找到最佳时机报复她们。
  
  可是现在,在阙棠温暖的怀抱哩,听着她轻声安慰自己不要怕。她却突然想哭泣。为什么上辈子的她没发现阙棠的好?难怪万俟傲天那种自私自我为中心的人都喜欢她喜欢的不可自拔…
  
  “总经理?”阙棠再次喊了对方。
  “我没事了。谢谢。”蓝宓紧紧抱着她。
  “嗯,我刚才突然想到我有一位学长也是在建筑业…而且还算有点名气。”阙棠缓缓的丢出这个消息。
  蓝宓疑惑的抬起头。
  “他毕业论文就是以合宜住宅为理念,走遍欧洲的公营市民住宅。然后致力在这方面的推广…”可恶,想到这个建筑师男二,她为什么这么想喝可乐、芬达还有王老吉。
  “这位是?”听到小助理竟然有人脉这么符合她们公司的需求,蓝宓再一次对她刮目相看。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