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情放西欧系列之伦敦圈GL 作者:江焉

发布时间:2014-10-02 11:35 类别:GL百合

弱攻强受
 
文案:
三年感情、忍辱负重地出柜,却迎来分手的待遇,卫栖毅然决定背上行囊去大英留学。一次意外的做饭引起的公寓小风波,让一直暗恋卫栖的高启岚勇敢地对她付出关怀和温暖。卫栖在大英帝国,与高启岚异国牵手,决定挥手告别所有的过去。
 
在高启岚的细心与体贴中,卫栖也深陷温柔。更是在卫栖受到同学白眼与侮辱的时候,高启岚挺身而出,并让她们之间的事一度曝光,震撼大英华人LES伦敦圈。卫栖深受感动,并且做出了要带启岚去伦敦圈进行求婚的决定,打算在彻底毕业后,在伦敦完成与启岚的同性神圣而不带任何歧视的婚姻。
可惜,天不作美,圣诞节的那一场深厚的暴雪中,卫栖大门前,站着的人,竟然是——
到底是恨太深了?还是爱不够了?这一场爱的游戏,究竟谁比谁更残忍——
 
【江焉 写于 西历 2013-11-28】
-----------------------------
关于《伦敦圈》:
 
此文真假参半,尤其是关键的地方,都会用假名盖过去。而不关键的地方,则都是真名。
此文仅是小说,请广大朋友不要对号入座。
此文不按照以往编剧规则行文。也有人评价玛丽苏。
那就且看我玛丽焉,千古一苏!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栖,高启岚,时盏秋 ┃ 配角:金原正 ┃ 其它:江焉,弱攻强受
==================
 
  ☆、写给阿焉(嫣)的序——伦敦圈
 
  在一个可以冻死人的早上,某焉找到我,让我给她的一本新书作序。初听到这种事,只是觉得某焉有些胆大包天了,一者我本是名不见经传的人,二者我自负是毒舌中的翘楚,三者我从未给人写过序。
  不想去照搬一些序的模式,也无法对某焉的书评头论足。单纯的说说我眼中的某焉吧。
  和某焉具体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已经无籍可考了,应该是以写书为媒介认识的吧。而也是直到近期,我才知道某焉实是某嫣啊。果然我迟钝了。
  彼此都是写书的,也就有了话题,渐渐有了了解。我是比某嫣年长的人,但生平的阅历却远不如她,某嫣年纪不大,但早早的就已经周游列国了,人生阅历,比及她同龄的人,亦是多了几倍的,写起书来,自然就容易多了,单是所见所闻,便是写不完的。某嫣和我说过,这本书里,有她的影子。其实我觉得,对于作者而言,书中的每一个角色,都是作者的血肉与灵魂,相信许多人无法理解,一个作者为了起一个名字,要想上几天甚至半个月,而写一个剧情,要构思几个小时,吃饭睡觉刷牙都在想着写书的事情。
  说起写书,就不得不老生常谈一个话题。那就是写书究竟是为了名利,还是为了梦想。如果说为了名利的话,某嫣貌似并不需要这些东西,因为写书能给她的,其实并不多。而至于梦想……厄(思考半个小时),或许有吧。其实我觉得,某嫣写东西,单纯的是想表达出一种欲望,一种将自己心里的一个故事讲述给大家听的欲望。她想要的,并非名利,也不是什么崇高的理想。只是想要大家的一种回应,一种认同。这是所有作者都希冀的。
  随心而来,随笔而逝。她可以全心全意的写出自己心里想的东西,自己要叙述,要表达的东西。可以担保的说,她的东西不会变质。某种意义上说,我是佩服和羡慕她的。
  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单纯的为兴趣而书写,这也曾是我的梦想,只是我现在已为世俗所沉沦,已经无法清灵于世了。相信许多的作者都是如此的,先为了梦想而写,而后为了名利,而后沉沦迷失了自己,成了写作的机器,这也是为什么批量文出现的原因。如今某焉可以为她的兴趣而写,希望她的读者尽量爱惜她吧。多多留言,就算是给她的鼓励,可以让她少犯点懒。亦算是挽救即将失足的少女。(最后这句删掉)
  最后说一些自己的希冀吧,除了希望某嫣可以给她热爱,和热爱她的读者写出更多更好的书以外。希望某嫣也可以尝试一下长篇,因为你的人生很长,要写的东西也太多,如果有老的一天,我怕你细数自己作品的时候,气不够喘。
  寂寥青伞 
  于一三年十一月三十日晨
作者有话要说:  
 
  ☆、Preface
 
  「你刚才说什么?你他妈再给我说一遍,再说一遍!」司令看起来很愤怒,他恶狠狠地凶道。声音大得吊灯也晃上三个晃。他抬起一只脚,似乎准备一脚踢上前方跪在地板上的短发女孩。不过,他想了想,又换做抓住了女孩本就剩得不多的头发,粗鲁搬起女孩的脸与自己对视,毫不留情地对着女孩狂躁地吼,「说啊!」
  「我说我喜欢……」
  「啪」地一声巨响,女孩话出口一半,剩下的一半就被这嚣躁如狂风暴雨的巴掌掀翻,她重心不稳,一下扑倒在地,眼眶立刻浮红。
  「同、什么、恋?!」司令的怒火被浇了生油,更加猛烈燃烧。抬起右手,作势要打,「你的头发呢?啊?一天不见,你的头发哪里去了?」
  「我想给她……」
  「给?你给得起吗?」司令如同听见了全世界最搞笑的段子,无比嘲讽地狂笑两声,「哈哈,你以为你是谁?你还玩起角色扮演了是不是?你变成男人了怎么回事?你喜欢女人啊?你他妈到底哪里不正常?」司令无法收敛怒气,这一脚还是无可避免地往女孩的手踩了上去。
  「啊——」女孩的惨叫声非常大,几乎刺耳。她的泪水夺眶而出,求救的目光往沙发一角的母亲看了过去,人说女儿是娘的心头肉,妈妈能不能相救。事与愿违,母亲只知道一个劲地用餐巾纸擦着眼泪。女孩带着呜咽的哭腔,她心头不甘,就苦苦恳求:「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只是喜欢她而已。」
  「你可以喜欢她吗?嗯?我看你是一天不打,上房揭瓦!警卫员!」司令高喝一声。
  很快,有一个背着皮带手枪、穿着深黑色彩制服小警卫员端着约莫擀面杖一般粗壮的青色藤条走了进来。女孩满脸眼泪地看着那小警卫员手中的藤条,她死死地咬着下唇,已经露出了惊吓的神情。司令重新坐回前方的沙发,翘起二郎腿,指着跪在地板上的女孩,「给我打!蠢货东西,丢死人!」
  「呜呜呜……」泪水模糊了已经烧烫的双颊,变成股状往下淌落,又湿又粘,非常难受。家人的拒绝和不理解,让她遭受莫大的心灵创伤。她承受不住、也不知如何承受。就算早就心里知道可能会发生、大概不会那么顺利,但真实到来的时候,还是无法吞咽这样的悲伤。宛如被明火炙烤过的尖刀,在毫无防备的时候,插入了心脏,又痛又烫!「我是……真的爱她……她跟我生命一样重要……」
  啪。第一鞭已经凌空打了下来,女孩洁白的衬衫隐出一道血印。
  「啊……好痛……」女孩唇色发白,咬牙惊叫。
  司令的脸部表情很扭曲,他伸手搓了搓山羊胡子,忙点起烟斗,用力吸了两口。沉声吼,「你不要脸!全家面子都被你丢光了,丢死人!女儿竟然是个同性恋,还把头发剪成这副模样?」司令又快速冲到女孩旁边,右手粗鲁地揉了揉女孩的齐耳短发,带着侮辱性地讽刺道,「你以为自己是男人,要娶妻生子了还?啊!哈哈哈!笑死我了,白、痴!」司令扭曲、歇斯底里地又狂笑了三声,不过声音太难听了,就像是锯子在割木板一样刺耳。
  啪——第二鞭。
  第五鞭。
  ……
  第十五鞭。
  鞭如雨下,条条绝情又狠心。女孩的薄质衬衫无法抵挡那些强硬,已经开始浮出了大片红色的血迹。
  「我是真心……我真的是真心……为什么你们不要理解我……」她沙哑地喊叫,如果不喊,希望就被哽在了喉头。
  「你是什么身份?嗯?你爸爸我是什么身份?嗯?」
  「我……我可以和她远走他乡,不会影响您的名声。没关系的。」
  「你没关系?那我呢?我们家族呢?啊!你以为全家就你一个人是不是?我是中央司令员啊!」司令愤怒地拍着自己的胸脯,发出啪啪的响声,黑色的高靴把大理石地板踩得砰砰作响。他粗着脖子,厉声指责,「你这个蠢货女儿!就是太宠你了,才搞出今天的事!」司令似乎很不解气,他一把又扯起女孩的胳膊,加大力气前后摇了摇,愤恨,「她也是司令员的女儿,我们两家人是世交、世交你懂不懂,我们两家人从祖爷爷辈开始就是世交。你可以染指的吗?可以的吗?愚昧,无药可救的无知!我怎么会生出你这个蠢货女儿?」
  司令狠狠一推,女孩顿时再次倒在地上,她暴哭不止。温热的眼泪覆盖了整张脸,崩溃和绝望的情绪——如同涨潮的海水,全盘往她身上胜利性地压倒。在道德的万人辉煌大旗面前——她一己私力,根本直不起腰。
  鞭子落下的声音一刻不停。一声声带着对痛的嘶吼、对希望的退缩、对绝望的妥协、她声嘶力竭地、狼狈地、丑陋地、丧失尊严地几乎嚎叫。「我只是爱了一个女孩而已啊……」
  「打、往死里打,就是打少了!打到她肯分手为止、打死都可以!」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窗外的月亮都长了毛。大院中,几只军犬在外头嗷嗷叫了几声,大堂里的虐待还没有停止。
  司令已经去到了另外一间房,与司令夫人在另一房间谈话。他们时而摇头,或又不断地咒骂、唉声叹气、说着什么悔不当初。
  「报告司令,小姐已经昏过去了。」警卫员额角全是汗,看来是打累了,他端着鞭子走了过来。朝司令员敬礼,立正。
  司令斜了他一眼,很不近人情地又抽了两口烟,冷声道:「松口了没?」
  「小姐昏过去前说了——明天一定去分手,绝对不敢妄想了。」
  「蠢东西,总算开窍。」司令长长地吐出一口气,老黑眉毛终于舒了舒。然后又扫视了警卫员一眼,严格地说,「愣什么?叫医生啊!」
  汪汪汪……汪汪,几声夜间大院的军犬吠叫声,让原本肃静的干部所大厅更加诡谧。
  第二日,太阳依旧爬的很高。世界上所有的事它都看着,也从不觉得存在过的事会有哪里不正常了。这是卫栖和时盏秋相约一起出柜后,第二天聚餐的旋宫餐厅。也是两人看看双方父母反应的地方。这个豪华的五星级钻石餐厅,留下过太多她们之间快乐的回忆。
  「小栖,今天上菜好快哦。」时盏秋戴着红色的小编织帽,还跟平时一样,她画了个浓妆,睫毛膏都快刷成蜘蛛腿了。让那原本漂亮的脸蛋,被这些香粉勾勒得更显女性妩媚。
  但与她对坐的卫栖脸色沉得很厉害,似乎心情相当差劲,她的脸苍白得毫无血色,甚至带着病态。卫栖漫无心思地扫了两眼一桌的好菜,似乎并没有胃口,「盏秋,昨天……」
  「嗯?」
  「你同你父母讲了吗?」
  「你说出柜哦?」
  「嗯。」
  「小栖,你讲了吗?」时盏秋侧过脸去看卫栖,眼神中有些探试。
  卫栖有些紧张,她木讷地点了点头,慢慢地解释起并不尽人意的结果,并且希望用这样的态度取得自己女友的理解。「我昨天说了,但,我父母……」
  「喔!」时盏秋忽然高声叫了起来,截断了卫栖的话语,脸上的表情带着抱歉,撅着小嘴讨好道,「哎呀,小栖,我忘记跟妈咪讲了啦……」
  卫栖清眉一皱,小心地、错愕地张了张嘴,似乎有些听不懂。她嘴角勾了勾,似乎给了时盏秋一个微笑,只是笑得有些尴尬,她不敢相信地重复道,「你……你忘记?可我们不是约好昨天一起说的吗?」
  「哎呀小栖,其实……我们之间哪里有那么认真喇?」
  我们之间不认真?卫栖斜长的眼睛眨了好几轮,感觉自己脑子也迟缓了。最后,她的双眼慢慢瞪了起来,渐渐转成了一个巨大的圆,吃惊地看着时盏秋,仿佛不认识自己的女朋友了。「盏秋,你……」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