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 作者:昔言子(6)

发布时间:2014-09-29 10:41 类别:GL百合

昔言梓走出了房门,从外面关上。
 “神神秘秘的,”昔云镜看着门关上,才把视线移向书,“到底有什么……”边说边打开书,看着内容,自言自语的话便停下了。昔云镜双眼死盯着书本,反应过来后,便红着脸迅速把书合上了,并把书扔到一旁的床上。
 “这这这……”即使是没脸皮的昔言梓,看着这书也会红着脸,更别说从来没看过的昔云镜。“怎么会有这种书!”刚刚昔云镜看到的内容是一男子和一女子赤/裸纠缠在一起的画面。(画风很差,线条太粗,给个差评)
可是,好想看……天呐我怎么会有这么羞耻的想法!少女纠结中,后来看时辰差不多,便拿起书,藏在衣服里,等着成亲。
 
 
 “今天的内容是:先到皇宫门口领取新娘子,然后骑马在前头带着轿子围着京城绕一圈,再回到公主府,之后和新娘子拜堂,等新娘子送进洞房后,要陪来喝喜酒的人吃吃喝喝,等人散了之后再回房,然后在房里和新娘子喝合欢酒,之后就洞房……后面的字谁加的!肯定是邻居家那个臭小孩,下次遇到一定要打他屁股!”肖东卓穿着大红衣裳,骑在马上,读着纸上的字,在宫门口等着,“话说,这公主什么时候出来啊?”这太阳真大,好热啊,这比娶表妹还累!娶表妹还没这么多流程呢!
 “驸马您别着急,公主很快就出来了。”一旁的人只当他等不及了。
约莫过了一盏茶,“公主出来了!”也不知是谁喊起的,之后便一呼百应,“驸马您看,公主出来了。”
肖东卓也听到声响,向宫内望去,看到了八人抬着一顶红红的轿子缓缓向宫门口走来,肖东卓不禁笑了。终于出来了,热死了。
 “驸马,可以走了。”一旁的人说着。
 “好。”说完,骑着马领着一班人,开始了他的绕城之旅。
 
 
京城是太昔最大最富裕的地方,待肖东卓绕城到达公主府后,已是两个时辰后的事了。
 
公主府大厅内,占满了人,皇帝正坐在高堂之上,昔哲秦、昔言梓和昔烨坐在一旁,等待着新人。
 “新人到!~”不知谁说了一句,大厅内的人立刻挤出一条道,生怕挤到皇家人拜堂。
肖东卓和昔云镜拉着一条红缎带,进了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他们两人身上。两人缓缓走到皇帝面前,这是肖东卓第一次看到皇帝,明明四十多岁的人却好像只有三十多岁,昔业虽已有四十,但还是能看出他年轻时的风貌定然是英俊不凡,怪不得昔家的孩子长得都挺好看的。但肖东卓看了一眼皇帝之后便不敢再看他了,像是天生的恐惧和敬畏使他不敢再看。肖东卓转而看向昔言梓,只见昔言梓对着他笑笑,意义不明的笑。
 “吉时到!”肖东卓觉得自己最近好像听太多吉言了。
 “一拜天地。”两人转向大门口,鞠了一躬。
 “二拜高堂。”两人又转了一次,对着昔业鞠了一躬。
 “夫妻对拜!”两人转向对方,鞠了一躬。‘她现在,就是我的妻子了。感觉好像还不错。’
 “礼成!送入洞房!”这人说完,春香夏香和媒婆等一干女人们就带着披着红盖头的昔云镜走了。
大厅上因为有皇帝的存在,大家都不敢开声。皇帝也知如此,“驸马。”
 “是!”肖东卓双腿抖着,幸而在宽大的裤子里所以并没有人看见。
 “镜儿是朕唯一的女儿,我现在把这个女儿交给你,你可要好好待她,否则就休要怪我。”皇帝警告着肖东卓,毕竟谁不想自己的女儿过的好啊。
 “是,皇上!东卓谨记!”肖东卓跪拜着,都快吓到把头都趴地上了。
 “该和镜儿一样改口称‘父皇’了。”听到肖东卓的话,皇帝也缓和了许多。
 “是!父皇。”
 “这便好。朕还有事,先走了,你们好好过。”说着就带着随从,走了出去。
 “恭送皇上!”全体下跪,大声呼。
等皇帝走后,“驸马爷,恭喜恭喜啊!”“恭喜驸马喜得佳人!”……一大把客人说着一大把恭喜的话。
 “恭喜驸马了。”昔言梓走到肖东卓面前,拿着一杯酒,“我先干为敬!”说着便喝完了,还把杯子口往下,证明自己已喝干。
 “谢谢!”说着,肖东卓也喝了一杯酒。
 
整个傍晚,肖东卓都是在敬酒说谢谢之间度过的。来来回回,肖东卓大概喝了有一小坛酒。幸亏这些年跟着舅舅应酬,早已练就好酒量。但他本打算大吃一场,却没想到只能喝酒,吃不到一点东西。自己都饿着肚子,公主呢?新娘成亲当天除了早晨之外是不能进餐的,现在已经这么晚了,怕是肚子早已空了吧。
昔言梓看着肖东卓,看他一直看着门口,就估摸着是想洞房了,“各位,今晚就到这了,大家请回吧,就不要妨碍他们洞房了!”昔言梓道。
肖东卓听着声音,终于可以散了吗,看向声音来源,昔言梓只是对他一笑,似乎在说“我懂得~”
待宾客散尽之后,肖东卓也从大厅来到了主卧房门口,推开门,一把大姑大妈就围了上来。
 “驸马终于回来了,新娘都等好久了。”
 “是啊是啊,快点揭盖头喝合欢酒啊!”
 被推到床前,肖东卓也随着掀开红盖头。
盖头被掀开的那一刻,眼神之间对视,似乎在传达着什么。就这样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直到“新娘子多漂亮看新郎官都看呆了!”
两人也回过神来,一个眼神向左飘,一个眼神向右飘。
沉默……。
 
作者有话要说:
又超时一点,不能在12点前更了。QAQ
 
 
 
 
 
第8章 花烛夜
  “驸马爷还呆着干什么?还不赶快喝合欢酒!”
 “是啊是啊,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驸马赶快啊!”
面对这些女人,肖东卓感到很无奈,刚刚才喝了一小坛,现在还要喝啊!“这个……”
 “驸马爷还在犹豫什么?”
肖东卓抓抓脸,脸色潮红的说了一句“好!”
听着肖东卓说的‘好’,大姑大妈媒婆们都笑了,“这就对了。”春香也乘上两杯酒,肖东卓拿了一杯,昔云镜也随之拿了一杯。肖东卓看
 
着昔云镜,似乎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了。
肖东卓坐到昔云镜旁边,两人拿着酒的手交叉在一起,喝下酒后,“祝驸马公主早生贵子!”“祝驸马公主生活美满!”……一人一句说的
 
肖东卓和昔云镜都红透了脸。
待祝福说完后,夏香拿着一条白色的丝绸帕子铺在大红床的中间,两种颜色这么放上去,格调显得十分奇怪。
 “这帕子是干什么用的?”肖东卓看着夏香,不解的问着。
夏香的脸突然红起来了,然后就跑出房了。“哎哟,驸马爷,你怎么能问尚未婚嫁的女子这种问题!”其中一个大妈责怪着。
 “那我问你可好?这帕子是干什么用的?”肖东卓反问大妈。一旁的昔云镜也不解的看向大妈。
 “噗哈哈哈。”大妈忍不住笑了起来,房里另一些大妈也笑起来。
 “你笑什么?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没什么没什么,呵哈哈哈!”大妈笑着,差点喘不过气来,“至于什么用处,驸马明天便知了。”
 “为什么要到明天啊?”
 “哎哟,驸马自己琢磨琢磨便好,我等就先出去了。”说着大妈就带着大妈们走出去了,“春宵一刻值千金啊驸马!”出去,关门,一气呵
 
成。
 “……”
 “……”
 房间里只剩下肖东卓和昔云镜两个人,两人静坐在床上,显得气氛有些尴尬。
不知道过了多久,肖东卓终于开口,“公主,我……”肖东卓刚想告诉昔云镜自己不举的事,就看到昔云镜脸色红了不少。
然而在昔云镜眼里,肖东卓是想做那书里的事,想着那书里女子,明明是痛着的却是一副快乐的表情,难道那事有那么快乐吗?想到这,昔
 
云镜的脸便红了。
 “公主你怎么了,脸怎么这么红?”说着便用手抚在昔云镜额头上,昔云镜的脸更红更热了,“公主你伤寒了!快叫大夫啊!”
 “……驸马,我……没事,我只是……”昔云镜抓下肖东卓的手,轻声说道。
 “只是什么?”肖东卓追问着。
 “没什么,驸马入睡吧。”说着便躺在床上,闭上眼睛,任君宰割。
 “等等。”
昔云镜睁开眼睛,却不敢看着肖东卓,脸色依旧红着。“驸马还有什么事吗?”
 “公主你肚子饿吗,这里有些糕点,要不要尝尝?”肖东卓还记得饿肚子的事。
听着肖东卓的话,肚子昔云镜似乎也有些饿了,“好。”
 
吃完糕点,两人依旧无话可说,气氛越发尴尬。
 
 “驸马,时候不早了,还是早些睡吧。”昔云镜鼓起勇气,脸色潮红。
 “额……好。”好像把什么重要的事情给忘了,肖东卓是这样想着的。
待肖东卓走到床边,昔云镜立马躺下,脸红的闭起眼睛,任君宰割~
肖东卓不解,也不再问了,着衣躺下,把被子盖在两人身上,便闭上眼睛睡觉了。其实肖东卓也是看过春宫图的,所以他知道,只要不做那
 
种事,便不会有夫妻之实,只是睡在一起是没事的,所以肖东卓便安心的睡了。
昔云镜等了一会,不见什么动静,便睁开眼睛,便看到睡在一旁的肖东卓。嗯,是睡着的。昔云镜也知道,肖东卓今天一天都在忙,会累,
 
一会儿就睡着并不是什么奇事。但是,昔云镜莫名的想起那本小黄书,心中一直在纠结,‘好想~~/不行,这样的我太不正常了,我是不是太淫
 
荡了/他都睡了,不能叫他起来的’昔云镜一直胡思乱想着,直到三更,才睡去。
 
当新房里的红蜡烛留下最后一滴眼泪时,天亮了。
 
 “公主,驸马,该起床洗漱了。”说话声随着敲门声一同响起。
昔云镜是三更才睡的,所以睡的并不安稳,稍有声响便察觉了。肖东卓也是浅眠的人,听到声音也醒了过来。
 “进来吧!”听到昔云镜的声音,春香和夏香才打开门进来。一人拿着装满水的铜盆,一人拿着乘着两个漱口水的杯子,准备给他们洗漱。
两人一进来便看到依旧穿着喜服的肖东卓和昔云镜。两人顿了一下,随之把东西摆好,拿了两套衣服,开口道:“公主驸马,请更衣。”
昔云镜没有什么不适,以前也是如此。而肖东卓倒是显得很不自在,“不必为我更衣了,我自己来就好。”说着从春香手里夺过衣服,便自
猜你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