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RSS订阅

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 GL百合 >

公主在上,驸马在下gl 作者:昔言子(30)

发布时间:2014-09-29 10:41 类别:GL百合

苏清婉心里的大石头似乎是放下了,但她还是想问一句,她怕这时苏父的一时答案,以后若是反悔了怎么办?“会让苏家绝后,也不在乎吗?”
 “在乎?”怎么可能不在乎!“只要你开心就好。”苏父笑着摸摸苏清婉的头,‘我怎么可能会因为子嗣就牺牲了女儿的幸福?虽然这样会让苏家绝后,但苏家的罪人永远不会是你。毕竟……你是我的女儿啊!’
苏清婉看苏父笑了,也笑着流下泪。“爹……”
 “清婉你别哭啊!”苏父笨手笨脚的抹着苏清婉的眼泪。
 “其实……”苏清婉自己擦干眼泪说道。
苏父不明所以的看着苏清婉,难道自家女儿还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吗?
 “其实是我……不能生养。”除非那家丈夫不行,或者……是那女子不能生!
 “什!什么?”任是谁,都会被震惊到,更何况是亲爹。“清婉你……”
苏清婉眼神飘向别处,轻轻的点了一下头,“嗯。”
待苏父消化了这惊人的消息后,“那,言梓可知道?”
 “她并不知。”
苏父深思了一下,“你有让言梓知道的想法吗?”毕竟这样对昔言梓,还是不公平的。
 “没有。”
 “若是言梓提起,该怎么办?”虽然昔言梓待自己的女儿确实是很好,但也难保她知道后不会生气。
苏清婉笑着,“她啊……是不会提起的。”
 
闲聊了不知道多久,总之苏清婉从书房里出来后,已经是傍晚了,于是便可以吃晚饭了。
苏清婉和苏父到大厅的时候,昔言梓和肖母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来晚了。大家快吃吧,别让菜凉了。”苏父对昔言梓很是过意不去,不禁让她没有子嗣,还让她久等了。
三人听到苏父开口了,便都坐到了餐桌上。
 “来来来,吃吃吃!”苏父很是热情的给昔言梓夹了菜。
昔言梓接过菜,“谢谢!”然后便低头吃着。
苏清婉知道有什么不对,平时都会是不是给自己夹菜的人,这次居然只是低头吃饭!不仅如此,在苏家本来是话痨的昔言梓,此刻竟然如此安静。这两个小细节不管在场哪个人,都察觉了。苏父本心虚,于是他认为昔言梓会这样是因为他和苏清婉的谈话被昔言梓听到了。
 而苏清婉猜测,应该是下午冷落了她许久,不开心了,哄哄就好了。于是给昔言梓夹了一道昔言梓喜欢的菜,放到她碗里,温柔道:“吃吧。”
昔言梓看着她,久久不能语。
 “怎么了?”若是以往,昔言梓肯定会开心的把一大把菜夹到自己碗里。
昔言梓把碗筷放下,就当苏清婉以为她不吃的时候,昔言梓猛地抱住了苏清婉。
在座的两位长辈都被惊呆了。
苏清婉也有些被惊呆了,“怎……怎么了?”
昔言梓没说话,把苏清婉打横抱起,向外走了。
两位长辈石化中……
走到没人看到的地方,昔言梓便往上蹬了蹬,轻松跳上了屋顶。
 “你会轻功?”成亲一年,苏清婉也是才知道。
 “嗯。”昔言梓不去看她,认真的看着前方。
 “……”
 
不多时,苏清婉已经被带到自己的房间里。
昔言梓把苏清婉放下,便把门关上。
 “怎么了?”这是苏清婉第三次问了,虽然问的话是一样的,但每次问的内容和意义却是大大的不同。
昔言梓不说话。正当苏清婉想再次问问的时候,昔言梓上前抱住她,并亲了下去。嘴对嘴的亲吻,这是她们的第二次。
但这次,苏清婉并没有上次挣扎的那么激烈。只是轻微的挣扎一下,便与昔言梓口、舌交战起来。
黑暗的房间里有着一丝皎白的月光,而月光照耀着的地方,有两个人相拥而吻着。
 
事后,昔言梓点亮了房间里的蜡烛,和苏清婉面对面坐在桌边。
 “一年到了。”昔言梓看着苏清婉,“你可以与我和离了。”
没想到昔言梓竟然会说这个,苏清婉本以为昔言梓会一辈子都不提起。苏清婉是对的。
苏清婉没有说话,看着昔言梓,看她还想说什么。
 “你不想与我……和离吗?”昔言梓很是庆幸。
 “难道你想?”苏清婉反问道。
昔言梓自是不想的。“不想。”
苏清婉微微笑,不说话。
 “你下午与岳父的话,我都听见了。”虽然偷听不是很道德的事。
苏清婉倒是有些震惊,不过想想也是。本来是打算一会儿就回去的,没想到这么一聊就聊了一下午,而昔言梓担心自己,便来看看。而苏父找人说话的地方,除了书房之外没有别的地方。再加上昔言梓会轻功,不被发现也是很正常的。
 “为什么要骗岳父?”昔言梓不会傻到相信。
苏清婉微微笑,“我哪里骗我爹了?”
 “其实你是可以生养的,为何要说你不能?”是因为我吗?
 “你又怎知我能生养?”
 “这……”虽然昔言梓不知道,但昔言梓始终觉得苏清婉是骗苏父的。
 “既然不知道,那你何来我骗我爹一说?”
 “我……”昔言梓找不到话回驳。
 “而且我们还没吃完饭呢,回去吃饭吧,相公。”苏清婉说着,便走向了门外。
 房里的昔言梓似乎知道了什么又似乎不明白什么,但昔言梓知道,自己是不会和苏清婉和离了。明白了这一点的昔言梓,也高兴的跟了上去。“清婉。”
 “怎么了?”今天的苏清婉似乎很爱说‘怎么了’,但对象只是昔言梓。
 本来想说那三个字的昔言梓,把话语变了一下,“没什么。”在‘不禁意’间,牵了苏清婉的手。
 “是什么啊?”苏清婉很是好奇,似乎没注意到手上。
 “没什么!就是没什么!”昔言梓很开心的笑了起来,拉着苏清婉的手就跑向大厅。
 “什么啊!”
 “哈哈哈。”
 
之后的某天早晨,昔言梓从梦中醒来,本想叫起苏清婉,但看到她的睡颜后,这个想法便消散了。
看着苏清婉的脸,昔言梓便情不自禁,慢慢的靠近,慢慢的靠近……直到嘴唇距离还有一根手指那么厚的时候,苏清婉醒了。
 “……”我还没亲下去呢怎么就醒了?
 “你干嘛呢?”
昔言梓想着,都到这一步了,不亲太可惜了,于是便亲了下去。
 “不可白日宣淫!”苏清婉用手把昔言梓的嘴巴挡了下来。
 “这么说,晚上就可以了吧?”这样昔言梓也不觉得可惜了,“而且,真正的淫,你知是什么吗?”轻轻的在苏清婉耳边吹了一口气。
 “流氓!”苏清婉脸红的推开了昔言梓,然后起身跑向门外。
今晚,就可以了。只是一天而已,一年都过来了,一天算什么。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她的,但现在这样,也不错。这就是,日久生情吗?——苏清婉
像现在一样,就可以了。——昔言梓
 
作者有话要说:
本来是打算一章完结她们两个的,感觉还是写差了……
 
 
 
 
 
第39章 完结
  有一天晚上,在昔云镜第xx次攻了肖东卓之后。
  “云镜,我有个问题想问你。”躺在床上的被子里,肖东卓慵懒的问着昔云镜。
  昔云镜不怀好意的笑了笑,“原来还是有精力的~那就再来一次吧!”说着,便开始在肖东卓身上动手动脚。
  肖东卓脸红的按下昔云镜的手,“别啊!我只是想问你个问题而已!”为什么会有这种对待?肖东卓心里哭泣着。
  刚刚也只是昔云镜的玩笑,并不是真的要再来一次~但是看到肖东卓那样,就忍不住会想调丨戏她。“说吧,什么问题?”再者昔云镜也是很好奇的,究竟是什么问题会让肖东卓在这种时候问?
  “我有一件事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被你……”说到这里感觉有点不对劲的肖东卓,便换了一句:“第一次的那天晚上,我为什么会那样?”想起来就羞羞。
  昔云镜僵住了,为什么会回想起来这件事啊!“额……”
  “我一直感觉不对劲,怎么会平白无故的就变热了呢?”这一点都不正常,害的现在的肖东卓……一直受!‘第一次攻则永久攻!’这是一句真理!
  昔云镜的眼珠这边转转那边转转,“小动作你看!”指着窗户,“天色都这么晚了,该睡觉了!”然后就把手缩回被子里,闭上了眼睛。
  很不对劲,非常不对劲!这么怪的昔云镜一点都不正常。要是平时,一定会把问题回答完再xx自己一次,然后才能安心睡着的。而现在,连xx都没做就睡觉了。难道那天的发热跟云镜有关?
  肖东卓终于开始回想起当天晚上的情形,那天肖东卓吃饭的时候,昔言梓和昔云镜一直盯着自己,还一直催促着自己快点吃饭,而且饭的味道不对……直到那一刻,肖东卓才发觉,原来自己被坑了!
  饭里有毒!额不是,饭里有药!还是春丨药!‘这么说,被xx不是出自我的意愿了?我的本质并不是受!被xx只是因为药物的问题,一定不关我属性的事!’这样想着的肖东卓忽略了一点,之后的她并没有吃什么药,也还是被xx。
  “云镜?”肖东卓试着叫昔云镜,但昔云镜久久不回,‘难道这么快睡着了?不应该啊。’肖东卓是对的,昔云镜确实没睡着,只是假装睡着了而已。
  肖东卓看叫不醒昔云镜,思路一转~‘因为刚刚xxoo了,所以现在两人都是赤丨裸着的,此时不上更待何时?我是攻,我一定要攻一次!’这样想着的肖东卓,开始了她的作死,不是,开始了她的‘攻’之路。
  肖东卓蹑手蹑脚的靠近了昔云镜,双手支撑着身体,慢慢的爬上昔云镜。‘没事的,我我可以……做到的!’暗示着自己的肖东卓,开始对昔云镜的身体动手动脚起来,还不忘看昔云镜有没有醒来的迹象。
  ‘小动作想干嘛?’假装睡觉的昔云镜感觉到了肖东卓的手,本想忍忍就算了,但……
  “小动作你干嘛?”看着自己身上的肖东卓,她的手正在昔云镜的xiong上。也正是因为这样,昔云镜才会忍不住醒来的,这样的意味还不明白,除非昔云镜是傻子。
  肖东卓被昔云镜吓到了,“云、云镜!你不是睡着了吗?”被抓包的肖东卓脸红着收回了手。
  “所以你是想反攻吗?”昔云镜笑笑,原来小动作有这种想法啊~那,就扼杀在摇篮里吧!
猜你会喜欢....