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穿成玛丽苏+番外 作者:Feliscatus(25)

发布时间:2015-01-29 12:12 类别:GL百合

  “呜~呜~呜呜呜~”小香菇泪眼汪汪的看着阙棠。
  “我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你的。软绵绵,快继续跟猫猫玩~”阙棠低下头哄着孩子,眼神掠过她头顶时忽然停住,然后颤抖地伸出手指挑出那搓紫、色、的头发。
  阙棠眉头一皱,察觉事情并不单纯。
  
  她关上房间的灯,拿出台灯打开照着牠的脸,一把撕下小香菇嘴上的胶布,制住软绵绵还想玩的手,让她趴在自己怀中。眼神凌厉的审讯牠:“说,为什么软绵绵的头发变成紫色了!这种颜色我只在一个不能说出名字的人身上看过!”三无精分少女:卑X呼、X与跟豊锄入X命如今已经是她心中最深深深深深深沉的阴影。
  “喵呜~这个养成游戏的设定是按着美少女梦工厂设计的。美少女梦工厂的孩子本来就是西方画风,会有紫色头发很正常啊,宿主大人,喵呜!”
  “说谎!”阙棠翻过软绵绵让她看着小香菇,只见软绵绵兴奋地一直朝小香菇伸出手。
  “喵~喵~”软绵绵开口学猫叫。
  阙棠一瞬间被萌翻了,但她的理智还在,坑货小香菇已经坑她无数次了,她这次绝对要找出真相。“你到底说不说!”她抱着软绵绵缓缓朝牠接近。
  “喵呜~我说的都是真的,宿主大人,你可以自己去面板上看。”小香菇在半空中不停晃动躲避软绵绵的魔手。
  阙棠半信半疑的抱着软绵绵走到面板前,找到基础设定点进去后,果然看见发色的字段写着初始值,显现在面板上的人物造型就是紫色头发。
  “宿主大人,请相信我对你一片真心诚意,天地可鉴、日月可昭啊。喵呜~”小香菇在远处求饶。
  “…”阙棠还是不完全相信。她打开灯,将软绵绵抱起来检查。
  嗯,眼睛是黑色的。她松了口气。
  被高举在空中的软绵绵睁着大眼开心的笑着说:“棠~棠~”
  “已经会说话了?”阙棠诧异。“也长得太快了吧。而且她怎么知道喊我棠。”
  “喵呜~因为这个程序设计的成长时间本来就和现实不同。现在软绵绵已经一岁半大了。至于宿主的名称,您一开始就输入了,所以软绵绵才会知道称呼您什么。”
  
  “好…吧…”虽然总觉得疑点很多,但暂时也找不出任何破绽。阙棠只能暂且相信坑货小香菇了。“对了,孩子整天关在房里不好吧,能带她出去吗?”
  “喵呜,宿主攻略完第四个任务后,已开启小花园。所以宿主可以带着软绵绵到外面的花园玩。”小香菇努力地睁着无辜的大眼。“可以放我下来了吗?宿主。喵喵~”
  沉思一阵,阙棠诡异的看着小香菇笑了起来。
  
  软绵绵被换上可爱的蕾丝小洋装,连婴儿车一起推到外头。小香菇的嘴再次被封起,可怜的被软绵绵玩弄。
  阙棠悠闲地倒在躺椅上,带着墨镜喝饮料。软绵绵玩得累了,可怜兮兮地朝外头的阙棠扁嘴伸手:“棠~抱~抱~”
  阙棠再次被萌昏的将她从婴儿车中抱出来,拿起保温瓶中早就泡好的牛奶倒进奶瓶里喂着她。“你要叫我马麻~不可以叫棠棠,知不知道。”阙棠让软绵绵自己握着奶瓶,她则空出手戳戳她脸颊。
  软绵绵突然放开奶嘴。“不要。”说完后开心的笑了。
  “坏孩子。”阙棠戳脸。
  软绵绵喝完牛奶后,困倦的打了呵欠。揉着眼睛趴在阙棠身上睡着了。她想将孩子放进婴儿车里,但软绵绵小手紧紧的抓住她衣服。
  “…”她和小香菇对视。
  “ 呜呜呜~”小香菇挣扎着。
  阙棠害怕吵醒软绵绵,动作轻柔、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把小香菇嘴上的胶布撕掉。
  “宿主要进行下个任务了吗,喵呜~”
  “那么快?但软绵绵不肯动啊。”她为难地看着身上的孩子。
  “选择进行任务后,养成人物会自动进入婴儿车,宿主不用担心。喵。”
  “这样啊,那好,开始进行下个任务吧。”
  
  阙棠睁开眼后,发现自己穿着剪裁不完全合身,一看就是成衣店买来的套装,和一群相似打扮的人坐在走道外的长椅上。她拿下自己脸上老气的眼镜,确认目前扮演的角色是真的近视。而自己手里握着的像是自我介绍的数据,又从其他人面上的表情她推测出现在应该在面试场合。“这次是现代文?”
  “喵~因为前两个任务难度较高,这次特地给宿主安排简单的任务。”
  “喔?所以这次的故事是?”阙棠自动忽略从小香菇口中说出来的任何与难易程度有关的词汇。
  “这次的原文故事是一个花心不羁、游戏人间,身价过数亿的财团继承人,遇到女主后,从一开始的恶意玩弄到最后真心爱上,最后喜大普奔在一起的故事。喵~”
  “那女配的介绍?”听起来这个故事很正常啊,老梗的正常。跟前两个比起来真的是简单太多了。当然,前提是小香菇没有坑她的话。
  “女配蓝宓也是长相貌美、身价高的吓人、智商与情商都相当高的角色。在这故事哩,她是财团继承人的原女友,但财团继承人并不爱她,只是和她玩玩而已,但女配却非常爱财团继承人,可是又一次次地在财团继承人出轨中受伤、原谅,无限循环。她在本文的后期里被塑造成求而不得、因爱生恨、屡次陷害女主的恶毒女配。最后却因为要和女主同归于尽,但没成功自己车祸落海死了。目前女主就是要到女配的公司面试成为女配的助理。请宿主加油唷,喵~”
  “…对白富美有多大仇啊。智商跟情商高的女人还要被描写成这样是有多歧视女性!对了,我扮演的女主个性是?”
  “女主个性相当软弱,遇事容易担惊受怕、想东想西、犹豫不决。除了工作能力还有会读书称得上是优点之外,全都输给女配。”
  “这还用你说…”阙棠翻白眼。“也不晓得作者是怎么想的,有那么好的对象不要,非得写一个不怎样的角色来夺得男主角的爱…霸道总裁爱上我真是历久不衰的小说题材。”
  “喵~这次的故事就叫做《收服花心总裁》。宿主这次没有其他的任务,只要正正经经的跟女配大人谈恋爱就可以了唷。很简单吧。”
  阙棠死鱼眼。“你说错了吧,是正正经经的帮助男主角爱上女配,然后看他们甜甜蜜蜜的谈恋爱吧。”
  “啊,都一样的呀,喵~”小香菇不负责任的本性又冒出来了。
  “哪里一样!”
  “随便怎样都可以啦,喵~请宿主开始任务吧。”
  “…”
  
  “下一位,阙棠。”门被打开,面试官喊名。
  “我、我就是。”阙棠随即面色紧张、动作慌忙地抓起公文包,点头唯唯诺诺的跟在面试官后面进去。
  面试官瞧了她一眼,心中已经打下第一次分数。
  
  阙棠坐在一张椅子上,面对眼前一排人,微垂下头不敢直视,双手放在大腿上绞着。她近来第一眼就看见坐在正中间,头上闪着”本世界女配”的白富美。脸上如沐春风的和一般小说里高大上冷酷无情白富美完全不一样。她简直想怒吼这个作者,连这样都没真爱了,最好是她们这种Loser会有。
  “你叫阙棠?”女配大人温柔的发问。
  “对…”一直低着头的阙棠似乎察觉自己太小声又再说了一次。“对,我叫阙棠。”突如其来的冲天气势让面试官们先是愣了一下后,都捂嘴掩笑。阙棠又再次失落尴尬地低下头。
  女配却不和其他人一样笑话她,依旧温柔地询问着。“阙棠,我看你的资料上面写说拥有会计和审计的证照,但你本身是知名学校A校英语系毕业。而且在来之前也是在大公司就职。我很好奇,依照你的条件,你可以找到更好的工作,为什么你会想来这里应征助理的职位?”
  “…因为我妈妈说,人不可以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阙棠小声地回答。
  蓝宓疑惑的微笑望着她。“不好意思,可以请你再说一次吗?”
  “因为我妈妈说,人不可以好高骛远要脚踏实地。而且这里离我家很近,办公室又漂亮!”阙棠再一次大声的说着。
  这次,连女配都愣住,然后面色变的相当怪异。
  
  蓝宓努力的压下笑意后,对阙棠点头说。“我知道了。谢谢你,阙小姐。这次的面试就到这结束,请你回去等候通知。”
  阙棠双肩垂下,沮丧又失魂落魄的鞠躬道谢后,往门外走出去一路离开大厦。才抬起头打开胸口衬衫第一颗扣子。
  “这种角色真是太让人讨厌了,唯唯诺诺什么的。根本比不上女配。作者还能把这角色写成玛莉苏,真心仇白富美。这次我一定要让女配跟男主角甜甜蜜蜜的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阙棠斗志燃烧。
  
        
小白文
  
  因为有着女主光环,尽管她表现的差强人意,回到家后还是接到录取电话告知明天上班。
  隔日一早,她穿着比面试时更不合身的套装报到。人事主管面色古怪疑惑的看着她,再三确认她填写的数据及毕业证书符合招募而来的人资,才带着她上一层楼到总经理办公室。
  
  “总经理,新助理到了。”人事主管敲敲敞开的总经理室门。
  坐在桌前的蓝宓抬头朝他们笑了笑。“麻烦你了Jason。你先回去吧。阙…棠,麻烦你进来后关上门”
  等人事主管离开后,阙棠羞怯的关上门,畏畏缩缩的走到桌前。低头绞着手。“总经理。”
  “我很可怕吗?你都不看我。”
  “啊...不,不是…”阙棠尴尬的对上蓝宓的双眼。
  “别紧张,你先坐下,不用这么拘谨的站着。”等阙棠坐下,蓝宓喝口咖啡才又开口。“还没介绍我自己,我是这间公司的总经理,也是你的直属上司,蓝宓。”她朝阙棠伸出手,和煦的笑望着她。
  阙棠盯着她的手许久,才缓慢的伸出右手和她轻握随即放开。
  发现自己新来的小助理似乎很害羞内向,蓝宓隐密的勾了勾嘴角随即正色道。“相信你在应征这份工作之前已经有初步了解过我们公司吧。”蓝宓停下没继续说下去的打算。
  阙棠停了一下,才小声的说: “母公司以营建业为主,但还有成立子公司并且投资工程公司,另外也经营零售业卖场。”
  “没错。”蓝宓对新助理的能耐并没有多意外。虽然在面试时阙棠处处表现得很羞赧的样子,可是面是资料上的学经历可是实打实不能造假。她们也打电话到先前的公司确认过阙棠任职状况,出乎意料的是前公司主管对她赞不绝口。
  要知道,通常会对一个人表达高度称赞,只有两种情况:要嘛是真心诚意的觉得你好,要嘛是真心诚意的要让你过的不好。
  不管哪种,都让蓝宓对新助理起了相当大的兴趣。
  所以就算新助理在人际方面似乎会颇有困境,但这次蓝宓找助理可不是为了找个八面玲珑的人,她要找的就是个像阙棠这样木讷听话,只忠诚于她又让人看不出危险性的心腹。
  
  “你对这份工作有什么设想吗?”蓝宓心思绕过一圈后,望向阙棠的眼神更为专注。意图看透她外表下的灵魂是否如外在一样。
  “我…”阙棠积极的张嘴说了个我字,突然停住,默默低下头。“我就想把工作做好,能准时上下班吗?”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